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人下不了床的技巧

经过云祥和老查理的一番劝说,菲奥娜总算是冷静下来了。

是啊,自己这样来找风族寻仇,势必会将一些单薄的小势力逼向维特和洛基的阵营,那样联盟想要收拾他们还是要花费一番力气的,再说人类世界也承受不住异能者的大规模斗争。

血流成河并不是自己想看到的局面啊,菲奥娜进行着深切的反思,云祥三人也识趣的没有打扰她。

“你们说的我都理解,我这样冲动的对你们出手,要是传到我族人的耳中,必会视风族为敌,到时候的局面恐怕没人能掌控的住,谢谢你们点醒了我。”

“呼!总算是劝服住了,刚才可是把我吓了个半死!”风云暗暗松了一口气,在心中说道。

“既然您想明白了,就赶快回联盟吧,菲娜都快担心死了。”风云朝菲奥娜说道。

“不,我要去找到维特,只有杀了他我才能给族人一个交代,要不然我没脸回去!”菲奥娜恨恨地说。

菲奥娜执意如此,风云也没有办法,当然她也能理解菲奥娜的心情,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找维特也不急在这一时,想必你们也是一路奔波过来,到营地里休息休息吧。”只要菲奥娜没了敌意,老查理还是非常好客的。

“是啊,可把我给累坏了!”风云耷拉下脑袋,一副疲惫不堪的模样。

“臭小子,我又没问你,你不是还有朋友在伏特城外吗,你就不回去告诉他们一声?”

风云脸色一变,劝服住菲奥娜,他一高兴把杨枫他们扔到脑后去了。

“哎呀,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回去杨枫还不得跟我二哥告状,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去把那两个祖宗请回来。”

说完没等三人答话,风云就“噌”的一声冲了出去,那速度不比风雨的跑路速度慢。

“哎,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变的,刚听了他的那番话我还以为他偷偷进步了呢,没想到还是这么木讷,走吧,我们到营地了休息,不过我可提醒你们,这儿可没有酒了。”

“你以为我们跟你这老小子一样,那么嗜酒吗,来的路上我们听说了,你又被自由者给劫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怎么都知道我被抢,太特么没面子了。老查里摇头叹息。

“咳咳……是啊,自由者那帮混小子,就是不让我们安生,不过,也是我们当初对不起他们在先,这事儿我们说不出理去。”

“活该,谁让你们风族人都是死脑筋……”菲奥娜没好气的说着,风问当初就是死活不肯听从她的建议,非要和洛基搞什么联盟,结果呢?

“额,是啊,当初风族的那些老家伙,思想太过腐朽,说什么让自由者加入会混淆大族的血统。”老查理叹息着,若非如此,风族必然是另外一副光景。

营地里有不少菲奥娜的熟人,她曾经跟着风问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所以有些熟人也并不奇怪。

“这不是浴火者大人吗,真是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你了,孩子们快去采摘一些新鲜的水果给大人尝尝……”

风族的居民热情的向菲奥娜打招呼,这里是风族四兄弟的出生地,这也是当初菲奥娜犹豫着不向他们出手的原因之一。

“查理,我一直很好奇,风族人是靠什么生活的?”

“呵呵,跟你们火族一样,都是自给自足,但有时候也不得不和人类接触,用我们自己种的东西,去交换一些物资。”

那所谓的物资就是酒了,虽然营地里也有酿酒的高手,但是酿酒是要耗费很长时间的,以至于供不应求,所以只能去城里采购。

“那自由者一定给你们造成了很大的不便,族人可有损失?”

云祥和查理闲聊起来。

“说来奇怪,依照我们之间的仇恨,那必然是要生死相拼的,可是自由者却只是劫货物,从来不伤人,倒是没少被我们打伤。”

老查理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明白这些家伙的用意。

“看来自由者有个优秀的首领啊,他们明白若是杀人劫货,必然会招来报复,风族身后还有火族和先知族,一旦触了众怒,那他们在华盛可就跟没有安身的地方了。”

云祥替查理分析了一下。

两方势力虽然有仇,但还不至于火拼,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还不如从风族身上弄点补给呢,这样的话,才能长久的发展下去。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可惨了,辛苦一年积攒的一点儿物资,大部分都进了自由者的手里,算是对我们当初犯错的一点补偿吧。”

老查理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也不用忧心,这样的对峙局面不会持续太长时间的……”菲奥娜突然说着。

“嗯?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们的联盟打算收拾了自由者?”

老查理捋了一下胡子,感兴趣的问道。

“是啊,据我所知,杨枫来到伏特城一方面是为了阻止我对风族出手,还有一方面的原因就是冲着自由者来的。”

“你的意思是他想收服自由者,他到底是什么来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就协助让你们击败了洛基,随后又帮忙建立联盟,他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老查理作为首领,对异能者领域的事情,也知道不少,对凭空冒出的杨枫,也充满了好奇。

而现在,正好可以从菲奥娜口中得到答案。

“杨枫最初来华盛只是为他的小女友寻找父母,卷入异能者的纷争纯属不得已,在此之后他又提到过一场未来的战争,我想那就是他想扩大势力的原因。”

“嗨,管他什么原因,只要他的存在对异能者有利就好了,考虑其他的事情,就是在浪费精力,有那个时间我还不如去买酒呢。”

老查理不擅长思考这些问题,他只想着守护好营地,没事儿的时候,去外面开怀畅饮,无忧无虑的多好。

正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风云已经把杨枫他们带回来了。

“哎呀,菲奥娜,我总算是找到你了,看你们这聊得火热,想来你不会再对他们出手了吧,那样我就能安心拉拢自由者了。”

杨枫飘身落下,先是对查理打了个招呼,然后看着菲奥娜说着。

“哼,杨枫你来这儿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么几句话?关于菲尔的事情,你就不想说点儿什么?”

菲奥娜面色不善的问着。

“额,向你隐瞒菲尔的事情,也是为了大局考虑,原本我打算这事儿有风雪开口会更好,没想到让菲娜给说出来了。”

杨枫略微有些尴尬。

“哎,其实你们的顾虑也是对的,如果当初我知道了菲尔的事情,恐怕联盟就要被我搅和了……”

菲奥娜叹息一声说着,如果死的只是火族的一个普通的青年,或许她也不会这么不冷静,可谁让死的是她的孙子呢。

“还说这些干什么,所幸如今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看着菲奥娜陷入痛苦之中,杨枫赶忙岔开话题。

“我还能有什么打算,自然是找到维特解开心结,要不然我可无心联盟的事情。”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巧了,我刚好知道一点儿维特的消息。”

其实即便风云没有将菲奥娜的决定告诉杨枫,他也早就猜到了。

“你知道,他在哪,为什么你不杀了他?”

“先前我和自由者的首领接触过了,他说维特前两天出现在他的要塞了,好像维特在那里吃了亏,我想以维特的性格,绝对还会对他们进行报复,不如你我一起去找自由者吧!”杨枫提议。

维特在哪,我们就跟去哪,这还用说吗,我们当然要去了!想到这里,菲奥娜赶忙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过去吧?”

杨枫随即苦笑一下,他都不知道自由者的老巢在哪,怎么去?

“你先别急啊,自由者在哪里我们还不知道呢……”

菲奥娜瞪大了好看的凤眼。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你就不会找个人跟踪自由者的首领,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吗?

“怎么回事?”她问。

“这个我来替杨枫解释吧,自由者的这个首领拥有罕见的空间异能,能够进行中远距离的空间跳跃,除非是与之能力相同的人才能跟踪他。”老查理说。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该怎么办?”菲奥娜一时没了主意。

“哎,对了,他们来见你是因为什么事儿?”

“是这样的,我们被他的手下抢劫,结果反被我们抓了,之后我就以此为借口,要挟着和他们的首领见了面。”

被抢了?这倒是个办法,我们再被他们抢一回不就行了,菲奥娜这样想着,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额,故技重施不好吧?”

“菲奥娜,你先别急,看杨枫那自信的表情,一定有什么后手,他这么轻易的就放了自由者的人,他会不提要求吗?”

云祥还是比较了解杨枫的,他知道这家伙从来不做赔本儿的买卖,要知道他可是在图谋人家的势力,会这么轻易的放他们离去吗?

“云祥,你怎么知道我有后手,难道你会读心术?”

杨枫开玩笑的说着,然而此时菲奥娜可没有玩笑的心情。

“哎呀,你急死人了,快说留了什么后手儿。”菲奥娜催促道。

“后手就是,我让他们帮我找你们的行踪,约好了三天之后在伏特城口的一个酒吧见面,我看你和云祥就先去那里等着好了。”

“酒吧,什么酒吧?”

“我知道,就是那个君临酒吧嘛,我带你去,不过你得请我喝酒啊,哈哈……”老查理抢着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