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下面好由

顶着一轮越来越炽热的骄阳,夜小刀也不知道自己扶着断了两条手臂的牛歌走出了多远,只好又一次回头往身后看了过去,映入眼中的却只有两行留在沙地上的长长脚印。ioge

随着夜小刀顿步回头,牛歌也不得不跟着停下了脚步。

许是因为承受了两条手臂被断的巨大痛楚,牛歌此刻脸上苍白得只如一张白纸,看起来一丝血色都没有,十分吓人。

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旁正回头往后张望的夜小刀,牛歌这才现夜小刀那张俊秀的脸上已是布满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显然是这一路上又劳累又被太阳暴晒的缘故。

看着俊脸上汗水遍布的夜小刀,牛歌忽然十分自责,也情不自禁生出一种对自己的巨大痛恨感,痛恨自己的无用,在遇上熊曜后帮不上忙不说,还拖了莫屈和夜小刀的后腿。

一念及此,牛歌忽然一咬牙,猛地用力挣脱夜小刀的搀扶,然后在夜小刀颇显错愕的目光中沉声道:“小刀,我自己能走的,你回去帮莫屈吧,不然凭他一个人恐怕不是那黑厮的对手……”

没想到牛歌会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夜小刀淬不及防之下颇感错愕,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却是扫了一眼牛歌的两条断臂,皱眉打断道:“你自己能行?”

闻言,牛歌神情郑重的点了点头,然而就在他刚想开口回答夜小刀的话时,却突然又看到夜小刀一边扭头四顾,一边说道:“我看此地十分安全,你还是留在这里吧,不然这大漠如此广阔,我和莫屈等会找不到你。”

但觉夜小刀所说极有道理,牛歌一时也无法反驳,只得又点头道:“嗯,那我便留在这里等你们好了。”

这么说着,牛歌果然就一屁股在沙地上坐了下来,一边和夜小刀催促道:“你还是赶紧去和莫屈会合吧,这一路上我就没少见你回头往后看,想来你心里铁定十分担心莫屈那家伙的安危。”

听得牛歌的话语,夜小刀一张俊秀的鹅蛋脸上竟莫名的浮起了一丝红晕,往日灵动的一双眼睛里也露出了窘迫之色。

所幸,夜小刀这一抹红晕稍纵即逝,来得快消得也快,牛歌却是没有注意到夜小刀神情的异样,只面露恨色,在那自顾咬着牙关念叨道:“可恨我不中用,一点武功不会,去了也只是成你们的包袱,不然即便我牛歌双臂被断,我也定然要去和那黑厮大打一场!”

听得出来牛歌言语间对自己无用的痛恨,夜小刀轻轻叹了口气,虽然向来不习惯安慰人,但还是不由得伸出手轻轻拍了拍牛歌的肩膀,正欲开口鼓励几句,不曾想手刚碰到牛歌肩膀,牛歌顿时就龇牙咧嘴的连声大叫道:“哎呀,疼疼疼……”

牛歌这冷不丁的一通大叫,把夜小刀差点没吓得魂儿都飞掉,只下意识就把手给缩了回去,然后这才想起来牛歌被扭断了手臂,自己正好拍中了的是牛歌的伤处。

面上掠过一丝惭愧之色,夜小刀却没有和人道歉的习惯,只强作无事人般厚着脸皮和牛歌说道:“那……那你就留在这里吧,等小爷我去收拾完那黑厮了,就回来找你。”

说罢,夜小刀也不敢等牛歌再说什么了,只双脚升起两只风火轮,赶忙一溜烟就跑了。

抬头看着脚踩风火轮的夜小刀转瞬便远的瘦小身影,牛歌虽然脸上还残留着吃痛后的扭曲神情,但还是情不自禁低声呢喃了一句:“小刀,你要小心点呀……”

……

脚踩风火轮,夜小刀一路上只以自己能达到的最大度拼命往莫屈的方向赶,一张俊秀的鹅蛋脸上布满了担忧之情。

他是真的担心莫屈。

刚才搀扶牛歌离开后,这一路上他几乎就三步一回头,频频往身后张望,希望能够看到莫屈平安脱逃而出追来的身影。

然而,奇迹终究没有生,他一次次饱含期盼的回头,换来的也只能是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失落。

所以,当牛歌提出要让他回去相助莫屈时,夜小刀虽然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什么,但内心里的那种巨大兴奋却只有他自己能够知道。

其实,夜小刀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只知道,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莫屈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绝不能!

这样想着,夜小刀一咬牙,不理身体里的内力已流动得十分迅猛,竟再一次强行让自身内力流动得更加迅猛,只催动脚下的两只风火轮转动的度又快了几分。

然而,这种强行将内力流动提升到最大的行径对于身体是一种极大的伤损,夜小刀却是丝毫不顾曾经在自己师父口中听过的有关于这个的告诫,只宛如一道耀眼流光般掠过了大漠上空,转瞬就消失在天边,那度之快,几乎让寻常人眼都难以捕捉得到!

……

没有想到铁爪熊的身手竟然如此迅捷,莫屈虽然不停的在操纵着自己凝聚出来的那条大水龙进攻着铁爪熊,但一时已是手忙脚乱,有几分难以招架之感。

随着挥动手掌的动作太过剧烈,莫屈额头上的汗珠已是逐渐凝聚成豆大的一点,开始沿着脸颊滑落,滴落在被太阳炽烤得烫的沙地上,顿时就蒸消失,升起了一丝丝微弱可见的热气。

顾不得理会额头上的汗珠,莫屈只依然拼命舞动手掌驭使水龙进攻铁爪熊,即便他明白自己这个举动是徒劳的,但他一时半会也只能采取这么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去抵挡这一头恐怖的铁爪熊。

看着满脸是汗,盘腿坐在地上手忙脚乱的莫屈,熊曜何等样人?自然也是看出来了莫屈的水龙被铁爪熊击溃只剩下了时间问题,于是不由得嘴角轻扯,露出了一丝得意的讥嘲,只在心内暗道:“这小虽然练武天赋惊人,但看来这十八水龙掌的火候他还没有掌握好,他凝聚出来的这条水龙也只是虚有其表,他自己亦尚且无法熟练如何操纵水龙御敌的本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