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涨奶时男主帮吸的

听说我是个不被父亲喜欢,而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

这话我是听我那腹黑的二叔说的。但是从我有记忆开始,父母都很疼爱我,他们给我取名叫文昊,是不想让我走他们的路,吃那么多苦。

只是,乔家的孩子无法安心享受安逸的生活,十岁的时候,带够盘缠,我和二哥偷偷离家去“闯世界”。

二哥是冷酷的要命的一个男孩儿,从不多说一个字的废话,或者干脆都不说话!我们两个坐上火车,从春城到了云城,从云城折回到省城,然后去了京城。每到一个地方,我们会逗留个两三天,白天睡觉,晚上出来溜达钤。

都说在夜幕的掩盖下会发生一些另类的事情,春城夜幕下的各个地方,我们都玩遍了,在外地,我们会有新鲜感和一些期待。

结果没什么特别的发现,除了发现了几个小偷,我们偷偷报了警。

然后在京城,我们打算多玩几天。第一天晚上我们在霓虹闪烁的和星华满地中度过,吃遍了一条小吃街的美味。第二个晚上我们在公园偷看到一对情侣做那个事。

别看我们年纪小,智商可都在十七八岁甚至更高,非礼勿视,我们从不好奇那个。但眼下的这一对,居然是两个男的!他们光螺的在一起亲吻,哭诉谈心。他们说的话很伤感,一个说要在第二天结婚了,这是他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夜晚,之后永不相见!

我回头看到二哥,他竟然流泪了。于是我们制定了一个计划,那就是,破坏那个人的婚礼!偷偷跟那个要结婚的男人回到他的住处,记住地点,我们便回到自己住的酒店。

第二天,我和二哥再次来到那个男人的家,守候了很久,男人出来后,我们跟到婚礼现场,潜进去,等待仪式上搞破坏。

等候的过程中,新娘子很美,我们虽然不忍心,但还是冲到她跟前,在她要接受新郎戒指的时候,我们喊了她婶婶,叫她不要抛弃我们的叔叔!

当然,如果我们年纪小一点,就喊她妈咪了。这一招果然奏效,新郎当即给了新娘一耳光,气哼哼的借势走掉!场面顿时乱成一锅粥,有人说要抓住我们问清楚,我和二哥一听要坏,赶紧趁乱逃之夭夭。

婚礼现场有录像的,有媒体,看来是个大人物家办婚礼,我和二哥被爆了光,人家知道被我们恶作剧了,要找出来修理我们。由此,二叔很快找了过来,他一气之下,把我和二哥丢去了国训练基地三年!要求狠狠地惩罚我们。

这样一来倒合了我们的心意,虽然每天训练痛苦又辛苦,一想到我们将会变成很厉害的人物,我和二哥都很高兴。

我对异性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不像二哥,有了被女生欺骗破处的事件后,他经常带各式各样的女人去过夜,几乎无性不欢。我只是对女生搔气的抛个魅眼什么的,真让我接触,我就会觉得她们很脏。

我也不懂为什么会这样,心里暗暗苦恼着。直到我十九岁,初吻依旧保留着。

那一天我被高哲绑架,他竟然把我当成礼物送给一个男的!当我第一眼看到那个男人,他一头漂亮的银发,酷帅的发型,我顿时眼前一亮!

他混血儿颜值爆表的面容,黄金比例身材,嗜血的恶魔气息,还有他一说话那种冰凉湿滑、冷血动物般的感觉,我的心一阵狂跳,让我莫名感到兴奋!

于是我借机搂住他的腰,品味了一下,天哪!我居然不讨厌和他接触?

后来我很生气,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我是个吗?

我承认我是很喜欢二哥的,喜欢为他做任何事,喜欢到看不见就很惦记的地步,喜欢到除了他我不喜欢和其他人过于亲密的接触。但我没有过多余的想法,只是看到他我就觉得很开心。

所以我不承认我是个,因为我对同性没有那种欲望和冲动。

统帅白狼被遣送回国,没多久他悄悄返回春城,打晕我的保镖,偷偷进到我的卧室,他开了一盏床头上的小灯,端详了的睡颜片刻,俯身轻吻在我的唇上。或是触感好,他也不怕把我弄醒,伸出湿润的舌头扰我。

唇上的搔痒我下意识的躲避,同时清醒。见眼前站着一个人,我吓了一跳,惊坐而起!看清是谁,他正触着自己的唇坏坏地笑着。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的初吻!

“你怎么在这里?你给我滚出去!”被一个男人偷亲,还是我的初吻,我真的怒了!

他邪肆一笑慵懒的腔调说:“今天的收获真是出乎意料呢!宝贝继续你的好梦,我去睡隔壁。晚安!”而后他右手的两根手指并拢点在额上,酷炫的飞了一个手势,一转身嘭地关上门走掉!

他一走,我怨念地往床上一趟,唇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我烦躁地拿起枕头盖住自己的脑袋,我烦躁的是,知道被他吻了我竟然不讨厌?不恶心?

那一次,他拿那个掉包新娘的计划威胁我,要和我同吃同睡!他说他只想离我近一点,不会乱来。

他一直表现想和我交好,他说可以放弃他拥有的一切,追随我。他可以为了照顾我的自尊,去当一个受。天哪,我的世界玄幻了!

我一直很佩服四叔和韩叔叔之间那超越凡尘的爱情,虽然我骨子里很叛逆,很喜欢去尝试那些不可能,很爱玩,但是我真的可以接受非异性之间的恋情吗?

我极力的想赶走他,甩掉这个烦人的问题。我甚至动用了一些手段,给他吃了含有致幻剂的食物,给他找了几个漂亮的女人。

事后,他暴怒,他对我苦笑,他说知道我给他吃的东西加了料,他还是吃了,他倒要看看我会怎么对付他,是不是真的舍得。结果,我是真的舍得他啊!

“宝贝,既然你真的那么讨厌我,那我如你所愿!”

悲伤萧索,他离开了,很干脆。

身前身后没了他,没了爱心早餐,没了睡前按摩,没了霸占我一半床铺的热源,没了半夜的偷吻。我心空了,一切变得不习惯

后来,我接到了一个消息,他回去后去了战场,他没有活着回来。接到这个消息,我开心地大笑,笑出了泪水!我知道世上不会再有他,我反而感觉解脱了。

从那以后,我一改所有的好脾气,变得冷漠,冷酷,最后甚至残酷。

只有二哥知道我的脆弱,他劝我看开,劝我振作,劝我在拥有的时候别有那么多顾忌,想要就去得到,就去珍惜吧!可,世上已没有他,我去珍惜谁?

我以为这辈子真的就永远的失去,那个我悄悄爱上却不自知的男人!

直到有一天,我得罪了一个大人物,我被他买命,在国外出差我被三个杀手追杀!生死一线的时候,一个人天神般从天而降!

我被他救下。

他的味道好熟悉,我心下一惊!我几近贪婪地呼吸着,胸膛不断地起伏。

他没再看我,转身要走,我一下子跟上一步,抱住他!在他猝不及防下,我扯掉他遮脸的薄布!

唔!

他呆呆地看着我,我同样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空气、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结,而他,不正是传说中已死去三年的他吗!

“为什么,骗我?”我沙哑着声音,低低地问。我不敢大声,我怕这只是一个幻象,随时会消失掉。

“这样,我以为你会喜欢。”他的声音同样很轻,很柔。如一片轻盈的雪花,落入掌心,留下一点湿痕,不见。我感觉,那是泪吧!

三年不见,他的身上散发着禁欲冷血的味道,他是为了谁?我吗?

“呵呵。”我笑了。笑容里藏了很多东西。我没在说什么,一转身,我走了。

我感到身后来自他一束歉疚的目光,和听到心脏里咚咚猛烈跳跃的心脏的声音!我向后洒脱地做了一个手势。

如果,你还愿意,我们就在一起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