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之店长的命令

随着冰冷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先前在林晓躲避的那棵樟树木墩下,只见一位身着黑红色皮铠的白发少女模样的人,缓缓浮空上来。

比起她精致的五官与那被皮铠包裹的火辣身材,更为显眼的是她那异红的双瞳与她头上的一对恶魔般的犄角,在黑夜中隐隐淡出红色的亮光,显得十分瘆人。

“要是都没有意见,本王就先行一步了。”

看辛力等人没有说话,只顾着上下打量自己,赵无墨以为他们被自己的威压震慑到,害怕的不敢说话。而又因为她此刻是以残阳魂体的形态存在,维持不了太久的现状,也就没准备去捅什么篓子。

可突然一道银白色的月牙寒芒向着赵无墨的方向飞来,赵无墨此刻的实力虽然不如被封印前的实力强悍,但在契约封圣下也可以说是难逢敌手。

只看见那道月牙寒芒还未接近赵无墨的魂体,就如撞到了什么无法突破的屏障一般,直接碎裂开来,化作点点光芒四散开来,融入黑夜中。

“哼,装神弄鬼。”

说出这番话的人正是刚刚出手攻击赵无墨的人,也是在这次参加捕猎小队里最强的队员——拥有“凛冬玉狐”契约之力的李羽铠,他此时已经通过辛力的帮助下得到了自己第一只契约兽-“冰蚕”。

经过冰蚕与他本身的契约之力融合,现在他所发出的第一阵法“纵寒切”,不但威力变得更大,寒气也更加浓郁,而且附加了一种新效果“粘稠”,只要被纵寒切击中的物体,速度会明显的下降。

此刻李羽铠获得契约兽之后,信心满满,正愁找不到凶灵兽试试新效果,没想到此时赵无墨的出现,正好撞在了他的枪口上,才会主动向赵无墨发起攻击。

“少族长,此人刚刚偷袭,肯定是发现了我们脚下的这只沉睡的凶灵兽,并且通过火焰的灼烧与大树的撞击唤醒这只碧阳青龟。而她没有第一时间出现,就是在等我们快要将碧阳青龟拿下的时候,发出致命一击,抢走契约之魂,所以说,她并没有把我同时对付我们众多队员,我希望就此将她拿下,押回部族,听候处置。”

辛力听完李羽铠的话,略加思索,觉得在理,也认为赵无墨无法同时面对自己这边众多契约者。况且在部族这么些年,不管是部族对决比赛,还是擂台战,凭借一把让人望而生畏的巨大玉锤,他还从未尝一败。

虽然辛力感应不到赵无墨的契约波动,但此刻他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加上刚刚李羽铠的分析,也顾不得那么多,重新召唤出缀玉石锤,摆出一副誓死决斗的模样。

“弄虚作假的小贼,看本大爷把你砸成肉泥!”

说完抡起手中的玉锤凌空跃起,狠狠地向着赵无墨用力砸去,按照这个力度,恐怕攻击性极高的三阶赦火麋鹿也无法与其抗衡。

“所有人,随我拿下这狗贼,事成之后,方才所许诺的固阵丸,一粒都不会少!”

刚刚对着碧阳青龟使用的各种契约阵法,此时都向着赵无墨攻击过来,似乎比刚刚的力道,还要更加强悍。

而赵无墨这边,早已不耐烦,“本王没偷没抢,何来贼之称?倒是你们竟敢污蔑本王,罪该万死!”

只见赵无墨双手结印,一轮红日从她身后升起,从红日中隐隐显出一只张开双翼的巨龙模样。

“妖龙红阳锁!”

林晓脸上的面具此时已经随着赵无墨的出现而消失不见,视力也随着恢复过来,看到了赵无墨熟悉的契约阵法结印,而她出手的对象,却换成了他的族人。

“你要干什么?”

林晓害怕赵无墨又发什么疯,而出手伤害了辛力他们,先不说没了他们带路,靠着林晓自己一个人也走不出万石林。就算能走出去,也会被查出来,戴上叛族的名号,况且林晓现在和水月部族也没什么仇恨,相反,他很爱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的部族,他想变强的最大的原因,就是保护好自己的部族不受其他人的欺负。

可赵无墨根本不听林晓的劝阻,一道道的红色锁链从她身后的烈阳中冲了出来,乍一看,竟有上百条锁链。

辛力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每个人都被数十条飞速而来的锁链牢牢捆住。从远处看过来,赵无墨就像一只巨型母蜘蛛,用庞大蛛网束缚住辛力他们。

林晓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赵无墨对自己使用这招红阳锁时还留了手,要是赵无墨真的想与林晓同归于尽,一瞬间就可以让林晓神性俱灭。

被锁链牢牢束缚住的辛力等人,此刻召唤出来的契约之力也因为召唤者被控制而自行消散。

“可恶的狗贼,你要是敢对我们怎么样,我的父亲一定饶不了你!”

辛力见自己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便想用自己的族长父亲辛起威胁赵无墨。

“哦,你父亲是圣灵老头,还是暗烛老狐狸?”

赵无墨抬起头,轻蔑的看向唯一还能说出话的这个黑大汉。

“别装模作样,我看你也只是个欺负后生的狐狸精,我父亲可是契约纹英境界,想找到你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辛力根本就不相信她能与圣灵王与暗烛王扯上关系,因为他们实在是离自己太遥远了,只能在上古卷轴中看见描绘他们的文字,与眼前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子根本联想不到一起。

若不是林晓的传音劝阻,赵无墨还要继续讥讽下去,因为当他听见辛力用一个契约纹英来要挟自己,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快停手,待会我们还要跟着他们走出这片森林,把他们弄死你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再说我们已经得到了契约之魂,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将它与我签订契约,不要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好啦本王知道啦,还是这么婆婆妈妈。”

赵无墨赶忙打住林晓的话,生怕林晓继续罗里吧嗦下去让她头疼。

赵无墨地收回阵法,融入林晓的体内,趁辛力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迅速的隐入森林深处,借助着夜色的掩护,一会儿就不见了踪迹。(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