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script>由于初一的分班考试韩诗云的弟弟考了班级第一名,所以这一晚她妈给做了一桌子的好吃的。

现在她们家由于有米曼给的那三十六的支持,生活质量一下子就上来了。

她爸今年都没出外打工,直接就在用米曼给的钱买下的房子里自己做装修。

一家子因为宝贝儿子的成绩而欢喜得不得了,觉得日子越过越有盼头了。

于是就一边悠闲的看着电视一边吃着饭。

韩诗云她弟不爱看他老子看的那些抗战神剧,借着自己考了个好成绩而得瑟得不行的份上,就径直按了番茄台。

他妈刚想说他,就听他大叫道:“爸妈,你们快看,穿粉裙子盘着头发的那个是不是韩诗云?”

“好,好像真的是。”

她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也可能就是长的像吧?就你姐那德行,怎么可能上得了这么大的电视台呢。”

而且牙齿体型气质都不一样的好吧?

“你们看她额头,韩诗云那里不也长了颗红痣吗?”

“这……”

他妈下意识的去看他爹。

“是云云。”

他爹一锤定音,只不过语气有些复杂。

那真的是他闺女吗?他闺女都那么出息了?

“诶嘛真是我大闺女啊?我大闺女这么出息了咋不告诉我呢?”

说着就想要给她打电话,在听见那头说是空号并不存在之后,这才想起她们已经断绝关系了。

怪不得要断绝关系呢,这是用打发要饭子的态度打发她亲爹妈呢吧?

“别想去找她。”

他爹看到他妈的态度瞬间就明白过味儿来了。

“做人要讲诚信,我把话放在这里了,只要我还在一天,你们就谁都不准去找她!”

然而没过多久,他们就不得不找去番茄台的大楼前。

此时韩诗云已经凭借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冠军,也就获得了在某娱乐节目实习的机会。

她正跟在前辈身后忙前忙后的时候,就听到有工作人员用异样的眼光告诉她有人来找她。

米曼昨晚刚飞回m国参加一项重要会议,韩诗云挺疑惑是谁会找她了。

踩着细高跟嗑哒嗑哒的走向电台门口,就看到了一脸憔悴正有些拘谨的等在大厅沙发上的父母。

韩诗云的眉头顿时就皱起来了,她直觉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虽然想转身就走,可是周围毕竟有这么多人看着呢,她只得过去将人带往附近的一个隔音效果好的饭店,直接就要了个单间。

她爸妈看着穿着短裙化着淡妆的女儿行走交谈间气质优雅动作高贵,简直不敢相信这居然是他们的那个和人说话都不敢抬头的性格内向的女儿。

想着心里有求于人,不由得更加拘谨了。

可是再一想想自己是她亲生爹妈,低下的头不由得再次抬高。

韩诗云却没有安抚他们的心思。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儿?”

她直接开口问道。

“云哪,你现在……”

“我现在的时间很很宝贵,如果没事我就要回去工作了,这顿饭算我请的了。”

韩诗云直接打断她妈的寒暄就想起身走人。

接触的人事物多了以后,她也就越不喜她妈这种既要感情还想要你的钱财的行为。

天下间哪有那种好事儿呢?

就算是要养蛊虫,你还得用心头血喂养它们呢。

可是她父母给过她什么呢?一条要不是有曼曼的到来,或许早就自裁了的命?还是衣食住行?可是那些不是已经还干净了吗?

“别走啊云云!”

她妈一下子就哭出来了,抓紧了韩诗云不放。

又来了。

韩诗云冷笑了一声。

用哭泣来胁迫,用道德来绑架,你们可有为我想过一丝半点儿?

“那就好好说,痛快的说。”

她用力挣开她妈,重新坐下。

“你弟弟他打人了。”

她妈抹着眼泪缓缓的诉说着,她爸则是在一边闷声抽烟。

为了我的嗓子考虑,曼曼都已经为了我开始戒烟了呢。

韩诗云如此想着,心里不由得再次冷笑了一声,她还在有什么期待吗?简直可笑。

“所以,他为了那个女生,和人家一起把和那女生在一起的男生给打死了?”

“不是你弟打死的!”

她妈急急的补充道:“你弟是被诬陷的!”

“别说什么我弟。”

韩诗云一脸的厌恶。

“我记得我们已经断绝关系了,我对你们忍让一分是因为你们生了我,他和我可毛线关系都没有。”

如果有,那就是吸食我血肉的蛊虫。

“你得救救他啊云云!”

她妈嚎啕大哭,韩诗云的眉头越走越紧。

“哭什么,他不是还没成年呢吗?又死不了。”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她爸生气了。

“要不然想听我怎么说话?你们现在过来是想要我帮忙的吧?要钱?还是捞人?帮人就是这么个态度吗?”

“那你还想让你爸妈怎样?”

“我是真拿你们没有办法。”

韩诗云更加心塞。

“但是你们的宝贝儿子啊,就那个脑子,我觉得在劳改所里被管教管教也挺好。”

“你要不救你弟弟,我就,我就举着个牌子天天来你们电台门口骂你!”

她妈气急了似的喊道。

“那我就要去国外了,你们不知道吧,曼曼,哦,就是我的爱人,她的事业大部分都在国外。”

韩诗云皮笑肉不笑的。

“所以这个威胁不了我。”

虽然是有点儿遗憾。

“再说了,不是给你们钱了吗?怎么不拿着那钱去和人和解?”

“那钱早给你弟买房子用没了。”

她妈似乎是豁出去了,底气越来越足。

“哦,看来这是吃进去的就舍不得了,所以就又来吃我的血肉了?我的钱就不是钱了?是,曼曼是有钱,可是总用她的钱,你们有想过我的境地吗?”

韩诗云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自卑懦弱的小女孩了,每当她妈动动嘴皮子她就立马给呛呛回去,直到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坐在地上抱住韩诗云的腿死活不让她动。

韩诗云都被气笑了。

“反正我是不会再帮你们的了,也别说我无情,你们去办张银.行.卡,以后每个月我给你们打一千块,算是偿还我这辈子租住过的最昂贵的住所。如果再来烦我,这一千块也没了。我也不怕你们告我,就算是上法庭,法官判下来的结果可能还不如我方才许诺的多呢。”

“你弟要是出事儿了我就一头撞死在你跟前!”

她妈恶狠狠的说道。

“我保证叫他活着。”

眼前得眼前的女人还不知足,韩诗云顿时又加上了一句。

“这是我的底线。”

而且,我绝对会叫他以后的生活越加“丰富多彩”的,我怎么能叫我的那个好弟弟死了呢?他的债也还没还清哪!

也能省的你们再来找我的麻烦了。

接下来,就不管她妈再怎么闹了,韩诗云始终不再退步了。

最后她爸眼见得真的不行了,只得把人给拉走,准备明天再来找事儿。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回去的韩诗云直接就辞了实习工作,飞去m国找米曼了。

正巧之前有一个和常青藤大学交换学习的机会,原本她还在犹豫来着,现在干脆的决定下来了。

趁着年轻,多学点儿知识准没错。

哦,忘了说,因为刚实习那会儿经常被气到不行,她也就在曼曼的建议下,在某网站发了文签了约。

又因为数据不错,刚刚完本就有人找到她要出版签约影视。

不过曼曼说未来几年ip价值会上升,所以她也就一直在和人僵持着。

然而哪怕是如此,她靠写文赚到的钱也已经还清了当初欠给曼曼的钱,并且还能叫她的生活水准保持在水平线上。

韩诗云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项兴趣,也就不再执着于非要做主持人不可了。

谁叫她是天秤座呢?天秤座可是最喜新厌旧的啊!也就日后她还会喜欢上别的东西,然而那是日后的,现在不急。

也不知道她爹妈会被气成什么模样了。

真遗憾,我早就不是你们那个被你们予取予夺的傻女儿了,现在的我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该做的我都会做,不该做的,一分都别想叫我做。

当天晚上,韩诗云和米曼再次痛快淋漓的滚了床单。

然而这一次,韩诗云却是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她依旧是当初那个又胖又黑,牙齿又参差不齐的丑八怪。

她的弟弟也出了事儿,可是他们那个时候没钱,她爸妈就带着她一家家的去跪求,跪求人家借钱救弟弟出来。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不算什么,她爸妈居然还到处跟人推销她,说是只要掏了彩礼钱,就要她去人家做媳妇做牛做马。

梦里的韩诗云气的不行,可是那个丑八怪的她居然强忍着答应下来了,怎么那么蠢啊?

她简直想抽死她!

好在后来被打死的那家人手里有点儿能耐,把真正杀害他儿子的凶手给找出来被判了死刑,而剩下的那几个都被关了几年就放出来了。

韩诗云以为这就完了,哪成想梦里的她居然嫁给了那个渣男!

喂喂喂!那人明显不怀好意看着你的目光简直就像是在看垃圾啊!

可是梦里的那个她居然还笑得很幸福?

连个酒席婚纱照都没有,就他们两个人吃了顿饭怎么就笑成了煞笔了呢?

结果果然不出她的意料,原来他和她结婚是因为欠下了一百万的巨额债务,此时又因为利滚利,等到孙文耀跑了,梦里的那个她明白过味儿来了的时候,那债务都滚到三百万了。

三百万啊,叫一个到处打零工的女人怎么还得起?她还要把每个月工资的大头儿都给家里呢。

韩诗云也不知道梦里的自己怎么混的这么惨,似乎连个本科都没考上。

天哪,怎么可能?

再加上性格又很内心哪个,自然找不到什么赚钱的好工作。

梦里的她知道自己被骗了,那一本结婚证书就带给了她这么一笔巨额债务,还是法律认定的,那债务就归她了,都没地儿喊冤去。

而新郎连碰她都不屑,直接就跑路了。

剩下她在这里,被人监视着往死里干活挣钱。

庆幸她因为刺激而吃的更多也更胖看起来更恶心了,那些人没把她卖去做皮肉生意还债。

就在她又一次拿起菜刀准备直接割断自己的颈动脉的时候,收到了一条陌生的信息和照片。

那条信息告诉她,孙文耀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又要和当地某煤矿老板的女儿结婚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勾搭上的。

韩诗云都被气哭了,心里再次想起了如何虐死这些人渣的一百种方法。

她看着梦里的自己狞笑着放下刀,又做了个周全的计划摸进孙文耀的婚礼现场,借着新人敬酒的功夫直接掏出刀来一把砍下孙文耀的命-根-子。

在周围人的尖叫声中,她一下又一下用力地在孙文耀的身上刺进刺出。

叫你骗我!叫你骗我!为什么在我以为以后会得到幸福的时刻就重新推我入地狱?我恨这个该死的世界!我恨你!恨死你了!

鲜血迸溅在她的脸上身上,她桀桀怪笑着,笑声里满满的都是绝望,有人居然因为这笑声而哭了出来。

她不知何时被赶来的警察架上警察,也不知怎么就被扔进了监狱。

只可惜这里更难自杀了,每一天也都活得更加痛苦。

此时的韩诗云已经哭得不能自已了,她难受的简直也想跟着死去。

没有任何人愿意帮自己!也没有任何人爱自己!尤其是她那对所谓的父母!更是早早的就坚决的和她断了关系,深怕她影响到自己的正常生活!影响到自己的宝贝儿子!

那一声声一句句恶毒的话语简直叫人胆寒,他们怎么忍心?

或许是那个梦境也感觉她不能承受更多了,画面一转韩诗云感觉自己似乎是附在梦境里的那个自己身上了。

可是看身材又不像啊!

她诧异着走到镜子前,然后就尖叫一声被吓醒了。

原来镜子里出现的,竟然是米曼的脸!

“怎么了怎么了?做噩梦了?不怕不怕啊。”

米曼顾不得被吓醒的烦躁,连忙小心的把韩诗云抱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抚她微微颤抖的身子。

这孩纸的脸色都被吓白了,额上全是冷汗,看起来可怜的紧。

韩诗云则是用力的从米曼怀里抬起头,双手不受控制的抚上她的面颊,眼泪扑簌簌的掉下。

“不哭了啊!我的心肝宝贝儿是受了什么委屈了嗯?说出来我替你报仇去。”

米曼用手指偕去韩诗云脸上的泪珠,连连轻柔吻住她的嘴唇。

“曼曼!”

“嗯,我在,我一直都在的啊。”

“曼曼。”

韩诗云叫一声,米曼就应了一声,没有半点儿的不耐烦。

她心里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就说嘛,怎么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对自己好呢?

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个阴郁的丑姑娘,从来都没讨得别人的半点儿欢喜。

是啊,除了自己,又有哪个,会那样不顾一切不问缘由的对自己那么好呢?

如果自己所爱的人,是自己的话,那也挺好的吧?

韩诗云嘴里发出细碎的口申口今声,双手似要推拒开趴在自己胸口的米曼,可又舍不得,只得抱着她的头,发出难耐而又舒服的声音来。

曼曼,曼曼,我以后也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你是我,也不是我。

你改变了我的不幸,你却那样不幸过。

叫我怎能,不爱你。

还有她的好爸妈,她的好弟弟。

她改变主意了,她果然是对他们太仁慈了。

我曾经呆过多么黑暗绝望的地狱,我也要把你们拉进来好好感受感受。

还有那个渣男,呵,这辈子你又想去毁掉哪个女子的幸福未来呢?这种渣滓,果然就该被阉.割掉。

韩诗云想着,心底里的一个个计划慢慢成型……

五年后,华国s市的机场,很多少男少女手里都举着一张张的牌子,一脸兴奋激动的神情,眼神不住的望着走出来的人们。

这副场景早就叫大家见怪不怪的了。

估计又是哪个明星的粉丝吧?

“艾曼!艾曼!”

那些少女们突然大声尖叫起来,惹得行人们止不住的偷望。

只见一个身材火辣穿着件束腰牛仔裙的女子正稳步走来,她一头栗色长卷发随着走动而落在挺拔的酥.胸上,不赢一握的纤腰自然的扭动出诱人的弧度,简直就是一行走的性感杀器。

虽然被黑色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然而透过那圆润的白嫩下颚,也能叫人猜测出这女子一定很漂亮。

她似乎看向了那些后援团们,微微勾起唇角冲着她们摆了摆手,于是又引发了更加强烈的呼唤声。

女子正很有气质的走着,突然发现眼前一大束玫瑰花的后面出现了一张更加美丽的脸孔,顿时就什么风度气质都没有了,嗷呜的怪叫了一声,扑上前一下去就抱住了另一个女人。

“曼曼曼曼!你不是说要去开会的吗?不是说不会陪我过这次生日的吗?哼,大骗子,我要惩罚你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我!”

韩诗云,也就是先前的那个艺名“艾曼”的所有者,哼哼唧唧的磨蹭着米曼,娇蛮的撒着娇。

“你的粉丝们还看着你呢。”

米曼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这孩纸也不知是怎么了,时间的流逝只是叫她的身材更加成熟诱人,这性子啊,反而是越来越黏她了。

至于粉丝们,只不过是因为韩诗云在根据自己所写的书改编成的电视剧里客串了一个角色而已,不知怎么就突然火了起来。

从此之后她不仅在网文界主持界,甚至也开始在演艺界客串了起来,玩的那叫一个开心。

只不过她俩不缺钱,导致了韩诗云的粉丝们可就惨了,经常找不见自家偶像的身影。

这不,好不容易知道“艾曼”今天回从s市机场路过,于是就都自动自发的来接机了。

韩诗云耐着性子和粉丝们拍照签名,然后才迫不及待的跟着米曼去度过她们的二人世界。

她们的关系外界都有过各种猜测,尤其是在近年来腐文化越来越流行的情况下,就算是有猜到的,也多是祝福的心态,每天不吃上顿狗粮心里就不舒服。

对于外界的那些说法,韩诗云没否定也没肯定,只不过她的手指上经常戴着一枚和米曼同样的戒指来着。

尤其她的那个艺名,真是,简直不要太明显好吗?

两个大美女在一起自然也是很养眼的,尤其两个人还热衷于慈善事业,在为女性谋取更多的权利这一方面更是花费了大量的精力,韩诗云甚至把自己从前遭遇过的那些不公待遇、以及自己亲眼所见的女人所遭受过的苦难全都书写了下来,号召大众关注女性的权益问题。

当时正好是韩诗云的父母借助网络媒体诉说韩诗云的不孝不好,想要逼得韩诗云给他们更多的钱和好处。

于是韩诗云干脆就出了本书来说明自己亲眼所见所遭遇过的,生于农村重男轻女的家庭的那种,就像是末世一样的绝望无望。

名人效应的结果是显著的,韩诗云父母不但灰溜溜的回了老家,从此以后还活在世人的不屑之中。

原本女人出息他们应该是最能安享晚年的时候,只可惜,这一切都被他们给糟蹋没了。

唯一的一个精神支柱儿子,还沉迷于网络游戏不能自拔,根本就不愿出去工作。

念过半百,他爹还要为了养家而去工地上干苦力活儿。

先前买的房子,因为在宝贝儿子刚满十八岁的时候就迫不及待的改成了他的名字,所以那房子根本就动不得。

他常常念叨儿女就是父母的债,越来越没甚力气的他,还得努力多干几年,为儿子留下足够多的钱财过活。

他妈经常念叨着要大孙子,不住的求人给介绍儿媳妇。

只可惜,长了眼睛会正常思考的女人都看不上她的宝贝儿子,也看不上他们家恶劣的传统。

于是韩诗云她弟就一直窝在家里,窝在他的那一片游戏世界里不能自拔。

当然,那些人的生活已经彻底影响不到米曼和韩诗云了。

她们的日子过得精彩而肆意幸福。

韩诗云这次回来是受邀给由自己的另一本书改编的电影来撑场子的,顺便,去看看某人的婚礼现场。

那些同学里,就属韩诗云混的最好了,怀着或功利或羡慕嫉妒恨的心情,许多同学都有邀请她回来参加同学会。

然而由于时间缘故她都拒绝了。

这一次,也不过是正好去看场好戏了。

就算后来已经有了那么多的改变,这一世孙文耀却还是勾搭上了那位煤老板的女儿。

这男人别的能耐或许是没有多少,可是哄女人的能耐他要是说第二,都没人能任第一。

孙家的生意已经彻底不行了,他老子脑血栓复发基本成了废人,而他自己,除了吃喝玩乐哄女人也是啥都不会。

于是就做了人家的上门女婿。

婚礼那天很是隆重,可是在播放新郎新娘相知相识相恋的mv的时候,那上面播放的却是孙文耀和他的历任女人在一起亲热的照片,还有他的斑斑劣迹。

当然,那些照片上的女人们脸上和重点部分都打了马赛克,然而这也影响不了别人看出那些个女人起码有上百个。

新娘子一下子就被气到了,现场扔掉头纱和捧花,干脆的就在婚礼上召集人狠狠揍了孙文耀一顿。

新娘子的爹段数更高,使了个小手段就把孙文耀给送进了监狱,并且还在他每每要出来的时候,再次重新把他送进去。

叫他一次次的体验何谓从充满希望到绝望的痛苦感,从天堂瞬间掉落地狱不外如是。

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米曼和韩诗云的手脚。

两个人对自己做过的事情都心照不宣,默契的彼此帮助抹除曾经出手时的痕迹。

韩诗云成长的速度惊人,然而在外人面前不管如何雷厉风行机智聪敏,在米曼的面前,她也仍旧是那个喜欢撒个小娇的磨人精。

两个人在世界各地都布置了房产,然而她们最喜欢呆的,却是在爱琴海上的一座私人小岛屿。

那里碧海蓝天远离人群,她们可以彼此赤果相对,以天为盖以地为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省衣服布料和纸巾。

总之,她们彼此了解彼此体贴相互爱恋。

她们过的很幸福,并且还会一直幸福下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