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

正好在这座房子的两侧,黑紫蛇头被削成了两半,上槽牙的一半在左侧,下槽牙的一半在右侧。 而青风临身上数处划伤而出的新痕,脸色苍白又有些泛紫。 “【紫噬蛇毒】噬青三头蛇唯一有毒液的黑紫蛇头的本命之毒,可噬随灵力的增多而毒性逐渐增强。” 在林帆模糊的视野中,青风临的蓝环已经减到了50%,因消耗后,又是特殊的效果在使它缓缓地减少着。 显然,这样的场景,组织一下便可推断出一切的前因后果。 正是这一瞬间,大家开始了手足无措地各种行动,讨论,质疑,甚至唾骂。 喜悦在一瞬间化作了忙乱。 失血过多,林帆视野已模胡得看不清那个人脸,只有对话框让林帆知道,沈晨冰和陈越一同将青风临抬走了。 而在意识逐渐模糊到无意识的瞬间,自己也感觉到了被抬动了起来。 …… 转眼间,星移月动,漫天深紫幕中繁星减退,在东方一线晨明下,化出宝蓝边际,延伸中,一道鱼肚白漫入天边,成就东方天际之上,白蓝紫不明边际的三色光景,此般清澈无瑕,正是清晨之清爽中,最为不可多得的淡雅良景。 片刻,橙日露边,霞光映入天边云彩,红橙光芒,刹那间铺满半边蓝幕。 光洒地面,映得森林树上,缕缕清烟,枝头,颗颗晨露,在翠林之中尽发璀璨晨光。 由上空望下,犹似代替天幕的一片翠色星空。 不时,缕缕清风披露中湿气,微微撩动,传至天际,吸入五脏,直觉一身舒爽。 正值此时,脚下长针旋至顶点,随即,便是身后金钟数声洪劲鸣响,柔和而具穿透力,数刻之后将到达格木的任何一处。 “哼哼哼,稍稍,有了些享受的意味了呢。” 身形轻动,不闻后方走尸有何新况,却只是将紫瞳映入晨光之中,微动鼻息,品味着此番夏日良景,不觉微微轻笑。 触动,或许也是有的,相同于隐姓埋名的世外高人,厌倦尘世中的虚无之美,这赏良晨美景确也是幻魅内心的一方追求,可这却并不代表他归入了淡雅人之行列,正是因厌倦尘世,才去追求淡雅,才会去追求属于自己的乐趣,她才会来到这,在这个真实度完全升级也比不堪真实世界的地方,沦为别人的工具。 此刻的喜悦,或非真正由景,反而竟是闻觉那不可一世的银,竟也会委身于此等世界,蜷缩于一颗储物石中,连这番感受都不能由心体会,才觉出有些可笑。 转眼,天霞边际,那一抹不易察觉的游离雅紫,与另一侧同样淡弱的悠悠薄绿,幻魅嘴角又扬起一抹嘲意,不觉间摇了摇头。 “此番,哼哼哼,倒是有趣得紧呢,哼哼哼……” 转眼往下,算上一番时辰,此刻应是好戏又将演起,便再不顾那淡雅不淡雅的良景,转神到了天下地上,森林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村。 目光,耳闻细细琢磨,也可观得村上半空淡淡一缕血气魔气夹杂的暗色红烟,闻见,不同他处的忙碌。 尽管在突事故的影响下,本来骑士团板上钉钉捞不到油水的分配发生了些变化,要费些时间和口角。但这却并不妨碍采集,毕竟不管这些东西最后归谁,那都只会有村子的人动手。 所以,在昨夜安顿好伤员后,风心就已经指挥村民开始了三头蛇的处理工作。 利剑剥蛇皮,钢凿断蛇牙,那已被炸得不成形的蛇瞳早已被挖下,泡在秘药中等待去腐,而黑紫蛇头的毒液也接走装在要瓶中,相信在医术精湛的天医猫妖手中,这些一定会发挥最好的用处。 死前是不可一世的二阶中等魔兽,死后照样也不好对付,尽管村民们用的工具已经是村子里最好的,但时至这,结果也不过两颗蛇牙,和周身一成的蛇皮。 当然,这与村民们自己的工作态度也是工作缓慢的原因之一,试问村子里在三大势力面前惹了大祸,这蛇处理完能有多少的油水流进村子,而且村民们自己手头上又有工作搁置着,饭点以后这工程就要暂停了,在他们的想法中慢慢地做说不定反倒能熬到骑士团离开,反正蛇就在自己村子里除了搁置着尸体会变臭,有天医猫妖在这,也不会有多少大麻烦。 ...所以,他们的工作总是干着干着唠唠嗑,就等着熬到饭点。 至于他们闲聊的内容,择近而说,则是道听途说的昨晚的战斗过程,骑士团的人给他们添油加醋的讲了,他们也就添油加醋的听,听完自己还有私下里评论一番。 有时,他们也会争上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其中就比如,昨晚谁的功劳大?沈晨冰?陈越?风心·雪?血精灵? 多数人对这个问题都有相同的答案,但他们并没有说,只是在其他人讲故事,摆证据时,望了望一个方向的远方,然后对同道中人相视一笑。 在那个方向,是一个药库,作为三十七号村里最不缺的建筑,它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多了一张床,一个桌子,床上一个惊魂未定的少年。 紧攥着身下的床沿,林帆满脸冷汗地急促呼吸着,漆黑的眸子失神地目视着前方,连同身子一同颤抖着。 一夜,林帆变得如此狼狈,并非因什么外在因素,而单纯地只是因为一个梦。 在林帆的几近消逝的回忆中,依稀记得,在梦中是一个空间,充斥着浓密的漆黑魔气,四处飘荡掩盖了一切的光源,或者说在哪里根本就没有光源。 他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先前走过,只记得自己曾伸过一次手,什么都有抓取到,反而在漆黑的吞噬下失去了踪迹。 而这一下,似乎惊动了什么,在一瞬间,安闲飘荡的魔气竟开始沸旋,仿佛飓风下的巨浪波涛 顷刻自手臂漫上全身,翻滚间,竟将林帆整个提起,变成了一块漂流的浮木,不由自主地四处漂动,随波逐流便四处摇晃,全身仿佛被禁锢般不可动弹,随即又为其魔气撕扯。 但,这些,却还并非林帆惧怕之处,那是一个声音,一个自远方传来,由数个男低音交汇而成,无比雄壮一句询问: “你,究竟,在惧怕些什么!” 经数次回音,这个声音并没有减小,反而增大了数倍,不断的回荡着脑中,直至林帆惊醒,失魂落魄地失声一句:“傲慢!?” 顷刻后,梦中的记忆已经消失近半,只剩下那个声音还在脑髓中回荡着,不停地为林帆脸上增添着冷汗。 尽管这梦境中的回忆转瞬即逝,但林帆知道,那个地方,他去过很多次了,而那个声音,他也听过很多次了,可以肯定,在哪里的某个位置,傲慢正被禁锢着,企图夺取林帆的意识,灵魂,然后凭靠自己将世界拉入绝望的血色深渊。 “怎么了,做噩梦了吗?”惊魂未定时,旁边银的一声来得正好不是时机。 全身一颤,林帆随即将身体缩到床尾的一角,满脸惊恐的望向银,一时间百感交集,千万句话堵在嘴边,竟不知敢说那句。 “呦呦呦,看你这样子,傲慢跟你说什么了吧?” 刚刚挑出一句话到了嘴边,引得这句话竟又把他噎得哑口无言,不知为何,林帆并没有惊讶,反而觉得有些安心,脑髓中的声音也渐渐淡下。 “他和你说什么啦?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呗。”银的风凉话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日常,林帆虽不会不习惯听不见,但是却也是有些听惯了。 “他说,银,是个傻瓜,当它徒弟的二百五一定不得好死。” 做出一个耍宝的表情,林帆转身下床,刚一贴地,一股无力有时他坐在了床边,只是这次并没有头晕目眩,只是单纯的脱力导致。 “‘银’吗,哈哈哈,你小子,不想说就不说嘛,来,喝了它,猫妖那边差不多要来找你了。” 随意语气地闪了几下,随后又是显眼地一道白光,一瓶淡绿色的治疗药,出现在旁边。 自己没叫他师父,他便如此,他的计划到底是什么,难道是靠施恩,想到这林帆不由得轻笑一声,拿起治疗药,二话没说就喝了下去。 刚刚咽下,一股熟悉的回忆突然涌入了脑中,那是在被魔气撕扯时,林帆曾看到天空中一条微弱的银色光丝,在苏醒之前,那光丝曾亮过,耀眼的光芒穿透无尽的黑暗,呈现出它本来的面貌——一条悬空的,巨型银色锁链。 那条锁链出现后,好像还曾照亮出周围的数条相同的…… 正在回想,风心派来叫他的人已经到了门口。。 “你……醒了,风心让……让我来叫你去……一趟。...” 见林帆已经起床,圣羽突然低下了头,有些颤颤巍巍地轻声道:(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