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梓诺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下*身依旧筋挛般的微微抖动着,乳白露珠零星的从细小的裂缝处喷溅出来。

梓承抬手看了看指尖上沾染着的液体,轻笑着看向眼角赤红的弟弟,眼神彻底幽暗了下来。探手抚上了梓诺身后的浑*圆,中指往前一伸便抚上了一个紧紧缩成一团的入口……

梓诺的功法奇特,浑身更是常年覆盖薄冰,那处自然不会是温热的。梓承炙热的指尖刚一碰上冰冷的穴/口。梓诺的浑*圆就猛地绷紧了!

梓承感受到了对方的瑟缩,却也不多说什么,身体微微向后退了几步,半跪在梓诺的膝盖处。手臂猛地力将尚未回神的弟弟翻了个身后便掰开了那两瓣挺翘的臀/部,其中那个色泽浅淡的入口没了臀,瓣的掩护,更加的无处遁形!

下/体的kuai感太过浓烈,梓诺的眼前泛着的白光一直没能散去。身体猛地被翻转过来,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哥哥手指的指腹已然在什么极为滋润的液体的帮助下探进了他身后的甬道!

意识到那极为滋润的液体是为何物,梓诺的整张脸都涨红了起来,而覆盖在其面上的稀薄冰晶也快凝结而出。

梓承感受到四周猛然冰寒起来的空气,又看了看弟弟涨红的耳根,当下了然的勾了勾唇,但感受到指腹传来的阵阵吸力,但要想在进入,就被卡在了半路进退不得!要想在用力,便听到梓诺不适的闷*哼声。

梓承抿起了嘴唇,眼神变得更加暗沉了。

但一想想也就明悟了,弟弟与他同时辟谷,五谷不出不进已有数十余年,失了本来用处的秘/穴自然收缩闭紧了。此时猛然又有东西想强行将它挤开,自然难如登天!

微微勾了勾手指,指腹不紧不慢的打着转,指尖细细密密的剐蹭着洞壁的软*肉!原本干涸的穴/道猛地往里一缩!大股冰凉的黏*液猛的从甬道中一涌而出沾湿*了梓承的指腹!原本卡在半路的手指像是被狠狠的吮*吸了一下,竟然顺着黏*液往里滑了小半截进去!微微用力往里头挤了挤,梓承的整个手指都被湿*滑的软*肉吸住了……

梓诺身体僵的趴在树洞中,眼角赤红一片,就在哥哥的指腹剐蹭过身体里的软*肉的时候,无数条酥*麻的电流便从他的体内扩散开来!而小腹里更是有一股无法抑制的闷胀感!这是他辟谷以后再未感受到过得……

随后这股闷胀感更是不听使唤的往下涌去,但这股闷胀的感觉却被哥哥的手指堵在了穴内,让他的下腹不自觉的收缩了起来。

梓诺的脸色并不太好,手指已经插/了他的深处,但那股闷胀感却始终无法得到释放,但随着快意的增加,这股闷胀感也只是越来越强烈而已!

梓承的手腕却在这时猛地力!手掌拍打在臀*肉的“啪啪”声混杂着手指抽/液体的“噗嗤”声,显得淫/靡至极!

随着梓承手的愈来愈快,趴在地上的梓诺似是再也无法压抑住喉间的声音,望着前方无声的张大了嘴,而原本趴伏在地的脊背也微微弓了起来,臀*瓣也顺带着抬起了不少!而这一动作却引来了身后更加剧烈的碰撞声!

虽然身体被冲撞的像是一叶小舟,但快意却不可遏止的从甬道扩散到了全身百脉,让他原本冰冷的体温带上了些许的温度!

在他的身后,梓承手下动作不停,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对方淡粉色的穴*口,看着自己的手指快的撞进洞里,又快的拔*出,穴口四周被一层细细密密的白沫覆盖住,只有被手指带出来的殷*红软*肉偶尔从白沫中露头!

而那股被梓承的手指堵在半路的黏*腻液体顺着他的指根溢了出来,顺着梓诺悬空的双桃滑进了对方稀疏的毛中……

下/体硬的胀,但梓承却并不着急,依旧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弟弟的穴/道多年不曾使用,若是贸然进入必定会弄伤对方,他宁可自己在熬一会,也要将对方的身体调整到最适合进入的状态!

中指来回抽*动了几下后便拔了出来,那个淡色的穴/口还出了轻微的“噗”声,像是留恋对方一般!入口收缩间,梓承看见穴*道里深处殷*红色的软*肉不停地收缩着,下/身就涨疼的更厉害,手下的动作却是更加不疾不徐了。

加入另一根手指,被扩展开的xue道很轻松的就将两根手指同时吃了进去,梓承将手指埋入其中却并不急着抽*出。

梓诺却在哥哥毫无所动的时候轻哼了一声,全身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下*身原本半勃的器物也猛然的崩直了!头部更是冒出了些许冰冷的露珠出来!

哥哥却从他的身后分出了另一只手握住了坠在身下的玉*茎,捏着薄薄的表皮撸动着。虽是前后夹击,但梓诺却觉得玉*茎上的快意远远没有体内的快意来的强烈!!

梓承埋在弟弟体内的手指在对方体内轮替轻弹着,每次撞击到那块微微鼓起的软*肉时,身前的弟弟都会忍不住颤抖起来。这块嫩*肉明显与其他软糯的嫩*肉不同,梓承知道这薄薄肠肉的那边是一个极为敏感的器官。

梓诺原本半伏着的腰僵硬的挺直着,双臂撑地半跪在了地上,但他的臀*部却依旧紧紧的贴着身后插/的手指。

梓承朝着那个鼓起的皮肉猛*插了起来,梓诺的肠液便像无法遏制一般的顺着腿*根刘躺下去。梓承眼神晦暗的看着凌*乱的后*庭,缓缓的抽*出了湿哒哒的手指。

手指一被抽*出,梓诺的后*庭就是一空,冰凉一片的甬道无力的收缩着,却始终抓不住什么着力点……不解的回头望向身后,却现哥哥正眼神晦暗的看着他,单手持腿*间的赤红巨物,用蘸着他肠液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搓*着殷*红的头……

“知道如何双修吗?”梓承见他回头,沙哑的笑问。

梓诺看到哥哥此时的状态,耳根爆红之下讷讷的说道:“自是知道……”

梓承闻言便也不再犹豫,向前一倾,硕大的头部便抵在了浅色的入口上,胯部不紧不慢的向前推*送,轻浅的“噗嗤”声后,浅色的穴kou就被拉扯扩大,将整个殷*红干净的头部吞了进去,敏感灼热的头部被一块寒冰猛地包裹而住,饶是梓承也不禁微微抖了抖分shen!

低头看着环绕在他分shen上的浅粉一圈,只觉的分*身涨的更大了!他喜欢看着弟弟的身体一点点将他包容进去的感觉,心里的快感远远的过了身体带来的快*感。

梓承只推进了头部便不急着继续推进了,微一弯腰趴伏在弟弟的脊背处,从身后抱住了颤抖个不停的弟弟。

“很疼吗?”梓承贴着弟弟的耳朵低声问道。声音沙哑异常,尾音也带着些许的颤抖,梓诺知道哥哥此时定是憋的狠了,不禁有些心疼。

梓承并没有得到弟弟的回复,就在他以为弟弟疼的厉害正要抽身退出去的时候,包裹着他的甬道却猛地传来一股极强的吸力,似乎要将他整个分shen吸进去一般!

梓承原本正欲回撤的动作一顿,就听见弟弟压抑的说:“哥哥,你行不行?不行换我。”

梓承闻言一愣,虽说知道弟弟这是在用激将法,但乍一听此话还是有些许的怒意!当下便支起身来,双手握住梓诺的跨步朝他的方向按来。

看着被撑大的浅色肉*膜朝他的分shen根部靠拢,随着缓慢的进入,原本的粉色似乎也被分shen拉扯到了肠内。梓承看着自己的灼热缓缓的被心爱之人的冰寒吞噬,心中的kuai感竟然比分*身传来的电流更加强烈。

直到粗糙的毛抵到梓诺的臀*肉,梓承才重新覆上弟弟的脊背,不再动作了。虽然很想狠狠的抽*插将对方贯穿,狠狠的在对方体内洒下属于自己的热液,让对方吸收自己的纯阳初精!

但感受到弟弟丝丝压抑自己呼吸的动作后,梓承也压抑下了心中这些疯狂的想法,弟弟会受伤的……

梓诺只觉得身后犹如被劈开了一般,那处多年不曾开启,即便做足了前*戏,猛然被如此粗大的巨物打强行打开还是疼痛异常!索性不是哥哥来尝这份苦。

身后的疼痛缓缓过去,一阵急而来的电流就猛地取代了疼痛!梓诺险些呻*吟出声,哥哥的玉*茎不仅很粗且十分修长,此时虽然不动,但也不知道对方是故意还是无意,那头部此时正直*挺*挺的戳在一处极为敏感的地方!

梓承静静的等待了一会,直到梓诺的呼吸慢慢恢复到了正常的频率,体内紧紧绷着的软*肉也缓缓放松的时候,梓承才轻浅的抽*插了起来。轻浅的拔*出,快的插入,就是这么一下,被他搂抱在身下的弟弟却猛地瘫软了腰!

作者有话要说:- -觉得又会被锁。。。。【那是一定得!

qaq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