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小说林蔓蔓

在莫迟等人刚踏入府门,一个下人进来通报,说是外面有一个自称万星楼的人求见,来人还特意说了他姓沈。

莫迟和高达对视一眼,然后又折返向外走去,不知来人与两人心中所想,是否为一人。



莫迟心中一喜,来人正是沈惊天,一别数月,此刻的沈惊天犹如蛟龙出渊,锋芒尽露。

“沈大哥”莫迟和高达齐齐的喊道。

“公子,高兄弟。”沈惊天微微一笑,强抑制眼中激动。

“来来,快进来。”莫迟急忙将沈惊天让进府中。

三人一叙良久,而紫霞却乱的鸡飞狗跳,所有人都在寻找着两个紫衣少年,有心之人,也已经查到两人所在,但都齐齐停在了紫霞城东的一座府邸外面。

“沈大哥叫我紫陌行,什么公子不公子的。”

“咳咳,这是阿婆定下的,规矩不能破。”

“好吧大家还好吗?”莫迟灼灼的盯着沈惊天。

“嗯,大家都好,就是灵烟一直念叨着公子,让公子回去看她,对了,刚刚公子去哪里了?”沈惊天温和的说道。

“高达你说吧。”莫迟看了一眼高达。

其实,高达惦记的是大黑,毕竟大黑还欠他那么多宝石呢,不过,高达还是将刚刚发生的种种说予了沈惊天。

“嘶公子,是不是太莽撞了些?”沈惊天问道。

“呵呵,我不知道流云背后是谁,我只知道流云将这些赌场输给我了。”莫迟眨眼一笑。

嗯?

沈惊天看到莫迟如此轻松,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也微微一笑,虽然与自己的公子接触不多,但公子绝不是草率之人。

“咦,对了,沈大哥来自万星楼,难道……”莫迟上下大量的沈惊天。

“咳咳,是的,公子,万星楼是我们沈氏所开,已经遍布大晋,总部在紫霞。”沈惊天有些自豪的说道。

毫无根基,出山四余月,万星楼开遍大晋,百余家分号,如果有人留意,肯定会大吃一惊,这万星楼隐隐透漏出的财力,令人胆寒。

万星楼网罗天下奇珍,高价收录各种草药,同时也出售奇珍药草,大晋海量的稀世药草正源源不断的流入万星楼,而这些药草不断的朝着某个未知的方向汇聚。

紧接着,沈惊天将四余月万星楼一步步开满大晋的过程大致介绍了遍,饶是莫迟也听的热血沸腾,商场如战场,沈氏这段时间所得丝毫不下于自己南征带来的收获。

“沈大哥这次只有沈三代出来吗?”莫迟难以置信的问道,因为根据沈惊天的叙述,他只提到了沈氏第三代,也就是惊子辈出山。

“嗯,我问过阿婆,她说时机未到,只允许我们兄弟出山历练。”

莫迟嗯了一声,略有深意的点了点头。

“那个,听说公子立功被授了一座城池。”沈惊天期待的问道。

“嗯,不过,还没有确定是那一座城。”莫迟若有所思。

“那样再好不过了,希望公子将伏牛山西侧的落月城争取过来。”

“嗯,我尽量。”莫迟眼中精光一闪。

落月城地处伏牛山西侧数里,乃是一座近二十万人的城池,地理位置较为偏僻,没有什么重要的价值,但距伏牛山很近,此中好处不言而喻。

“沈大哥,身上带真珍宝没,给俺点,皇帝还赏了俺一座城,你要哪里,俺给你弄来。”高达厚着脸皮说道。

哗啦

沈惊天手一抖,慢慢张开,刹时,宝气四射,璀璨耀眼。

“呵呵,高兄弟我要镇南关东侧,建在十万大山以外的那座飘云城。”沈惊天扬了扬手中的宝石,不客气的说道。

“好好,我给你弄来,不过这次的分封城池之中有这些城吗?”高达疑惑的问道。

“如果不出意外肯定有。”沈惊天神在在道。

“哈哈,好,如果有我一定将其弄过来。”高大接过沈惊天手中的宝石高兴的笑道。

看着手中的宝石,各各都是极品,高达双眼精光连连,急忙将之珍之又珍的收了起来。

莫迟灼灼的盯着沈惊天,脑海中飞快的划过一幕幕,不断推演,而后说道:“沈大哥卓绝,紫陌佩服。”

“嗯老大,拍沈大哥马屁,你也想要宝石,哈哈”高达嘲笑道。

“哼”

莫迟狠狠的瞪了高达一眼吓的高达急忙缩了缩脖子,闭口不言。

“哦,公子何意?”沈惊天坏笑的看着莫迟。

莫迟一脸无语,然后推测道。

“万星楼横空出世,迅速搜刮大晋珍贵药草,但是珍贵药草毕竟有限,在这个人人对药草视若珍宝的大晋,想来收获不会像想象中的那么令人满意,所以沈大哥将目光瞄向了十万大山。”

“万星楼看似总部在紫霞,待落月城定,紫霞的万星楼尽是明面上的总部,而落月的万星楼则掌管着整个大晋的万星楼,而且以飘云城为根据,网罗大量武修深入十万大山探索,获取稀世宝药。”

“毕竟距今为止,万古的人类也只是在十万大山外围活动,对于其中蕴藏着怎样的秘密却无人知晓,相信之中流传的种种传说,像沈氏这么悠远的家族肯定有记载。”

“至于,这两座城池为什么在其中,有钱能是鬼推磨,想必这不用我说什么了吧,沈大哥”

“啪啪啪”

莫迟话刚落,拍掌之声瞬间响起,沈惊天满意的看着莫迟,不错是满意,沈氏祖先没有看错人,仅凭寥寥痕迹,居然能够将自己的计划完全推出。

莫迟微微一笑,然后问道:“对了,沈大哥,族人的实力,目前都到了什么程度?”

沈惊天眉头紧蹙,这正是他担心之处,虽说经过了上一次山体宝库内的洗礼,所有族人的身体都发生了质的改变,但有些壁垒却迟迟无法打破。

“惊字辈,出山近四十人,最高也不过易筋后期,一般处于易筋中期,有些消息能买,可有些无价,那些突破境界的药方死死的掌握在某些人手中,无法得到。”

嗯?

莫迟听到此,心中一惊,难道自己从五连山所得的那些突破境界的药方,是本来都存在哪里的吗?

回想起那些已被摸得平滑的字迹,莫迟越发的觉得那些药方应该不是那些巨鹰将士所刻,试想谁会将如此珍贵的药方刻在地上。

想起自己在那间特殊的石室中无意中翻找出来的枯黄手札,莫迟就一阵激动,要知道那上面可是记录者武者突破到五府境界的药方呢

莫迟取出五连山那些药池旁边的药方副本递给沈惊天,沈惊天疑惑的接了过来,激动的浑身一颤,越发的欣喜。

“这,这……”沈惊天手指颤动的指着手中的药方。

“机缘所得。”莫迟仅说了四个字。



“谢谢公子”沈惊天起身一拜。

莫迟起身脚步轻点,瞬间躲过,他很理解沈惊天此刻的心情,有了这些,以后自己的族人兄弟在江湖行走,就会多一份保障,毕竟实力越强,遇到危险活下来的机会越多。

可在莫迟心里面,这是给自己的家人的,是家人就不需要这么客气,沈惊天看到莫迟躲开,心中略作思量,知道自己太过矫情,欲要说些什么却听到一声清冷哼。

“哼你们两个小子倒好,弄回来一大堆东西,自顾自的在这里喝茶,让老娘忙来忙去”

莫迟和高达对视一眼,露出深深的忌惮,他们两个可是领教过来人那双玉手,毫不留情的拧耳朵,奇痛无比的感觉。

一袭火红长裙,手持长鞭,嗔怒交加,风风火火而来。

“咦,这是谁?”来人刚进门,就诧异的看到房中还有个一人。

“咳咳,如意姐,这是我跟高达的大哥……”

莫迟话为说完,只见沈惊天向前横跨一步,一本正经的说道:“在下沈惊天。”

嗯?

莫迟和高达看着背过去的沈惊天,话说这沈大哥是不是太积极了相处时间虽然不长,但沈惊天做为沈家的长孙,处事稳重这点还是不容置疑的。

而在孙如意的眼中,眼前的之人,一双秀目,盈盈的看着自己,虽只是匆匆一瞥,就赶忙低下了头,但其中流露的莫名情愫,使得孙如意芳心一颤,脸色一白,马上转变了过来。

微微低下头的沈惊天,将自己的情绪压在了心中,再次抬起已是一双清澈明眸,冲着来人微微一笑。

孙如意见此,认为是刚才自己恍惚了,而后也朝着沈惊天笑了笑,柔唇融落雪,展颜现芳华,然而这一笑却使得日后沈惊天遇事不决,每每想起,运筹帷幄。

“嘿嘿……”高达暧昧的笑了笑。

就是高达这愚蠢的一笑,成功的转移了孙如意的注意力,只见一双玉手,直接冲着莫迟和高达的耳朵而去。

“疼,疼,疼……”

两人吃痛之声不断响起,而孙如意对之不管不顾,硬是拖着两人往外走,而沈惊天随着三人身后看着眼前这个火红的身影,嘴角笑意满盈。

“疼,你们两个臭小子还知道疼,看看你们弄来的东西,看你们怎么办?”

“还有外面很多人鬼鬼祟祟的,肯定事主已经知道是你们两个臭小子干的了。”

“喏,两个臭小子看吧”

孙如意边走,边冲着莫迟和高达喝斥,当莫迟和高达走到今天收获,两人也呆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