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健身房

<h3 id="htmltimu">第二十一章</h3>

月上枝头,四下静籁,兰萱独坐于窗前,看着满月芳华,完美无缺,那一轮明月以它最亮丽的姿态呈现于世人面前,兰萱心中却是一阵烦恼,也许,是该答应元翎的,为了取得他的信任,为了自己的复仇计划,兰萱暗下决心。

元翎喝了少许的酒,今日他急着去见兰萱,便将众人晾在宴会上,自己却来到听雨阁,兰萱以为他今日招呼宾客,该不会来,可是他还是来了,他就这般急于知道她的答案吗,若是不答应,他又会做出什么事呢?

到达听雨阁,四下无人,他今日将侍卫悉数调走,是给她自由,若她让自己失望了,那她这一辈子,就只能被困在这里,他心中默念,兰儿,兰儿,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本王是不想伤害你到的。

兰萱听见脚步声,回头一看,只见元翎面色沉静地走进来。他的眼眸深沉,叫人难以看透他的心思。“王爷不是要招呼宾客吗,为何来此?”元翎黝黑的瞳孔闪动着光芒,“你会不知我来此有何事吗?今日是本王的生辰,希望你的礼物能令本王满意,兰儿,可想好了?”

“王爷可是当真,你我相识不过数日,我是女子,自然将终身大事看得无比重要,王爷给的时间,未免太短了,请恕我尚未决定之罪。”元翎面色顿时一沉,嘴角却笑得愈发张扬,“这般说,兰儿是不能给本王一个满意的答复了?”兰萱见他脸色,知他是生气了,但是她却只能冷静下来,她一言不发,元翎更是气急,一怒之下,伸手拉过她,兰萱毫无预兆地跌入他的怀中。元翎搂紧她,他看见她眼中的不甘,用手抬起她的下颚,兰萱不得不面对他的眼神,元翎的眼神今日异常可惧,充满着嗜血的残忍,她也不敢再挣扎,只是静静地望着他,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她能闻到他身上散发的酒气,喝醉了的男人是疯狂的,元翎将她搂得极紧,仿佛想将她融入骨血,他伏向她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脖颈之上,“你不要逼我,我给过你机会的,为什么不珍惜我给你的机会呢?我的兰儿,你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痛?我的生辰,却是我母妃是忌日,我今日本就难过,你为何还要雪上加霜呢?"兰萱感到阵阵痒,今日的他十分脆弱,以前狂傲内敛的元翎仿佛消失了,面对这样的元翎,兰萱也不得已动了恻隐之心,她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元翎见她反应,心中一阵欣喜,只是将她越抱越紧。月光之下,二人紧紧相拥,却不知,这只是一场游戏。

花园中,一行人走着,元祁见满园的兰花,满心惊讶,他虽喝多了,但他酒量是极好的,他走至一株白兰前,缓缓伸手,抚摸着花儿,他的眼神像是在看挚爱,手中的触觉,仿佛是在接触心中人的脸庞,“四哥府中何事多了这般多的兰花?”一旁的家丁回道:“回五王爷,四王爷今日似乎爱上了兰花,曾近此处百花齐放,可王爷将许多花都撤走了,却寻来了许多兰花,现在这花园,种的大多是兰花了。”元祁看向元瑾,说道:“想不到四哥竟是爱花之人,只是为何是兰花,”元祁心思也是敏锐的,“百花之中,牡丹最为华贵,菊花超脱。兰花高洁,不入凡尘,本应生长在幽谷,才是她最好的归宿。”元祁说着,本说的是兰花,可是却想到了兰萱,若自己当初不执意留她,她现今应该还呆在那美丽的幽谷之中,元祁思及此,黯然之情油然而生,元瑾看见弟弟如此,只是看向空中之月,“往事覆水难收,该忘的还是忘了。”说罢,他向追风招招手,追风立即将他推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