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无赤裸裸美女

良久,白菀漓才反应过来。

白菀漓,扑通一声,跪在牌位前的地上。那柔弱的身子,挺的笔直,似一翠竹,顽强的立在哪里

。白菀漓举起右手,芊芊玉指朝上,对着牌位;“不孝女,白菀漓,见过各位列祖列宗。今日立下誓言,白家,百年世家,一向和睦待人,帮助万千人,今日在我这一代,惨遭灭门之祸。我白菀漓,身为白家子女,今承蒙父母相护,幸得一命,但父母却惨遭灭口。我在此,对着各位列祖列宗,立誓,定手刃毁我白家百年基业之人,为我白家上百条性命,报仇雪恨。”

说罢,白菀漓,弯腰,叩首。

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却传来肚子饿的声音。白菀漓,瞬间红透了脸。捂住肚子。双眼时不时的瞄上牌位前的祭品。终于,白菀漓还是忍耐不了饥饿。无奈,只好打算吃祭品。对着祖宗牌位,三叩首。

随后,拿起桌上的水果,吃起。

想想,白家众人一向宠着白菀漓,如今惨遭灭门之祸。衣服破破烂烂,发髻杂乱,那原本可爱的小脸,也染上了灰尘,如星辰般的眼眸,也有点暗淡。

白菀漓,利用这吃东西的时间,小歇了一会。心中暗想:“我不能在此,没有食物会饿死,灭我白家之人,定没有想到,还有我这个人活着,我不疑声张,并且也不知是谁,那人定是隐在暗处,想来如今,可信之人,只有墨哥哥,我应出去寻找墨哥哥,让他帮我报仇。”

想完,白菀漓便起身。良久,一抹绚烂的阳光,照射在白菀漓脸上。白菀漓微微一笑:“久违了,阳光。”白菀漓撕下裙摆上一点布,当作面纱,围在脸上。

此处,已出相思城,原来,爹爹的密室,竟然建了如此之远,再细看四周景色,竟然是景凰山。而到达莲城,则须好几个日夜。

同在此时,边境。传书小兵,把慕容浩的家信,送到慕容煜手中。

原本操练着士兵的慕容煜,放下手中长枪,迫不及待的拆开家信。

旁边几个兄弟起哄着:“大哥,家里又来信啊,可让兄弟们,好生羡慕。”慕容煜原本兴奋的神情,却渐渐变冷,握着信的双手,也快捏碎了信。

慕容煜忽然,推开围着他的兄弟们,往马匹那边走去。兄弟们不知发生何事,紧盯着他看。

慕容煜,翻身上马,便欲骑着马,回去。无夜似魅影般,突然出现,拦在马前。

慕容煜马鞭一甩,抽在无夜身上:“让开。”无夜默不作声,依然固执的,拦在马前。慕容煜,不管他,直接唤着马,从无夜头上越过,往相思城方向,奔去。

无夜,良久屹立在地上。几个兄弟上前扶起他,问出了何事?无夜一言不发,也牵起一匹马,往慕容煜走去的方向,追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