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小第320部分

但是反观皇甫玄焱,看着况寒卉又是强吻又是死死地盯着一个和尚看,眼眸不被发觉的暗了暗。

难不成一个和尚都比自己有魅力?!

还处于惊讶中的况寒卉居然忘了还要解释这一茬,只是愣愣的站在那儿。

倒是一旁的各位大臣,脸清一色的绿了下来。

这女人好大的胆子!!她居然敢玷污魂轩大陆的智者空滼大师?!她难道不知道空滼大师是何许人也,旁人若是能与他站在一块就已经感激涕零了,而这个女人居然做出了这么不雅的举动!!实在是。。。虽死不足惜!

“放肆!”突然,宰相大吼一声,这个魔女做出这么令人发指的举动以后居然没有悔恨之意,反而站在那儿定定的看着空滼大师,实在是可耻!

宰相刚想走向前,就被空滼一掌拦下,“无妨,想必姑娘是无心之举。”

有了空滼的庇护,旁的自然不能多说些什么,可是每个大臣的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不屑于况寒卉的神情。

况寒卉被空滼这么一说,倒也回过了神来,对上诸位大臣不满的脸色,况寒卉倒是一脸义正言辞,“看什么看,我是在帮大师渡劫!渡色劫!”

况寒卉的一句话,似乎把自己从没理的地方推向了有理的地方。其实不过是找个下台阶的借口罢了,但是这话从况寒卉嘴巴里这么一说,倒真有些这样的味道。

倒是皇甫玄焱确实心底里知道,况寒卉到底说的是真是假。

“应尊上邀请,贫僧特意前来。”见皇甫玄焱一直不悦的看着况寒卉,空滼竟然替况寒卉打起圆场起来。

“空滼高僧前来,本尊有失远迎,是在失礼。”皇甫玄焱见空滼首先与自己说起话来,自己要是不回话,实在有失礼仪,赶忙拱手,“母后正在偏殿等候,空滼高僧请。”

说罢,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况寒卉咽了咽口水。

想想看,一个要让皇甫玄焱礼让三分的人物,自己居然强压强吻了上去。。。。这后果。。。。

瞬时间,况寒卉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尊上不必客气。”空滼做了一个南无阿弥陀佛的手势,轻动唇齿,“卉儿也一起来吧。”

本来还在想着怎么样趁机溜走,却被空滼这么一叫,什么计划都破碎了。

这。。。是在叫我?!还是卉儿?!!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们还没熟到那种可以叫我卉儿的地步吧。。。。

没听错吧?!!

难不成是为了刚刚那件事要报复我?!妈妈呀。。。。这回死定了。。。。

况寒卉虽然极为不愿意,但是依旧小碎步般的走了过去。

“诸位大臣见谅。”待况寒卉走了过来,空滼才轻勾唇角,微微一笑,随即淡淡的开口,“卉儿本是贫僧的弟子,因路途遥远我便拜托尊上先带了过来。所以,刚刚那件事,正如卉儿所说,只是帮我渡劫,而且卉儿也并不是五仙宗的人。”

空滼这么一说,况寒卉倒是真的惊呆了。

空滼大师。。。。居然在帮自己说话?!!

是不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而看向诸位大臣的表情,况寒卉确定自己不是在梦里。

但是一旁的大臣虽然有很多疑问之处,但是介于是大陆的智者说出来的话,也不得不信,就算他说的怎么样的无厘头,也毕竟是备受尊崇的大师口中的话,人们不得不信三分。

顿时,大臣们看况寒卉的眼光不由得变了变。

若况寒卉真的是空滼高僧的弟子,那么之前的种种行为岂不是让自己蒙羞,有辱佛家颜面了?!

不由得,大臣们倒吸一口凉气。

经空滼这么一说,况寒卉自然是要跟着空滼走,不然就露馅了不是?!

不过,之前自己走路的时候,总会感觉有人指指点点的,而这一次,跟在空滼高僧的后面,却是备受众人崇敬、敬佩的目光一一传来。

果然,跟在大师后面,就是牛!!

况寒卉顿时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以后,跟定大师了!

“空滼高僧,本尊有一事不解。”皇甫玄焱看着况寒卉脸上欣喜的神色,不由得皱皱眉。

明显自己可以解决的事情,干嘛要一个外人替自己解决?!虽有不悦,但毕竟对方是一介智者,自己不好多说什么。

“尊上无需去解。”空滼似乎早就知道皇甫玄焱要说些什么似的,一脸淡然自若,“贫僧不过送了卉儿一个人情罢了。”

送给我一个人情?

好吧,况寒卉摇摇头。

自己跟这个大师八竿子都打不着,第一次见面人家就送一个这么大的人情,果然是看得起自己。

皇甫玄焱刚想说什么,却被空滼打断,“尊上还有政务要忙,无须多问了。”

一句话,堵着皇甫玄焱是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皇甫玄焱甩袖,只好作罢。

待皇甫玄焱走了之后,况寒卉才跳到空滼面前,眨着眼睛,一副看着先知的崇拜模样,“大师大师,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无需知道。”空滼没有正面回答况寒卉的问题,只是用着那双空灵的眸子看着况寒卉。

“这算什么回答?”况寒卉泄了气,本想了解了解,以后方便骗人用,没想到大师居然不肯教。

“卉儿。”突然,空滼转头,恢复了之前的淡然状态。

“什么事?”况寒卉应着,似乎对于大师叫自己卉儿这个名字并不反感,反而很习惯。

“绝厄毒体,千万不的张扬。”

空滼的声音很空寂,只是轻动唇齿的一并一合。

“什么?!!”况寒卉大惊“大师你知道我是绝厄毒体?!太好了,有没有方法可以解毒?”

“无法。”

况寒卉的话刚说完,空滼就给出了答案,“不过只要控制适当,便可抑制。”

得到这样的答案,况寒卉失望的垂了垂头。

入夜

从大师那里得到无法解毒的答案以后,况寒卉居然有些沮丧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回房就一楞。自己不是要告辞的吗。。。又回来了。。。。

算了,再住一晚吧。

推门而入,居然看到一个人影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是谁?!”况寒卉警惕的询问。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