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点亲爱的别停

“这倒不用担心,你的符道修为越高,就能看到那本符书的越多页数,这是我当年下的禁制。修道自然要循序渐进,脚踏实地,那本符书本身也是一件玄宝,就藏在你的眉心之处,对你以后的符道修炼大有益处,至于其他的老夫就不多言了,你以后会慢慢发现!”

少年用力的点了点头,认真道:“多谢前辈相赠,顾鸣此生定当不忘传承之恩!”

洛白崖此刻心中也是百感交集,等了几百年,终于等到了一个合适的传承之人,自己虽为一缕残魂,但对师门的感情却没有半分减少、丝毫忘却!

现在终于能够如愿,却是说不出来的释然和不忍。

天上不会掉馅饼,今日传承也不是那么简单。既然入了宗门,就要肩负起其中的责任!

而这少年才十五六岁的样子

洛白崖叹了口气,开口道:“顾鸣,你可知道老夫为何沦落于此吗?”

闻言,顾鸣心中也是颇为不解,洛白崖乃符道大能,这灵涧也是世间一等一的大宗派,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才落得如此下场?

当下便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晚辈不知。”

洛白崖的目光变得悠长,身体却是愈发模糊,一双满是褶皱的拳头却是不知不觉中握紧。

“一千年前,我灵涧乃世间符道圣地,万古传承,名震寰宇,弟子遍布天下!”

“当时只要一提起符道,灵涧一门便是绝对的权威!”

“万灵渊,天符山,便是我灵涧的两处宗门圣地,在世间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万灵渊镇压天下诸邪,天符山屹立符道峰巅!”

“可惜好景不长”

洛白崖讲到这里,脸上却多了一丝悲戚之色,还有那么一点心悸?

一千年前!

顾鸣突然想起了当日兽潮退散后,在族堂中父亲大宴宾客时说的那番话,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喃喃道:“邪魔降世?”

闻言,洛白崖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有这等见识,继续道:“没错,那是一场整个大陆的浩劫!”

“邪族生性残忍,善驱鬼怪之力,面对此等恶敌,我灵涧作为符道正宗,自然是义不容辞!从他们现世的那一刻起,便动用了所有能够调集起来的力量,符法克邪,应对起那邪族之力倒也得心应手,当时四海八荒皆我灵涧符修,与那邪族殊死相斗数百年!为了护佑我人族江山,不计任何代价!”

“那邪族之首自号邪主,一身修为举世无敌,视我灵涧为眼中钉肉中刺!毫不夸张的说灵涧一门英烈,便挡住了半个邪族的进攻!数百年过去,我灵涧万年根基不再牢固,数百万弟子葬送敌手,宗派资源几乎耗尽!为了击溃邪族,灵涧召集天下英雄对邪主进行围杀,数百位长老耗损生机以本命符灵布下灭邪大阵,我师父洛无叶更是直接杀进敌城将其引出,以本命神符将其拖住!在灭邪大阵准备就绪的那一刻自爆符灵,将邪主困在原地,直接陨落!灭邪大阵即刻爆发,那邪主重伤奔逃,他老人家更是尸骨无存!那宗门中最重要的数百位长老也当场死去!”

“只此一役,邪族再无进攻之力!这场浩劫也随之结束!”

顾鸣静静的听着,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没想到当时的状况竟如此惨烈,心中对那洛无叶更是充满了敬意!

百万邪军视若无物,只身诱敌自爆符灵!

虽然他不清楚“符灵”是什么,却也能够理解,定是对符修极为重要之物,甚至是和性命一样重要的东西!

更不谈灵涧为了抵御邪族付出了多少代价!根基动摇资源耗尽,百万英烈魂飞天外!

少年的表情变得极为认真,一双透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淡淡冷意,那目光中流露出几许骄傲之色。

这就是我灵涧的意志!这就是我灵涧之人的骨气!

那邪族当真是该死!

待心绪稍平后,却突然发现洛白崖没有继续说下去,那身形愈发模糊,还颤抖了起来?

顾鸣担心的看着洛白崖,却发现那颤抖好像是因为愤怒?

愤怒顾鸣突然惊醒,那邪族溃败的时候,灵涧虽然虚弱,却也还是天下大宗,底蕴依旧存在,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莫非有人落井下石?!

只见那洛白崖停止了颤抖,转过身来,满脸的冷漠和悲戚。

“等那邪族退散,我们回到宗门,却只看到了满目疮痍”

“天符山上血流成河!那万灵渊已经被别人彻底占领!”

“不光是这两处圣地,我们在大陆各处的据点都遭到了血洗!”

“始作俑者,便是那世间第一玄修宗派,上玄宗!”

“他们预谋已久,从邪族入侵那天就开始筹谋,直到我们将所有的力量都用来对付邪族他们就爆发了各地的埋伏,烧杀掠夺,将我灵涧彻底打入深渊!”

“从此,世间再无灵涧之名!”

少年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心中的怒火肆意燃烧。

自己竟然猜对了!

世间竟真有这等丧尽天良、不知羞耻的东西?!

还是什么世间第一玄修宗派?我呸!

只见那洛白崖的脸上浮现起一抹惨笑,眼中尽是鄙夷之色。

“没想到我灵涧没有败给邪族,却败给了阴谋!”

“那上玄宗以雷霆手段将我灵涧取而代之,在天符山建立了上玄符宗,将万灵渊划为禁地。”

“偌大宗门,只余我一人侥幸逃出,隐姓埋名,苦练符术,只求日后能够为宗门报仇!”

“直到有一天,我听闻他们竟然收集了灵涧各位先贤的尸身,要举办焚尸大会,天下震惊!却无人愿意多说一句话!”

“只此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灵涧的结局竟是如此可笑,即便是覆灭了,还要遭人侮辱,整个世间都无人声援!”

“我只好孤身一人杀上了天符山,引动了万灵渊数百万英灵的暴动,将宗门先贤的尸身都投入了万灵渊中。”

“万灵渊凶名昭著,这群宵小哪敢下去!”

“我纵是身死,也拉下了他们的数十位宗门大能垫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