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你湿透的多人小黄文

()五楼办公室

阿虎看着前面的梦魇,低声说道:“老板,那个曾先生已经进了两个房间了,要不要我直接去二楼把他杀了?”

“不急,这次维持幻境有些辛苦,他的心神到现在还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想来这个曾先生八成是个强大的异能者,只是什么能力还不清楚,说不定和我一样,是精神系异能者,关键是,他知道了我的异能,还有勇气去推开门。www.wenxue6.com。。这样的人,能力未知,心性一流,如果不能确定他是执法者的人,我们还是不要轻易和他为敌”梦魇站在那一动不动得说道。

阿虎还想说什么,见梦魇如石雕般站在那,甚至闭上了双眼,便拿出,给阿豹发了条信息。

。。。。。。

夜已深,忙碌一天的人们早已归家。

梦幻娱乐大楼旁,有条巷子,几盏残破的路灯悬挂在两边矮楼墙壁上,路灯之间相隔数十米,昏黄的灯光让整条巷子显得有些阴森。

此刻,巷子里站了不少黑衣人,腰间鼓鼓的,显然藏有凶器。

领头的是一个消瘦男子,相貌俊朗,但是一条刀疤从左边眉骨一直延伸到嘴角,让原本俊朗的脸显得格外恐怖,说不出的狰狞。

刀疤男子把玩着里的匕首,看着一众黑衣人说道:“弟兄们,我们忍气吞声等了五年,今天是时候拿回曾经属于我们的一切了!”

刀疤男子身边一个红发男走过来对他低声说道:“老大,刚收到消息,阿豹带了人正往这边来了”

刀疤男子摸着匕首问道:“几个人?”

“就带了两个跟班,从他出门就有我们的人盯着,错不了”

刀疤男子把匕首插进腰间,阴笑着说道:“看来消息没错,梦幻的人肯定是遇上大麻烦了,嘿嘿,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会,你去让兄弟们把东西准备好,阿豹可不是省油的灯,先做了阿豹,我们就成功一半了”

“老大,我这就去办!受了五年鸟气,今文学楼完,便带着几个黑衣人往旁边楼道里走去。

一阵车轰鸣声打破了小巷的安静,辆车仿佛头野兽径直冲进小巷,领头的车上,正是近几年让城南片区各个帮派闻风丧胆的狠人——阿豹,金色的长发几乎遮住了双眼,无袖的紧身皮衣,匀称的身材算不上魁梧,却没人怀疑他的爆发力。

车刚冲到小巷间,阿豹突然举起右,示意后面的人停下,因为他看到了前面巷子口设置的路障,没有哪个执法部门会无聊到跑这来设路障,更不用说这大半夜的。

阿豹停下车,然后从车侧面卡槽里抽出了一把长剑,扭头看了下,巷子入口此刻已经被数十黑衣人堵住了,隐约能看到入口的路障。

“怕我用车冲出去么?哈哈”阿豹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大笑着说道:“看这阵势。。。等了我半天了吧?”

刀疤男子从人群走了出来,死死盯着阿豹,又有些畏惧阿豹的长剑,不敢靠近。

阿豹把长剑扛在肩上,看着刀疤男子,笑着说道:“怎么?不想当乌龟了?脸上的疤不疼了?”

刀疤男子咬牙吼道:“阿豹,今天就你们个人,阿虎和梦老板不会来帮你,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摆不平你们个!”

“消息挺灵通啊。。。”阿豹说着,看了眼旁边的下,那人轻轻点了下头,退后一步,刚掏出,一支弩箭从矮楼楼顶射来,直接扎在了他胸口。

阿豹抬头看了下,昏黄的灯光,根本无法找到狙击的方位,知道对方准备很充分,只能靠自己冲出去了。

低声对另一个下说道:“跟着我!”然后双握剑冲了出去。

刀疤男子赶紧退后几步,身后几个黑衣人拿出准备好的东西朝阿豹砸去。

阿豹以为是暗器之类的,挥剑便斩,待发现飞来的是极薄的塑料袋,知道计了。

剑锋斩破塑料袋,里面的石灰粉扑到了阿豹脸上,其余的塑料袋同时砸在了阿豹头上,塑料袋一触即破,眨眼功夫,阿豹整个头上全是石灰粉,眼睛开始火辣辣得疼。

“卑鄙!”

阿豹大吼一声,双握剑指向前方,背靠着下。

下那人因为冲在后面,情况稍微好点,没有让石灰粉飞进眼里,“豹爷,十点钟方向,一点钟方向!”

下刚说完,阿豹瞬间冲了出去,然后又回到原地,继续背靠背和下站在一起,阿豹前方十米开外两个持刀黑衣人捂着脖子慢慢倒了下来!

“冲!就两个人,怕什么!”刀疤男子在人群后面大声吼着!

数十个黑衣人提着刀朝阿豹他们冲去。

“点。。。11点。。。”下每报一个数字,阿豹就能瞬间解决一个黑衣人。

这时,楼上的弩箭又一次射来,下没躲过去,箭扎在了胸口。

阿豹知道下箭,却无能为力,挥剑挡开面前的刀,腾出扶着下。

巷子原本就狭小,对方人太多,一会功夫,阿豹身上了箭,幸好没伤到要害,突然感觉里一沉,有血溅到他脸上。

“豹爷,不用管我,自己冲出去!”

阿豹放下人,双握剑,发动异能,大吼一声朝前冲去。

阿豹的异能属于身体强化类异能,平时阿豹极少动用异能,因为他的异能叫“兽化”,异能一旦发动,身体会越来越强,速度会越来越快,但神志也会越来越模糊,如果不及时解除异能,他可能会变成一头真正的野兽。

但现在面临生死危,阿虎那边好像也遇到了麻烦,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阿豹发动异能朝小巷出口冲去,刀砍在他身上,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但弩箭杀伤力太大,对方似乎有意瞄准他腿射。

一会功夫,腿上扎了数十根弩箭。

阿豹挥剑逼开面前的黑衣人,然后背靠墙壁喘息着。

咬牙拔出了身上的箭枝,伤口开始慢慢愈合,神志也开始模糊,“再这么下去,我就真变成野兽了!”

阿豹宁可死,也不愿意变成不受控制的野兽,但是异能一旦解除,面对刀疤男子这帮人,根本没有活路。

阿豹不甘心,堂堂异能者被一群宵小阴了,还被逼到这种地步,要是老板知道了最多只是叹气,但是阿虎知道了肯定会笑他像个野兽。

等身上的伤愈合得差不多,阿豹解除了异能,一阵虚弱感,让阿豹差点没抓住的长剑,靠着墙壁,听到慢慢靠近的脚步声,笑着说道:“你知不知道,其实你就一井底之蛙!”

刀疤男子掏出匕首,看着阿豹大笑着说道:“哈哈哈,豹爷,就算您是井外的猎豹,现在还不是被我拉到井底了”刀疤男子站在离阿豹几米开外的地方,没有继续靠近,“当年你们几个跑来搞大清洗,害得我们损失了好多生意,是的,你们拳头大,你们厉害,你当年不屑杀我,我可不会记恩于你”

刀疤男子确认阿豹已经无力反抗了,于是拿着匕首朝阿豹走去。

阿豹无力得苦笑了下,很艰难得站直了身子,“要是被你这种人杀了,同行们会笑我的!”说着慢慢提起长剑,放到了脖子上。

刀疤男子不知道阿豹说的同行是异能者,他只知道阿豹想自行了断——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要亲杀了阿豹,报当年的毁容之仇,还有不杀之辱!

于是,他加快脚步朝阿豹冲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