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上姐姐的床

永诚侯夫人在书房中越想越恼火,越想越觉得委屈。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一怒之下,她也夺门而出,回到院子里后吩咐自己的婢女,道:“告诉二虎,明日午时老地方我等他。 ”

婢女吃了一惊,还是去传话了。

半夜,永诚侯宿在云月阁的事就传了出来。永诚侯夫人气的甩掉了桌上一整套茶具,怒吼,道:“那个贱人!当初母亲已经把她送去了窑子,她竟然还能出来兴风作浪。”

“夫人,如今云月阁那边正在风头上,您不宜再去惹恼平定王了。”永诚侯夫人身边的一个老婆子道。

“我还能怕她一个妾室不成!”永诚侯夫人道。

“夫人自然是不怕的,可如今,您也该学学云月阁那位,一忍数年,等到您稍有松懈之时,就一举拿下。”老婆子道。

“难道你要我也忍一个妾室数年吗?更何况她不过是妾室,而我是正室!我如何能屈居于她之下?难不成以后我看到她还要绕道走?”永诚侯夫人自然是不依的。

那老婆子道:“主子,您要做的是静,静下心来,以您的才貌还愁对付不来她一个野种?”

“什么意思啊?”

“您说,侯爷为什么这么些年还记挂着她?”老婆子问道。

永诚侯夫人摇了摇头,那老婆子接着道:“还不是因为她那一副与世无争的做派嘛!主子您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急了,如果您也能静下来,这孰高孰低自然是立即见分晓的。”

“那要是我静下来了,侯爷却早被那狐狸精勾了魂去了怎么办。”永诚侯夫人道。

“咱们面上静,这私底下自然是不能放过那个贱人!”老婆子道。

永诚侯夫人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

第二天,永诚侯夫人到了街上的一家珠宝店,随后跟着伙计到了内室。

内室这种已经有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在等着了。

“夫人。”那汉子对永诚侯夫人行了一礼。

永诚侯夫人点了点头,道:“这次找你来是要你给我办三件事。这第一,去肖府给我放把火,一定要闹得鸡犬不宁又不能让人看出来。第二,去边塞,找几个人教训教训袁绍黎。第三,去平定王府给和儿传封信。”

那汉子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为难,道:“夫人……这去边塞找人教训袁绍黎还好说,兄弟们说走就能走。只是这肖府可是一品大臣的府邸……这……而且……这平定王……夫人,再怎么说,我们兄弟们也是惹不起啊。更何况平定王府号称铜墙铁壁,连只鸟都飞不进去,兄弟们如何能进去?”

“废物!一群废物!养你们有什么用!”永诚侯夫人怒道。

“夫人息怒,兄弟们……是真做不到。”

永诚侯夫人摆了摆手,道:“平定王府就罢了!这肖府和袁绍黎的事你给我办的利索点!肖府是一品大员府,我们可也是侯府!”

那汉子皱眉,勉强点头,道:“是。”

永诚侯夫人看了他一眼,就离开了。

这一天,林朔找来了林熙,道:“皇兄,臣弟也就不跟您绕圈子了。您住在王府的事父皇已经知道了。前日父皇命我进宫就是说这件事。所以,还请皇兄另择下榻之地吧。哦,对了,这京中恐怕您是不能待了。”

“把纯儿还给我我就走!”林熙道。

林朔摇了摇头,道:“皇兄应当知道,你我兄弟之间并没有什么利益牵扯,臣弟为何要把苦心找来的人拱手送给皇兄呢?”

“林朔!”

“左震,送皇兄出去。”

左震现身,道:“请。”

林熙恼怒,却也无可奈何,最后只能放狠话,道:“林朔,你给我等着。”

“臣弟随时恭候。”

林熙甩手离开。

这时,石冠云来报。

“王爷,永诚侯夫人求见。”

“不见。”林朔头都没抬。

“可是永诚侯夫人说……她思念爱女,只想看看袁小姐。如果王爷不想见她,她一定不会出现在您眼前。”

林朔抬头,道:“本王说不见。”

石冠云点了点头,道:“是,奴才这就是回话。”

“等一下。”林朔叫住了石冠云,道:“以后永诚侯府的人,一概不见。”

石冠云冷了下,道:“是。”

左震站在林朔身边,叹了口气。

“好端端的,你叹什么气。”林朔道。

左震皱眉道:“好些日子没见到房姑娘了。”

林朔身子向后一靠,道:“那不如就去见见。”

左震尴尬的笑了笑,道:“还是算了……这年关将至,出行不便。”

“那就闭嘴。”林朔道。

左震挑眉,道:“是。”

“呦,咱们王爷竟然会生气了。”林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林朔抬头,喝了口茶,道:“今天王府是怎么了?这一个接一个的,还真是巧了。”

“得,你还别说,我来的时候就看见那永诚侯的夫人在门外和石冠云吵闹着,怎么?你不放人进来?”林克道。

“你今天是有空出宫了?不准备你的婚礼了?”林朔问道。

“有礼部,不需要我忙活。”

“日子定下来了?”

林克点头,道:“就为了来跟你说这件事的,定在三月初四了。”

林朔点了点头,道:“时间还算充裕。”

“那要看和谁比了,和太子皇兄的那场婚礼比,确实充裕多了。”林克道。

“和谁比不充裕?”林朔勾唇问道。

林克挑了挑眉,不说话。

“说吧,找我什么事?”林朔放过了林克,问道。

“今天有人到宫内传话,说是要把这一年醉轩楼的盈利给我。”林克道。

林朔点头,道:“是到时候了。”

林克道:“你那快令牌我收了,盈利我不要。只要以后我去醉轩楼不管我收钱就行了。”

“令牌的主人才是醉轩楼的主人。”林朔道。

“那改天我把令牌给你还回来。”林克道:“你给的那些珠宝已经足够民间嫁娶个百八十回了。再加上母妃的,父皇的……总不能我娶个皇子妃阵仗比立后都大吧。”

“也不是不可以。”林朔道。

“得得得,要真是这样,等我办完喜事就该办丧事了。”林克摇头道。

“那你想怎么办?”林朔问道。

林克笑道:“东西我是不退了,等王府建成后我就悄悄搬进去。至于醉轩楼嘛,还是你留着吧。”

林朔点了点头,道:“好。”

“你这么快就同意了?”林克问道。

“不然呢?”

“你应该客气客气嘛。”林克道。

林朔笑道:“醉轩楼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挣钱。”

“得,安慰我是不是?你那醉轩楼至少日进万金。”林克道。

林朔摇了摇头,道:“京中龙空的大部分支出都是从醉轩楼的盈利中直接扣除的。有时候还会入不敷出。所以……其实这一年下来也剩不了多少了。”

林克挑眉,道:“怪不得你那么痛快就给我呢。”

林朔也挑了下眉。

“话说,你现在府里那两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林克问道。

左震接话,道:“王爷把她们两个关到一起去了。”

林克有些惊讶,然后竖起大拇指,道:“你厉害。”

林朔轻笑。

“马上过年了,宫内有没有传出什么消息?”林朔问道。

林克皱眉道:“按说,往常这个时候也该颁旨了,可是今年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呢?难道今年父皇不打算办宫宴了?”

林朔摇头,道:“不会。大秦一统的第一年,不会那么草率,而且应该会比往年更加隆重才对。”

“那就是父皇还在筹备吧。估计也快了。”林克道。

“今年陈嫔大概也会出席,陈嫔可准备好了?”林朔问道。

“啊!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林克道。

林朔摇头,道:“陈嫔有你这么个儿子是该哭还是该笑?”

“这不是还有你嘛!”

“本王可是先皇后之子。”林朔道。

林克撇了撇嘴,道:“既然你问了,是不是就猜到我没准备!你应该给我备好了吧。”

“是你成亲又不是我成亲,是你母妃又不是我母妃,我为何要替你准备?”林朔道。

“你真没准备啊?”林克问道。

林朔摇了摇头。

林克叹了一口气,道:“估计母妃也忘了吧。”

林朔挑眉,道:“儿子的大喜事,估计不会忘。”

“哎,母妃这些年深居简出,就算记得这规矩,恐怕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林克有些落寞。

林朔道:“人、物,我这有的是。绣娘你去找石冠云,王府内还有两个一等绣娘,你把人带过去吧,她们两个赶工的话,两三天就能出一件宫服。”

林克起身,道:“真的?可是这临近年关了,你这王府又这么多人,能忙得过来吗?”

林朔点头道:“这两个人是闲下来的。”

林克道:“行,那我现在就把人带走了。”

林朔点头,林克就离开了。

“王爷为什么不说是提前找好了两位绣娘给八皇子留着的呢?”左震问道。

“有这个必要吗?”林朔拿起书,道:“本王要沐浴,去烧水吧。”

“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