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乱奷34

王金说完,一屁股坐到凳子上,翘着腿,不停的抖动,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也不看他们三个,歪着头,抽着烟。

文普右手使劲握住手掌中的打火机,一股无名火从脑门升起,肖疯听到王金这句话扭头就出了门,一脸怒气,孙圣脸色不太好,愣愣的看了王金几秒钟,突然笑了。

“金哥,你这玩笑开得有点不合适了吧,我们是来认你做大哥,向你学习如何在社会立足,并不是给你当打手的。”

王金听到孙圣这不温不火的话,立马从凳子上起身,从他起身的那瞬间,整个人的气势突然就变了,眼神冷冰冰的,盯着孙圣,然后伸出右手,右手食指狠狠的在孙圣的胸口撮了两下,孙圣微微摇晃了一下,稳住了身子。

“小子,做小弟,就要有做小弟的觉悟,不是你想干嘛,而是我让你干嘛,懂吗?”

“无怨无仇我干嘛砸人家店去?人家那店老板就一姑娘,还能招惹到你什么?是,你是大哥,可并不代表我们没有拒绝你的权利,违背道德的事儿,我们不干。”文普还是没能憋住,冲着王金就一顿道理。

王金没有说话,向前靠了一步,伸出手就准备抓文普,孙圣把文普往身后护,看得出去王金有点生气,这时候外面的冯洵和肖疯听到动静也冲了进来,王金看着这小哥四个,气得笑了出来。

“不管你多大的哥,动我兄弟,那就是错。”

冯洵进来就怒气冲冲的对着王金说。

“草泥马的,几个小逼孩子,怎么的,老子逼你们跟我了?我看你们就他妈是来找事的!”王金指着四人,一边往里屋走了进去。

一眨眼功夫,手里就拿着一把砍刀走了出来,另一只手指着四人。

“四个小狗日的,老子今天全他妈剁了。”说完提着刀就冲四人走了过去。

孙圣一看事儿大了,大吼一声“跑。”兄弟四人冲着门外就跑了出去,王金追到了店门口,右手放在背后虚掩着,毕竟再牛逼也不能大白天拿着刀在大街上追人阿。

“不是那么牛逼嘛,过来呀,跑你爸爸阿,真他妈晦气,四个傻逼。”王金站在店门口,皮笑肉不笑的狠狠的看着文普四人。

兄弟四人也不搭话,就那么远远的看着王金,这时候就看到从王金上面一家店里面走出来两人,两人都是运动服,运动鞋,挺干净,一高一矮,矮的那个双手插在裤兜,高的那个双手放在衣兜。

两人向着文普四人方向走来,在王金店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两人都挺诧异的看着王金。

“咦?金老板,这是干嘛呢?”矮的那个男孩开口了,而高的那个看着就挺安静,点上烟抽了一口。

王金扭头瞅了一眼,然后转过头,又指了指文普四人。

“被这四个傻逼玩游戏了,我操他妈的,幸好是白天。”说完往旁边吐了一口。

矮个的男孩往文普那边一看,更诧异了,想了想也没多问,摸出包里的烟给了王金一支,接着开口说道:

“给个面子,这几个小孩我认识,有过接触,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看成吗?”

王金拿下放在嘴里的烟,使劲看了看矮个的男孩。

“你跟阿乐可不收弟弟吧?”

“切,想哪里去了,没那心情,麻烦,就认识,事儿都到这来了,给我撞见了,我能不管吗?要不这样,你看我也不知道他们把你怎么得罪了,干脆都算我这里,我给你道歉,你看满意不。”

王金听到这话,脸色一下就变了,立马摆了摆手。

“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怎么办,算了就算了吧,其实也没多大事,行了,你们玩去吧,我还看店呢。”

说完回到了店里,坐下继续斗地主。

这时候高个的男孩斜着眼瞟了眼店里的王金,抽了口烟。

“你跟他用得着这样的态度?”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矮个男孩摇了摇头,轻轻的笑了笑。

“做事,得讲理嘛。”说完奔着文普几人就走了过去。

当他俩出现的时候肖疯就认出来了,分别是谭傅麟和李史乐,兄弟四个也朝着他们走去,谭傅麟挺高兴,朝着四人脑袋就一个一巴掌打了去。

“哟,能耐阿,站在都跟社会上的搞了?”

“你看我们跟他搞了吗,就他妈有那么点想法,他就拿把刀在身后放着,完完全全是他吓唬我们。”肖疯一脸铁青,特别不爽快。

“对,我还真没见过这种不讲道理的人,我们好心好意拜访他,他倒好,几句话不入耳就拿刀,真是够了。”文普也跟着说。

“采访他?你们采访他干啥?寻思着以后买电脑给你们打折?”

“那不是前面干了一高一的小子,然后他背后有人,我们就滑铁卢了,就想着跟个大哥,学学社会经验,听别人说他挺实力的,就来试试呗。”孙圣云淡风轻的回答。

“他?实力?哈!”半天没说话的李史乐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

谭傅麟大概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带着四人来到一家奶茶店,坐着喝了杯奶茶。

这时候,文普和三人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看在看奶茶包装的谭傅麟和李史乐,同时点了点头。

肖疯拉着凳子靠近谭傅麟旁边,拿起奶茶喝了两口,然后摸了摸刘海,有些不好意思。

“额,那个,麟哥,商量个事儿呗。”

“不用商量,不行。”谭傅麟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奶茶包装纸上的一个图案。

“我都还没说呢,我操,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给你再整两个大白腿呢?”

“色诱,贿赂,依旧没得商量。”

孙圣拉过凳子靠近谭傅麟,很真诚的看着谭傅麟。

“麟哥,我们不是意气用事,也不是想让你成为我们的盾牌,仅仅是不想别人动手的时候我们不会不知道怎么还手,你放心,我们不会丢你的脸,也不会扯虎皮当被子。”

谭傅麟视线离开了杯子,瞅了瞅孙圣,然后摸了摸下巴,语气很坚定。

“我跟阿乐就两个人,你们跟了我们也没用,再说了,我们不混社会,所以更不会收小弟,你们有混社会的心思,不如多背背英语单词,社会,没那么好混,你们也不适合。”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不适合呢,哪个孩子生下来就会弹琴写毛笔字,没试过,怎么知道,你哪怕给我们个试的机会,即使最后不适合,那时候至少自己给了自己一个答案。”文普心里急了,这一天真的挺混蛋,兄弟几个看脸色,吃憋,受气,如果最后还没能成功,那真的会给自己的心态一记重锤,人,活着,就是那股子劲而已。

“我说了,我不收弟弟,你们实在要混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介绍一下,但我,真的不行,阿乐就是我大哥,也是我小弟,你们跟我,没啥用处。”

“你要不说这话可能我们还会不纠缠,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四个就赖定你了,除非你两不在街上走,要被我们撞见,就一直跟着你们。”冯洵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浑,说得谭傅麟两人一愣一愣的。

“妈的,你们这是威逼利诱呀,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我说不行就他妈是不行,即使你给我介绍两大胸小腰翘屁股的妹子,那他妈还是不行,老子是个有原则的人,原则!你们懂吗?我要真那么没有原则,我他妈还混个吊阿,该说的我都说了,就这样,阿乐,走!”说完起身就出了奶茶店的门。

李史乐也起身,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酷酷的,然后右手环住了孙圣的脖子,往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然后轻轻的笑了笑,就走了出去。

孙圣看着出门的李史乐,眼神慢慢涣散,然后轻轻说了一句:“真他妈是个有原则的人。”

[小说网,!]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