张馨予坐达康书记腿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修真黑店最新章节。

醉倚红袖楼是什么地方,一听名字霍海仁心下就清楚了,只是他心里却有些纠结不定。霍海仁轻轻地捏了捏衣袖,感到里面的令牌还在,不由得感到一阵安心——这是令牌失而复得之后养成的习惯,霍海仁暗地里发誓,下半辈子再也不将这块命根 子放到自己的视线之外了。</p>

时间退回到霍梁平即将启程的那天,所有的公务都已打理清楚,下面所需的唯一例行步骤,就是霍海仁在相应的账册上签字——然后盖上印章,以示事情已经交割清楚,从今以后的事情都归霍海仁全权负责了。霍海仁推说自己有事,在城主府后大街上的某个小酒馆里藏着喝闷酒,生怕被其他人找到拉去盖章,暴露了自己弄丢令牌签章的事情。</p>

那边霍梁平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但是因为霍海仁这段时间忙前忙后、事情做得还算称自己的心意,所以霍梁平倒没有怀疑霍海仁有其他私心,只是以为他被什么事情绊住了,所以就打算留下一个身边的小厮,让他等霍海仁来了,签好印章,然后将账册分册等带回丰谷城入账。</p>

霍海仁这边藏在酒馆里,痛苦焦急的五内俱焚,今天签章这件事是霍海仁来到稻梁城后唯一一次需要用到自己的印章的事情——之前都是假借霍梁平的旗号。如果能够混过这一关,那么自己说不定就能撑到找回令牌的时候,相反,如果霍梁平在那里等着自己,自己混不过这一关……霍海仁想到后果就一阵心悸。</p>

就在霍海仁焦急的等着霍梁平启程的时候,酒馆里的店小二掀开门帘,提上来一壶酒,并将一个厚厚的纸包裹放到霍海仁桌上,对霍海仁弯腰笑言道:“爷,刚才您的一位朋友让我把这个包裹交给您,还给您点了一壶十年陈酿……”。</p>

霍海仁闻言一个激灵,当时自己跟菜花郎合谋欲在酒店门口诱捕白无沙时,就被白无沙将计就计,点了一壶茶支开了,如今这厮又故技重施,是何目的?此外,霍海仁内心又对白无沙加深了一层戒备:自己为了避开霍梁平,生怕被他或者手下找到,所以出门后一直四处转圈,确定没人跟着自己后,才躲到这个不起眼的酒馆,谁知“白无沙”有能力够找到自己!</p>

霍海仁一脸铁青的甩了甩袖子,将店小二打发走了之后,关好包间的门,哆嗦着手拆开纸包裹。从里面露出一角熟悉的暗红色,霍海仁心脏猛地一跳,急忙撕开外面包的纸,将里面的物件拿出来仔细一看,这巴掌大小、颜色暗红的东西正是自己的令牌!霍海仁几乎要喜极而泣,大脑似乎膨胀起来,膨胀到一时间脑壳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事情。</p>

良久,霍海仁回过神来,白无沙不可能这么好心,将令牌主动送还给自己,就算是白无沙想要示弱,也要跟自己谈好条件、并确保自己会履行约定放过自己后才会将令牌交还给自己……这里面一定有诈!霍海仁再次将令牌细细查验了一番,确定令牌是真的后,便将视线投向桌上那几张用来包裹令牌的纸。</p>

霍海仁小心翼翼的展开纸张,不同于前几次送过来的纸上信息之简洁,这次几张纸都被写的密密麻麻,霍海仁只看了两行就脸色大变,等到看完,已是气的两手发抖,当然害怕的成分更大。</p>

只见纸上写着:“……昔年丰谷城城主霍济阳有急事,客于外,恒经岁不归。家蓄一白犬,霍氏引与交……后,有管事霍海仁者,窥之,以之要挟霍氏,遂得与私焉……经年,渐厌之,遂人犬达旦交杂,乐而忘忧……后霍氏诞子梁平……不知其人乎?兽乎?……”。</p>

霍海仁看到几乎要昏过去了,这分明是一篇极度下流的小说,里面的内容比常驻下等窑子里说书的瞎子所描述的故事还要下流!如果这几张纸流传出去,身为故事里主角之一的霍海仁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就算是这事明显是杜撰的,但是霍氏家族也不可能放过自己,更何况每一张纸上都印着自己的签章!</p>

霍海仁注意到这几张纸上标有页码,恐怕还有后续……霍海仁一阵头昏脑胀,哆嗦着掏出火石,将这几张纸烧成灰烬,连火苗烤到手指了都没感觉到。</p>

霍海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分析到:如果白无沙想要自己放过他,大可不必如此煞费苦心的编造故事,大不了不还给自己令牌谈条件就是了;可是他既然将令牌签章送还自己,可见其所图甚大,事情越来越复杂了。</p>

这既是好事又是坏事,坏的一面是如果事情泄露出去,自己势必会被霍家处理掉,而且处理的过程想来不会让自己舒服;好的一面是,既然“白无沙”另有图谋,短时间内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也就是说自己还有机会翻盘——只是这翻盘的机会越来越小。霍海仁当然不会知道,此时坐在棋盘另一边的奕手已经不再是白无沙这等小混混,而是吕士丹这种邪气入骨的混世魔王!</p>

这边霍海仁内心一阵翻江倒海,那边吕士丹却是春色满园,一番巫山**神魂颠倒后,吕士丹挥手将醉倚红袖楼里的几个当红娼妓赶出去,命人将王五叫进来,然后翻开纸笺挥笔创作起来——创作的内容正是霍海仁与霍夫人还有那条狗的离奇故事。</p>

当王五得知霍梁平即将离开的消息时,熟知城主府办事流程的他便知道,此时一定有很多事情需要霍海仁去印签章交割,还是最好将霍海仁的令牌送回去,否则一旦霍海仁丢失令牌的事情被霍梁平发觉,那么霍海仁的管事生涯也就到头了——吕士丹自然也就没有旗子可用了。</p>

王五便向吕士丹提议,干脆将令牌送回去,另找个办法挟制霍海仁,最后这两个满肚子坏水的家伙便想出了这个写黄书的主意,而且吕士丹浪迹脂粉堆这么多年,看了这么多阴阳合欢之书,一肚子的素材,正好乘机发挥一下,也不枉自己在女人肚皮上度过的这么多时光。</p>

王五进来之后,吕士丹便赶忙拉他到桌前,让王五给自己的作品提提意见。王五心知吕士丹这货喜怒无常,而且最喜吹嘘自己的房中术,自己哪敢真对他写的东西提意见,要是哪天他一不高兴,想起来自己对他的作品指手画脚的事,自己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p>

但是看着吕士丹殷切的眼神,王五又无法直接拒绝,只得硬着头皮拿起厚厚的一叠稿子看起来——没错,各位看官老爷没看错,是厚厚的一叠,当时在王五派人将令牌送还霍海仁之前,先在厚厚的一摞白纸上逐张印了签章——但是王五似乎还是低估了吕士丹创作的热情,以及母牛般的高产效率,现在王五有些怀疑,就算白纸数量加一倍,吕士丹也能写完。相对于吕士丹下笔千言的水平,普通写手等一个月写一章的水准真是汗颜。</p>

良久之后,王五放下手里的稿子,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接着又闭上了嘴,微微抬张馨予坐达康书记腿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起头,似乎沉浸在吕士丹创作的艺术世界里无法自拔。王五眼角看到吕士丹殷切的眼神越发明亮,情知躲不过去,便硬着头皮说道:“公子文思飘逸,小的看了觉得真是……好……尤其是夜半竹林私会这一段……”。</p>

“少拍马屁,提点建设性的意见。”吕士丹毫不客气的打断王五的马屁:“本公子以后可是要以此书流传千古的人……说点有用的……”。王五一听顿时一阵恶寒:要是镇波城城主吕云周知道自己的儿子要凭借下流之书流传千古,而且这个主意还是自己最先提出来的,自己的小命想必就悬了,可是此时吕士丹还逼着自己提建议。</p>

王五急中生智,说道:“公子的文笔自然是没话说,但是小的倒是有个建议……公子何不画几张插图附在上面……”。</p>

吕士丹闻言,一拍大腿,竖起拇指道:“好主意,够味!不愧是我辈中人……”。说罢便拿出纸张打算来一张细致入微的人体描写。</p>

这时王五想起来一见事,便禀报道:“公子,小的昨天晚上打听到一见事:商西城的二公子猗顿决前段时间似乎来过,听说还跟那霍梁平通宵喝酒来着……”。</p>

吕士丹闻言,放下笔,琢磨了一下说道:“商西城是这次主导开采灵石矿的三大城之一,猗顿决作为二公子,跑到这里来考察一下也属正常……只是他跟霍梁平通宵喝酒,不知道这两个人私底下有没有达成什么不利于我们的协议……”。但是霍梁平跟猗顿决到底谈了什么,吕士丹自然想不出来。</p>

就在吕士丹跟王五在揣测猗顿决跟霍梁平之张馨予坐达康书记腿上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间是否有协议的时候,猗顿决正好回到商西城。猗顿决回到城主府也不顾身上旅途中粘上的尘土,便直接找到大哥猗顿卫西。猗顿卫西见到弟弟回来自然大喜过望,拉着猗顿决仔细的看有没有受伤什么的。接着便拉着猗顿决来到后院,其父猗顿正寻常年在此闭关,打算向其汇报一下此番考察的情况。</p>

</p>

</p>

ps:</p>

1因为工作原因,更新无法保证,希望看官老爷包涵。</p>

2文中开车那几句,糊粥才思浅薄,一半是跟蒲松龄抄的……他老人家才是老司机……</p>

</p>

修真黑店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