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侍卫轮公主

那一年,百无聊赖的少年帝王突发奇想,他要去巫蒙山学习巫术。

过惯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生活。如今的安宁,祥和对于一个少年王者来说真是有些乏味。

巫宫的日子太无趣,也太单调。

这果然不是一个从小就锦衣玉食的帝王可以长久的习惯下去的,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云若,决定过一晚就悄悄的下山,离开这里。

敛去了浑身霸气的他,绝对是一个翩翩少年郎,邻家小公子。

谁会想到铁马金戈,踏平东西大陆,令人闻风丧胆的帝国掌权者,卸下那面具,竟会是这样一副慵懒随意的模样。

禁地!

在巫宫有一处禁地,这里是巫宫的大巫所住之地,外人甚至是包括巫宫本身都是不允许进来的。

云若只是知道有禁地这一说。

可就是知道又能够如何?

年少轻狂,巫宫何处是禁地?

本是为了方便下山,他便随意的在禁地找了一处临水之地想要小憩一会儿。

月光皎洁,流水潺潺,暗香浮动……

一切都给人一种静穆祥和之感,原本对月沉思的云若,半睡半醒之间竟然被一阵水声给惊醒过来。

柔和的月光之下,清冷的水面有一美人在沐浴。

光如凝练,待到云若有些呆愣的看着那美人出浴的背影之时,他已经被发现了。

寒光闪过,那美人发梢尤带着滴滴水珠,性感迷人,让人不觉得有些口干,想要一吻芳泽。

“何人胆敢擅闯禁地!”

云若看着放在自己脖颈之上的利剑,笑了。

“月光正好,美人独自沐浴多无趣,不如让奴家伺候可好?”他记得话本里面好像是这样调戏美人来着。

果然,木兮落脸色大变。

弹指之间,云若借着地势一滚,就避开了他的剑锋。看他近前,反而不闪不避,虚晃一招,直接拉下了他还未整理好的衣衫。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会我巫宫剑术?”木兮落身为大巫,对于巫宫的传承自是了解。

看云若的身手,算不上娴熟。但这剑锋的躲避却是出自一家之手。他莫不也是这巫宫之人?

“想知道?偏不告诉你!你来猜呀!”云若拿着自己手中胡乱捡来的树枝,笑意盈盈的道。

木兮落一贯温文,原本也只是想要看是何人擅闯。

既然确定了这是巫宫之人,也就放心了。

他以为这会是那位长老新收下的弟子,自然也是不会伤了他的性命的。只是,看这年纪幼小的少年性子太过跳脱,若非天赋极好,想来也不能入这禁地之中。

禁地之所以为禁地,还是因为身为大巫他要看管这里的一处迷谷,不让外人踏入。

一旦误入,便没有出来的可能。

云若不清楚他身后就是那迷谷的入口之处。

“速速离开,休要违反宫规!”木兮落收回自己的剑,想要转身离开。

面对这个跳脱的少年,他总觉得会发生点什么。

作为看管之人,他提醒的义务已经尽到了。

“别走呀!你叫什么名字?你先告诉我。”云若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比着自己的后宫佳丽还要让人惊艳三分的美人,怎么也不会这样容易放弃。

视觉动物,这点形容云若是绝对没错的。

更何况,这美人很强大,这点更符合他的胃口。

“既然你不告诉我,那我就不客气了!”云若虚幻一招,一个移形换影就要扑上去夺取他手中的剑。

木兮落自是不肯,两人便战在一处。打的难解难分,一时之间谁也压制不了谁。

云若因为身在巫宫的缘故,自是不敢大意。

木兮落则是不想伤人性命,下手也是有所顾忌。

同样年少的二人,一时争胜之心起,自是不愿意先服输。就这样打了几天几夜也是输赢不分。

不知不觉之中,竟然在上空打斗到了迷谷的深处。

“不打了,我累了。美人,我们先歇一歇!”云若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像想停下来再说。

他自是不会认输,只不过是寻找一个机会一击必中。他现在只是现学现卖,使用的招数大都是木兮落使出来外加上他对于巫宫剑术的参详得出来的。

这样很吃力,也很让人不舒服。要不然,早就拿下了这美人。

呜呜~呜呜~呜呜~

周围的声音变得有些不太对劲,云若很敏感的觉察到了危险,难不成这禁地真的是另有玄机?

木兮落脸色一变,他自是知道这里早已经不再巫宫的范围之内了。他们竟然误入了迷谷。

“你……混蛋!”

云若忍住手臂的痛,一手推开木兮落,想要骂他。

他只是看到木兮落背后有一根触角一般的东西很快的闪到他身后,虽然看不出来它想要干什么,总之感觉危险就是了。他眼疾手快的溺杀了那触手,结果却没有躲过他的剑。

剑刃沾血,他虽及时收回,可还是划伤了他。

“这是什么地方?”云若撕开自己的衣襟,将受伤的地方包扎了一下问道。

“禁地!”

“我当然知道这是禁地了。我是问你我们该怎么出去!”云若对于危险的觉察一向是很敏感的,这里的空气之中的颗粒都带着

<forn style="font-size:18px;">   </fon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