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春潮干柴烈火

时间转瞬即逝,数月后,太医为正在大殿上理事的洛王传来了喜讯,“恭喜大王,贺喜大王,千后已怀上了大王子嗣,极有可能是龙子”,“真的吗?太好了,速速摆驾后宫”洛王大喜道。于此同时,在后宫的一座偏殿中,一个穿着朴素的女人在轻轻的抚挲自己的腹部,“娘娘,你这是怎么了”待女问道。“嗯,最近总感觉想吐,多半是怀上了吧”布妃笑道。“那我得赶紧去请太医过来了”待女也高兴道。

千后宫殿中,“赐锦衣千袭,瑰玉百方”洛王高兴的对一旁的太监说道。“多谢王上”千后淡淡道。“恭喜王上,王后娘娘再静养六丶七个月便能诞下龙子了”太医说道。“嗯,甚好,甚好,我洛国总算有后了”洛平轩和感慨的说道。“大王,大王,布妃。。。”一小太监急冲冲的跑到了洛平轩和面前。“怎么了?你不知道千后需要静养吗?”洛平轩和不悦道。“大王,布妃也有喜了”小太监怯怯道。“真的,天佑我洛国,速速摆驾布妃宫殿”洛平轩和大喜道。于此同时,一抹冷色从千后的脸上闪过。“去,请国舅过来”千后冷言道。过了半刻钟后,“妹妹你怎么了,你刚怀上孩子,不宜动气啊”千扁说道。“哼,你可知道布依之事”千后不悦道。“难道是这洛王最近又跑去布依那小妮子那去了”?千扁问道。“洛王宠幸布依,无非就是怕我千国一人独大,如今却是真的让洛王找到了制衡我们的地方了”千后道。“什么制衡点?”千扁疑惑道。“那布依也怀上了,若也是一个龙子,太子之位可就花落别家了,哼”千后冷冷道。“是我疏忽大意了,没有及时派人监视布依那小娘们”千扁惋惜的说道。“不过就算是这样,我量洛王也不敢不立我的孩儿为太子”千后自信道。“是啊,我们千国乃三大国之首,量他洛王也不敢如何”千扁附和道。“不过你还是得派些人监视这布依,以免发生什么意外”千后谨慎道。“嗯,我这就下去安排人手,不妹妹,难道以后我们真的要成为父王的一枚棋子吗”?千扁道。“你我不过庶出,这父王又怎会在乎你我的感受呢?况且现如今洛国国力低平,当初父王让我出嫁便是为了洛国与我千国毗邻那两座城池为贺礼,以此削弱洛国,如此下来又如何与父王争锋呢?况且现今的洛王又怎可与当初与父王争锋的洛王相比呢?我们还是得积蓄力量啊”千后无奈的叹道。“诶,你我兄妹皆是苦命人啊,我走了”千扁道。“嗯”。“恭迎国舅出宫”门外的侍女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