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456 少掌教的面子问题

是啊!这么简单合理的理由,它竟然没想到,这妖兽的身躯脑袋果然就是不好使!

阿圣顿时觉得自己堂堂天级强者的智商都值得怀疑了,恨恨地不再说话。

此时此刻,它还不知道自己的本尊正面临一场大战!

纳帖的界船距离加行界只剩两日路程,屠家六兄弟一直未醒,仿佛要就这般睡到地老天荒。

自从他们出事之后,纳帖每日只能盯着盛朝故的舱房干吞口水,可再馋也不敢随便打他们的主意了,这八只黑毛羊,他惹不起。

但随着时日流逝,加上距离加行界越来越近,纳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他把副船长拉到控制舱里,道:“我知道我们吃不下那伙黑毛羊,不过姓屠那六兄弟栽得莫名其妙,他们的同伴怎么就没半点反应呢?”

副船长一听就知道他还不死心,想挑唆屠家兄弟的同伴去跟那八只黑毛羊火拼,然后他们渔人得利。

这么高难度的计策,纳帖压根想不出来,纯粹是按着先前的计划,想来一遍。

副船长想起那日祝尔铎打量他的冷漠眼神,就觉得打心里发怵,他很希望劝说纳帖忍一忍,只当从没见过那三个人族,大不了回程的时候,经过荒都界之类的地方,花点阴元石换两个人族打打牙祭,这样至少没有风险。

可他一看纳帖那隐约透着狂暴嗜血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劝告没用,他能够憋住不直接杀上门去吃人,已经算是忍耐力大有提升。

与其让他乱来拖累他们满船的船员,不如遂了他的愿,再挑唆屠家兄弟的同伴出手,不管成与不成,他们都不至于遭殃。

副船长咬了咬牙,点头道:“好!我去跟他们说说。”

他跑到屠家兄弟订的舱房前,正准备敲门,房门忽然打开,三名气势汹汹的夜叉大步走出,差点儿跟他迎头撞上。

“几、几位这是要做什么?”副船长感觉这三名夜叉身上散发的气息恐怖至极,他忍不住双脚发软,几乎就要跪倒在地。

为首的夜叉“嘿嘿”冷笑两声,一手拎起副船长的后颈,森然道:“做什么?正要找你们帮个忙。”

说着拖死狗一样扯着他就往界船的控制舱走去。

副船长不是不想挣扎,不过落在这夜叉手中,却丝毫动弹不得,别说用力,连张嘴呼救都成了奢望。

三股属于夜叉族武侯级强者的威压几乎将他的身躯碾压崩裂,他就像一团被塞入狭小密闭筒子里的破布,一呼一吸都不再自主。

他骇然仰望着身边三名夜叉,不住祈祷他们念着些许同族情谊,能够放他们一马。

砰!控制舱的舱门被为首的夜叉一脚踹开。

纳帖正在里头使唤船员调整界船前进方向,闻声头也不抬地喝道:“发什么疯?想死啊!砸坏了这船,你连同你那一窝婆娘崽子都不够……嗷!”

纳帖的叫骂未完,就被一掌拍翻在地,头破血流晕死过去。

船舱里其余领命船员想也不想就冲了上来,结果还没来得及攻击,就被踹倒在地,只剩喘气的份。

三名夜叉一把扔下副船长,喝道:“你开动禁制,把荒都界上来的两拨黑毛羊干掉了扔出界船。”

按照他们的本意,是很想动刀动枪厮杀一番的,可太上长老狱威坚持不想节外生枝,所以也只能用这种省力省事的手段。

副船长眼见纳帖只挨了对方随手一下子,就重伤倒地生死不知,两个船员显然也受伤不轻,对方的实力强大得根本不是他能想象,他哪还敢反抗,连声道:“是!是!”

他连滚带爬跑到操控台边,刚要伸手去触摸台上的一个图腾,突然又是一股大力袭来,他巨大的身躯不受控制地倒飞出去,“砰”一声重重撞在船舱舱板上,爬都爬不起来。

“啊!”惨叫声出自劫持他的其中一个夜叉,副船长依稀看到他颈上鲜血喷涌,巨大的身躯瞬间失去了生命力,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扑倒在地。

另外两名夜叉反应极快地败出防御的姿势,同时大喝道:“谁?!”

没有人回答,船舱里除了昏迷的纳帖,其他夜叉没一个看清突袭是谁个所为。

面对强大的对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面对一个未知的对手,甚至连如何防范都不知道。

盛朝故懒洋洋地靠在软椅上假寐,毛毛大模大样趴在他腿上呼呼大睡,舱房里少了两个身影——流影魈和火毒蚀骨藤。

这两者最擅长的,正是暗算突袭。

“夜叉族果然性急冲动,还未到加行界,就忍不住动手了。你们待会儿小心一些,不要逞强出手,护着自己就行。”盛朝故对伍良烨、祝尔铎两师兄弟道。

这两个是夏皎的同门,若是让他们在他眼前受了伤,堂堂都亢宗少掌教的面子往哪儿搁?

他这一番话是出于好意,可停在伍、祝二人耳中,却多少带着些轻视他们的意思。

可谁让说话的人修为确实高了他们一大截呢?伍良烨和祝尔铎随便一个岁数都是以百为单位的,早过了争强斗胜的年纪,所以也没太大反应。

而且只要不是过度高傲偏狭之辈,都能听出盛朝故是有心关照他们。

这盛朝故跟鸳鸯宫那个夏皎,关系到底有多好?!

盛朝故慢吞吞站起身,摸摸毛毛的脑袋道:“我们去会会那两个夜叉族的天级强者吧,总算让我在这鬼地方遇上点儿真正的强者了。”

他一出舱门,其余三大分身也跟着鱼贯而出。

屠家租下的舱房里,狱戮和狱威面色微变,狱威目露精光道:“狱南和狱角那边出了问题!嘿!大圣子,这回可让你说中了,这船上还真有硬角色!”

狱戮没空为自己的神机妙算而得意,皱眉道:“大家戒备!我们到甲板上去看看到底是何方高手!”

他们满以为派出三个武侯级顶峰强者就足以横扫整条界船,没想到派出去的三个夜叉族强者竟和屠氏兄弟一样没声没响,他们甚至连打斗应有的法力激荡都不曾清晰感觉到。

对方能够如此无声无息做掉三个强者,实力之强想想都令他们不安。

一艘小小界船的甲板上,数名天级强者狭路相逢。

狱威和狱戮为了隐藏身份,一直躲在船舱里没有露面,也不曾主动探查过船上其他乘客的情况。

本来么,以他们的实力,正常情况下就是跑到加行圣皇的大本营,只要稍微小心也能平平安安杀个七进七出,对于炼狱界的所谓高手、强者,更是随时随地轻松碾压不解释。

可却他们遇上万年难遇的不正常情况!

平日里一般宅着修炼不出门的天级强者,竟一下子来了不止一个!而他们竟还是一伙的!更要命的是,这些强者跟他们碰巧上了一条船。

狱威和狱戮在跟清盛朝故一行迎面撞上的一刻,马上深刻意识到自己是如何倒霉!

这分明是个不宜出门、诸事不宜的见鬼倒霉日!

若他们先前不是那么笃定,在盛朝故他们上船的时候肯多事地亲眼看一看,估计他们当时就选择退避下船,想法子换种方式前往加行界了。

狱威抱着一丝奢望,对盛朝故拱拱手,沉声道:“与尊驾这等高手同行多日,本座竟然一无所觉,真是失礼了。本座胜进界狱氏太上长老狱威,这位是胜进圣皇座下大圣子狱戮,未请教尊驾高姓大名,此去加行界有何贵干。”

如果闭上眼睛,真难以想象这么一番文绉绉的话,竟然出自一名夜叉之口。

盛朝故淡淡道:“本座的事与你们何干?你们既然敢对本座出手,那便只有两个结果。你们自己滚下界船,又或者本座送你们一程。”

狱威大怒,但还是忍着气道:“尊驾是烨氏的援兵?”

盛朝故却不打算跟他啰嗦:“看来,你们是想本座出手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双手仍抱着毛毛,完全看不出他要如何出手,可狱氏一方的七名夜叉却感觉压力暴增,面前这个看似弱小的人族仿佛突然化成了一柄绝世凶器,即使不言不动,身周也弥漫着令人窒息的锋锐之气,周围的空间都要在这汹涌的锐气下,被切割成无数碎片。

他并没有刻意显露出凶恶的神情姿势,就连眼神都清冷无比并无太多情绪波动,但狱戮他们身边的五名武侯级夜叉却已忍不住低头缩身,只觉被这双冰冷的眸子一看,便似有利刃加身,皮糙肉厚也抵挡不住那破皮削骨的痛楚和惊怖。

其实刚才狱威和狱戮并不完全确定盛朝故以及他身后的修罗族、金刚魔煞蛛和鹏血金翅鹰到底是什么修为,只是因为看不透以及天级强者自身的灵感,觉得面前这四名异族实力就算不是真正的天级,也是地级大圆满之上。

现在盛朝故猛然释放出恍若有形的恐怖气势,他们终于百分百确定,他们确实很倒霉地遇上了野生的天级强者,而且不止一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