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

“新婚快乐,苏尤琛。”

6绯歌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男人,目光定格在那张久违的脸上,迟迟舍不得移开。

“6绯歌,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尤琛沉着脸,面色不善的问道。

冷笑了声,“你是我喜欢过的人,来参加你的婚宴,就当默哀我的爱情,有何不可?”

“是吗?”

苏尤琛转过眼神,不屑再看眼前的女人多一眼,“不过你好像误会了,我和你这种女人之间,从来没有爱情这种奢侈的东西。”

感觉到对面女人身形一颤,他满意的将双手cha入西裤口袋里,看着6绯歌还在意他的话时,他竟然*的感觉到自己内心里的狂喜。

“我也很庆幸现在的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存在,我来,只是想问问你,当年你说好娶我为妻后来盛凌夏却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时,你在哪里?你为什么不敢和盛凌夏说明一切?”

6绯歌咬着牙,恨恨的一字一句,“你知道吗?我当时对你抱了多大的希望,我以为你会来救我,我什么都没有啊,我只有你啊,你曾是我盛过一切的爱人,我一直都在等着你的救赎!”

“可笑到了最后了,我却没能等到你,等来的却是我年迈已老的奶奶,你知道她当时的身体状况吗?你知道当时我有多么痛苦吗?在那里待的都不是人,是魔鬼!苏尤琛,你知道我有多恨自己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吗?盛凌夏要对付我,那把我自己关进去就好了,为什么你们还要牵扯到我奶奶!”

“为什么!”说道最后,6绯歌几乎哭着底吼,一张苍白的小脸上全是愤怒后的红晕。

苏尤琛惊愕的良久沉默,他有些艰难的开口,“你说奶奶她进了精神病院……这怎么可能?”

“6绯歌,就算你要赢得我的同情心,也没有必要把奶奶拉扯进来,这样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你明白吗?”

看着苏尤琛一脸嫌弃的表情,6绯歌心中惘然,冷冷的笑了笑,失落的低下头,她说什么这个男人都不会相信了。

这个男人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为她挡住车祸,保护她一切的苏尤琛了,时间在变,人也在变。

看见女人垂下头的绝望,苏尤琛明眸一黯,感受到她带来的绝望感,莫名的,心里划过一丝难受。

薄唇轻启,刚想开口,门口处突然出现一股人流sao动,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新娘子到啦!好美啊!新郎去哪里啦,快出来迎接!”

正是这一声把他拉回了现实,他刚刚想做什么,竟然有种冲动想去抱抱对面那种不知廉耻的女人。

看了眼6绯歌瘦小的身影,苏尤琛毅然决然的转身,朝等着自己迎娶过门的新娘走去。

门口的那个女人才是自己值得真心对待的女人,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他与晴空的婚礼,哪怕是曾经他略微心动过的女人也不行。

很热闹的,苏尤琛牵着他的准新娘被宾客们簇拥到了舞台上。

而宣誓的神父正在虔诚的祷告,看见了一对新人,他缓缓起身,整了整严谨的衣容,微笑着面对苏尤琛和骆晴空。

<!--div netbsp;mgt12"></div-->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