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喊不要男朋友越用力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妻更风光最新章节!

番外2 鲜玉树篇

鲜玉树本来想在酒吧里面放松一下,看见那边越来越吵,好像有人在打架。wenxue6.com鲜玉树一般不愿意介入这种事情,但是模模糊糊的听见嘈杂的人群里有一些女声,引起了鲜玉树的兴趣。

鲜玉树从后面挤到人群前,看见一群人在打一个女人,鲜玉树正奇怪这么多人为什么要欺负一个人女人而且没有人帮忙,就感觉自己被一个人狠狠地挤开了。

“木耳,木耳,你们别打了,别打了。”月牙儿看见木耳被欺负,急匆匆地跑来。

“你个女人,不要多管闲事。”其中一个男人使劲推了一下月牙儿肩膀,相比起来月牙儿太瘦小了,往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稳住身体。

“不要欺负木耳了,你们,走开!”月牙儿非但没有退后,反而更往前了。

“你是不是想一起挨打了?”那个男人对着月牙儿凶神恶煞的说。

“我不要你管,你快滚,不要想着来看我笑话。”木耳感觉月牙儿看见自己被羞辱很没有面子。

这人怎么这么不是抬举?鲜玉树看见木耳一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样子心里想到。

月牙儿愣了一愣,没想到木耳会这么说,那一群人看见月牙儿不说话了,就准备继续教训木耳。

木耳见月牙儿真的在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挨揍,心里又很不爽。

“月牙儿你个臭女人,看着我挨揍是不是特别开心?”木耳骂道。

“你个女人,吵死了!”那群男人看见木耳还这么嚣张,一个大耳把子就打了下去。

“你,你敢打我!”木耳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之后就像疯了一样想扑上去,但是双手被紧紧地捆绑着。

“啪啪。”两声,“老子打的就是你,还敢跟老子嚣张,知不知道这里是哪个的地盘。”那个男人又给了木耳两耳光。

月牙儿看不下去了,又冲过去,“你别打了,有什么事我们不能好好说吗?我们换个方式解决好吗?”

“你是不是也想挨揍!?”那个男人说着就把手举了起来。月牙儿顺势闭了双眼,却没有感受到应有的疼痛。

“你一个男人,欺负两个女人,传出去不太好吧。”鲜玉树看见月牙儿要被打了,立马过去用手拉住了抬起的手掌。

咦,我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当鲜玉树说完话之后,问自己。

“又来一个多管闲事的,难道想英雄救美?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算老几,是想打架?”

“山哥,别生气,这种小事情怎么能惹你生气呢,让我们解决就好了!”旁边一个长满肌肉的男人看见第一个男人有些生气了,急忙赶出来。

“噢?原来你是山哥啊。我可不是多管闲事,这女人可是我的女朋友。”鲜玉树指着月牙儿说。

月牙儿听他这么一说,两眼睁的大大的看着鲜玉树,鲜玉树急忙悄悄地扯了扯她的袖子。

“男朋友又怎么样,打一个人也是打,打三个人照样打,兄弟们,给我打!”山哥对他后面的兄弟伙说。

鲜玉树扫了一眼周围,看了看大概有二三十个人,自己一个人还勉强打得过,可是还要保护两个女人,有些困难啊。

“等等,我们可以用更文明的方式解决,你觉得如何?”鲜玉树掏出自己的钱包,看了看周围的人。

果然,那些人看着钱包都停住了。

“你把我们当作什么人了?你以为我们会稀罕你那肮脏的钱吗?”山哥说。

“这样吧,一人一千,咱们这事就了了。”鲜玉树眼睛都不眨的说。

“一千?你以为在打发叫花子?”山哥听了虽然两眼放光,但还是厚着脸皮说,希望可以敲到更多的钱。

“这样吧,一人两千,谁都不说了,多了我也不给了,你要是觉得少,就来打吧。”鲜玉树早已经把山哥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月牙儿看着鲜玉树竟然和坏人妥协,心里有些不高兴。

“快跑,外面来了好多警车!”人群中忽然有人叫道。

整个酒吧里的人都乱了,山哥听见叫声也赶忙想从后门逃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鲜玉树看见月牙儿一脸茫然,走过去说,“之前我就报警了,我跟他们商量只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噢,这样啊。”月牙儿想,原来自己误会他了。

“我叫鲜玉树,能说说你的名字吗?”鲜玉树拿出自己的名片。

“我叫月牙儿。”月牙儿收下鲜玉树的名片,甜甜的说。

“木耳,你没事吧”鲜玉树看见一个男人从酒吧网吧飞快的跑进来,从他们身边跑过,看都没有看月牙儿一眼,直直的跑到木耳身边。

“哥,我没事。”木耳坐在地上。“你看月牙儿,这么一会,就又勾搭上别人了。”

“我没有,没有。”月牙儿看见纪嘉瑞望向自己和鲜玉树,赶忙往旁边挪了一步,离鲜玉树远一点。

“乱说什么呢,我们也回家吧。”纪嘉瑞没有接月牙儿的话,把木耳扶起来,向出口走去。

月牙儿看见纪嘉瑞的背影,感觉特别委屈,鲜玉树一直看着月牙儿,已经发现她对纪嘉瑞的感情。

“我也走了,有缘再见吧。”月牙儿一直看着纪嘉瑞的身影消失,才想起来给鲜玉树打招呼。

“我送你吧。”鲜玉树说。

“月牙儿快点跟上来!”纪嘉瑞看见月牙儿没有跟上来,又折回来对月牙儿喊道。

“来了!再见!”月牙儿根本就没有听见鲜玉树的话,看见纪嘉瑞专门为自己折回来,一切的委屈都消失不见了,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忘记问你的电话号码了。”鲜玉树望着月牙儿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鲜玉树拨出电话,“喂,覃志伟,出来喝酒啊。”

“好啊。”

覃志伟找到鲜玉树,看见鲜玉树正在一个人喝酒。

“怎么了?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覃志伟感觉鲜玉树的心情有些不好。

“我喜欢上一个女孩。”鲜玉树直白地说。

“嗯?是谁!是谁把我们鲜少都迷上了?是有什么样的花容月貌啊!”覃志伟像是听了爆炸性新闻一样,以前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鲜玉树有喜欢的女人啊。

“我也只见过一次,可是她有喜欢的人了。”鲜玉树想着月牙儿看纪嘉瑞的眼神,就心里堵的很,马上喝了一大口酒。

“她结婚了吗?”

“没。”鲜玉树回答。

“没结婚怕什么,抢过来!”覃志伟一副欠揍的表情。“叫什么名字?”

“她叫月牙儿。”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