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老师漫画免费不遮挡

</script>

两人一立一坐,安静的看着对方,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停止了流动,河水哗啦啦的声音,鸟儿扑腾着翅膀的声音,外界所有的声音被无限放大。m..com 乐文移动网

站立着的青衫少年,双手环胸,审视的目光在将田彭从头到脚狠狠地扫视了一边,就像是挑剔的客人挑选货物一般,压迫而又犀利的目光蛮横且霸道,让田彭忍不住想要正襟危坐,收拾一下自己的外形别让人看扁了。

就在田彭要将想法付出行动时,少年终于收敛起侵略性的目光。

少年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

“你身着的衣服奇怪。”说着有用手指了指田彭利索的短发,“你虽然没剃头,但头发却被剪短。你是天地会的吗?”

天地会是汉族人反抗满族人的欺辱压迫的一个组织,在清朝年间,不剃头的只有三种人,道士、戏子和天地会成员。

田彭皱着眉,一脸努力思考,一副很难理解的样子,最后一脸无辜仰头问道:“那是什么?”

“天地会?那是什么?”田彭努力回忆,顷刻头痛欲裂,耳膜嗡嗡作响,脑中的回忆就如同汹涌的洪水翻腾,却被一个看不见的高强堵住,隔断了所有的接收,他什么也回忆不起来。

田彭一脸痛苦的用手捂着蹦蹦直跳的太阳穴,气恼无奈的摇了摇头。

少年眼眸微垂,紧抿的唇角同样向下一垂。

“你是刘氏一脉的传人白轩熙?”少年再一次询问。

田彭瞪着圆眼,点了点头。他只记的这么多。

少年从鼻子中轻哼一声,“那你和我走一趟吧!”

“走一趟?”田彭一愣,虽然对面的少年让他有种熟悉、安稳的感觉,可是……“算了吧!咱们两个刚认识。”在说他只是失忆了又不是傻了,这么轻易的就和陌生人走,那得多危险。

说着田彭站起身站在河边拧了几下长袍下摆的水,接着刚想和身旁的少年说声再见,顿时僵住。

此时少年正手拿一个华丽的锦袋,地上的椅子、鱼竿、木桶等东西如同变戏法一般,叽里咕噜的,就全被收了进去。

田彭震惊的僵在原地,真神奇,但是好像在哪里见过!?

正在这时少年危险的目光挪到了田彭身上,田彭下意识后退一步。

磕磕巴巴道:“你要做什么?”

此时田彭白皙的脸庞上的水珠被阳光照射,散发着淡淡微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显得异常瞩目,一说话嘴角还有一对若隐如现的小酒窝。湿漉漉的头发可怜兮兮的趴在脑门上,整个人看起来异常招人怜爱。这小骗子长得到是乖巧。

少年的心里升起了一种旖旎的感觉,看到对方如此戒备,忍不住逗弄道:“你是选择自己和我走,还是被我装进袋子里和我走,嗯?”

“……我和你走可以,但是你能告诉我原因吗?”田彭已经想好了,如果对方告诉自己原因,他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不说那就宁死不屈,打不过就跑,跑不过大不了就回河里去。

“你说你是刘氏一脉,我总要问问师父他老人家,是不是有你这么个徒弟,如果不是免得你四处招摇撞骗!”

说完他将手里的锦袋一抖,随手绕了一圈,然后塞入怀中。满意道:“走吧。”

田彭一听刘氏一脉,顿时心中一亮,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值得被骗的,于是连忙跟上。

一路上,田彭先是小心翼翼的观察少年,越看越觉得熟悉,良久他谨慎的开口问道:“感谢你刚才的救命之恩,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

“刘轩。”

“刘轩?真巧,我叫白轩熙,咱俩的名字里都有个轩字。”他的声音减小,见对方理会自己,田彭有些雀跃,可是话刚一脱口,他又觉得自己不该说这些,于是一下子有沉默了。

钓龙钓出个“小师弟”或者是“小师兄”,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想一想,刘轩就觉这小骗子有些倒霉的可笑。

刘轩认为白轩熙是个骗子,也是人之常情。

刘氏一脉指的是刘伯温这一脉的徒弟,目前在册只有大徒弟不过五和二徒弟刘轩。

————

两人顺着河岸往上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就来到了一片密林前。

刘轩伸出手指冲着空气,由上至下的一划,这个地方的空气就像是蛋壳似得破裂开,前方露出面墙壁似得结界。结界像是透明的气泡包裹着里面的森林,一阵白色的光晕一闪而过。

原本长在地上的茂盛的树木就像长了腿似得,自动向两边移动,从中间让出了一条羊肠小道来。小道的两旁长着绿油油的小草,和颜色艳丽叫不出名字来的小花,一片生机勃勃。

两人一路向前,顺着小路很快来到一个雄伟气派的宅院门口。进入宅院,一路上不少仆人与刘轩打招呼。

田彭惊奇的打量着这个好似归隐山林一般,神秘宅院。

欣赏完宅院,又不自觉将目光挪到前面的刘轩身上。黑如鸦羽的长发被他拢在耳后,披散垂落在腰间,透出了几分潇洒和随性的个性。高大挺拔的身姿,硬生生将青衫穿出了一副仙气儿。倾泻下来的阳光,随意撒在前方这人的身上,悄然给他镀上了一层光辉,令这个英气逼人的少年更添神秘。

刘轩突然在前方听站住。

田彭即使止步,才避免直愣愣的撞上去。对方转身,田彭连忙红着脸,假装咳嗽,转移视线。

“等一下见了我师傅,他问什么你就回答就好,但千万不要说谎,不然……”刘轩没有说后果,但田彭心领神会。

他抿嘴一笑,“谢谢师兄!你是好人!”

一对可爱的酒窝,出现在秀气的脸庞。

……

刘轩脸色平静转身,继续走。

一路穿过前院,边厅,七拐八拐走到了一个书房前。

刘轩在门口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扬声在门口说道:“师父,我有事情禀报。”

良久屋内穿出了一道浑厚的声音。

“进来!”

刘轩和田彭一前以后进入房间。

进门左拐,有一张长方形的木桌,木桌前坐着一位精神抖擞老人家。

那老人家看起来六十多岁,发髻如墨,漆黑的两道剑眉,脸色红润,双目有神。老者有一把约二尺来长的胡须,胡须也是黑亮。他肩膀宽阔,身穿一件深灰色长衫,样式简单,只是料子看着轻盈,几缕光线下衣服上竟然游走着流光溢彩,看起来甚是惊奇。

简而言之,老翁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浩然正气。

此时,老翁正在低头看书,见两人走了进来,他也抬起了头。他的目光先是看向爱徒刘轩,随后又转向他的身后,瞬间眼中精光一闪。

伴随着呜的一声,那是椅子痛苦摩擦地面的声音,老人家站起了身子,眨眼瞬间,就移动到了田彭的面前。

田彭眨了眨眼,发现老人家真的瞬间移动到了他的面前,不是他眼花了。于是心下一惊,吓得后退了两三步。

刘轩也露出惊讶之色,多少年他都没见过师傅如此上心过某事,难不成这真是小师弟?但又联想到白轩熙的言行举止觉得可能性不大。

“师父!……”刘轩刚要禀报今天为何带此人回来的前因后果。

却被刘伯温伸手阻止。

刘伯温老神在在的摸着自己那二尺长的黑胡须,一边凝视着田彭。目光复杂又专注。

强大的压力下田彭噤若寒蝉,他刚想要瞄向刘轩,老人突然满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莫名奇妙的说了句,“妙哉妙哉!因果循环!”说着又连连赞叹起来,“天生煞气却又心思耿直,不错不错!”

刘伯温和蔼的看着田彭,脸上戴着慈爱的笑容问道:“你和刘轩是在哪里相遇?”

田彭看了眼刘轩,有些紧张的回答:“在河里。”顿了一下,觉得自己这么回答太过简单,于是补充道:“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醒过来就在河里了,多亏刘轩救了我。”

“哦,这到真是缘分。以前的事情一点也不记得了?”

“只记得自己是刘氏一脉的传人白轩熙,另外我好像还有个姥姥,对,我还有个姥姥!”田彭谨记刘轩的告诫,一五一十的回答,随后又小声询问,“您就是我的师傅吗?”

田彭很担心自己的记忆有偏差,如果他记错了或者是老人家回答不是,那他就真的无家可归了。刚从岸上爬上来时,他只顾着庆幸劫后余生,可是现在却是满满的担忧。

莫名其妙的恐惧和无措爬上了他的心头,看着老人家的迟疑,他的心一点一点的下沉,如果真的不是他要怎么?

田彭低垂这头,手指不安的搅动着衣衫。

刘伯温浅笑着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有拍了拍田彭的头顶,“不要怕既来之则安之,今后你就从本门住下吧!”

说着又朝刘轩招了招手,吩咐道:“白轩熙今后所有事宜就由你来打理。”

眼见自家师傅大方认下这个徒弟,并且让自己照顾这么个包袱。

刘轩一愣,心中不大情愿想要拒绝,但他瞥见一脸雀跃的小师弟,想要拒绝的话到嘴边转了个弯,怎么也说不出口,干巴巴的问道:“那小师弟每日的功课?”

“你自己捅的篓子当然是由你来教!”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