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遮无挡三级动态图

“蝼蚁,你竟敢耍我!”鬼牙恼羞成怒,愤毒的吼道。

手里将鬼之锤砸下去的速度更加变快,更加有力!

“喀磁呲呲——”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那个看似弱小的,易碎的,磨盘大小的符印,竟然挡住了那个硕大的,凌空的鬼之锤!

“这不可能!”鬼牙一点儿也不相信,但是事实证明了一切。

“喀磁!”鬼牙加力,符印裂开一道痕迹,“喀磁!”又一下,沧桑符印更加布满裂痕,“乓!”最后一下,符印裂开。

“哈哈哈,蝼蚁,受死吧!”鬼牙高兴地大笑起来,将鬼之锤向龙枫重重砸过去,在他认为,这是最后一击!

“我靠,这么点距离,这么大的锤子,这么大的力量,要是真的被砸中了……”龙枫瞪大眼睛,微微一顿,继而说道“不死半残啊!”

“蝼蚁,你难道不怕死吗?”高兴之后,看到龙枫面无惧色,皱着眉头喝道。

“嘿嘿,别人,怕死!而我……”龙枫抿了抿嘴,快活地笑道“怕死得很!”

“噗哈哈哈!”在远处的余景天忧心忡忡的我望着这一切,以为龙枫会说出一大堆什么“不怕死”“一死又何妨”的话语,却没有想到,龙枫竟然说“怕死得很!”

“愚昧的蝼蚁呀!”鬼牙憋住大笑,以为龙枫是出的什么奸计,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还是将锤子砸下去。

“乓!乓!”听得两声响,鬼牙先是一愣,然后十分高兴,但继而想到:怎么会有两个声音啊?

“龙枫,真的死了吗?”余景天双眼充血,虽说一人一妖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没多久,却是经历了至少两次的生死,而且,龙枫一死,自己铁定完蛋。

“哈哈哈!蝼蚁终于死了!哈哈哈!”鬼牙兴奋的手舞足蹈,完全不注意形象,左右的扭动着屁股。

一阵兴奋过后,突然猛地浑身经脉胀痛,骨质开裂,面容被痛苦扭曲着。

“该,该死,副,副作用!”鬼牙浑身面部仅存的一点儿血色也消失,如若再这样下去,那么他的肉身就会被魂魄吞噬,好一点儿会成为一个‘半鬼族’,坏一点,就会成为一个行尸走肉,遭人追杀!

“人、类、血、肉!”鬼牙浑身颤抖,一字一顿的说道,更是望向了余景天。

“可恶!”余景天神色凝重,皱着眉头,他在纠结,究竟是跑,还是死!

“若是跑的话,对不起龙枫……”余景天对龙枫的死,十分难受“若是死的话……”他恐惧起来,他并不怕死,他怕的是死亡的恐惧!

“不要害怕,勇敢面对!”龙枫话仿佛又出现在他的脑海,他点了点头,望向鬼牙,拉起长弓,射出了一箭……

“噗——”龙枫浑身染血,无奈的说道“小爷我何曾这么狼狈过?看来还是我太骄傲了,一个半步古仙,一个升仙4阶中期!打得赢才怪,我tmd居然还妄图挡住他的一击!是在是荒唐啊!”

“景天难道是天枰座吗?这么小的问题,两个选择,居然纠结这么久,要是我,直接抄他全家!”龙枫扒开周围的泥土,他被那一锤砸到了二十多丈,出来绝对困难,不过……

“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愚蠢的蝼蚁!”鬼牙随意的拂去拿一根飞**左臂的青木箭,好像这不是攻击,而是有人再给他挠痒痒。

“实力差距太大了……”余景天思索道,随后想起大宽。

“大宽,开启‘炎魔角’!”余景天抚了抚大宽的右角,兴奋的说道,只要大宽的炎魔角开启,管他什么鬼牙还是魔牙,统统给老子完蛋!

可惜……

“呜呜,嗷!”大宽嗷嗷的叫了三声,余景天听得懂兽语,意思是“炎魔角的炎气已经用完了,需要补充。”

“可恶啊!”余景天愤恨的的叫了一声,无奈的拍了一下脑袋。“这样的话,难道只能等死吗?”

余景天绝望了,但他不怕,因为,如若龙枫当初杀了他们两个,不都是死吗!能认识龙枫这样的好兄弟,这辈子,值!

“愚蠢的蝼蚁,居然站着不动,也好,省了我一些力气!啊啊啊……”鬼牙轻蔑一笑,将鬼之锤朝余景天和大宽砸过去,想着现将他们两个砸成血浆再慢慢品尝,然后恢复原体,潜入土霸部落,杀掉石土那个老王八蛋,之后自己再吞食掉他的心头血,突破升仙,成为古仙,一举变成整个土霸的酋长!

然而在蛮牙心里喜滋滋你想着相隔甚远的,憧憬的一幕之时,却接连发出惨叫。

原来是余景天心灰意冷,竟然燃烧精血射出了几支精血箭,精血的腐蚀之力极强,一下子就腐蚀了蛮牙的一小片血肉。

“靠,这家伙不要命了!他该不会是一个傻**吧,这个时候确实要帮我报仇,不过若是我,肯定要先逃走,保住一命,待我强大了,再报仇,他现在燃烧精血,顶多重创他,杀掉他,除非他觉醒了青玉血脉!”龙枫看着这一幕,有一种骂娘的冲动,这余景天也太蠢了吧?!不过,这也说明了他的热血和兄弟之情!

“又是一个不怕死的蝼蚁!”鬼牙冷笑连声,将鬼之锤往后,准备使用出最大的力气将余景天砸死!

“哈哈,该死的小蝼蚁,受死吧!哈哈!”鬼牙极为亢奋,就要挥动鬼之锤将他杀死!

可是……

“诶,怎,怎么扯不动!”鬼牙将鬼之锤放在后脑勺之后,正要有所动作,却惊骇的发现,鬼之锤好像被某股阻力阻挡住了,任凭他力大无穷,也是无济于事。

“妈的!到底是谁?!竟然敢阻止老子!”鬼牙十分愤怒,回头一看,愣住了!

一根修长的青藤缠绕住了鬼之锤,青藤上又有云雾缠绕,再看高一点,青藤的主人是一棵参天大树。

“木,木魁!”余景天一愣,继而眼睛一亮,随后又面如死灰。

首先的一愣是以为木魁死而复生了,感觉不可思议,眼睛一亮是想起了龙枫说道话“云雾之心是一个傀儡之心。”再结合木魁的再生,可以确定是龙枫将木魁炼制成了傀儡,最后的面如死灰是因为自己的鲁莽,如若自己再撑一会,绝对可以不用燃烧精血,现在,生还的几率很小!

————————————————————————————————————————————————

求推荐票,求点击,求传播,求收藏,各种求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