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嘴视频大床视频全部

早在吴糖亮出半神火的时候,二长老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威胁气息,那是一种让他的灵魂都忍不住战栗的存在,即使隔着几丈远,但他还是能够清楚地感受到炙热的温度,整个人,不对,应该是整个神魂都忍不住黯淡了一丢丢。

如此强大的气息,让二长老根本就不敢小看了那体型瘦小的火焰,正因如此,他才忍不住加快了攻击的速度,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致命一击,因为,他有种很清晰的感觉,那就是如果让吴糖完全控制了这丝火苗,那他即将面临重伤甚至消散的危险。

实力越是高深的人,对于自己的直觉就越是信任,因为多年以来的经验告诉他们,他们的直觉在很多时候都救了他们的命!

正因如此,二长老才更加的震撼!若是此刻他再不明白吴糖先前是隐藏了修为的话,那他这几十万年也算是白活了!因为知道所以更加的震惊,几十万年了,就算是云哲派的掌门以及门派中的那些长老给他的感觉都没有此刻的感受更加的威胁。他顶多从前者那里感受到他们强大而压迫的气息,但是在吴糖这里,他竟然有了一丝恐惧,那是来自对死亡的恐惧。

他清楚地记得,这种感觉还是在几千年前在云哲派的老祖,也就是云哲派的顶梁柱,一位神皇至尊那里感受到的。

难道说,眼前看着很是年轻的女修竟然会是一位媲美神皇至尊的存在吗?

可是他并没有听说过神界又晋升了一位神皇至尊呀?而且此女修显然不是他所了解的神界几大巨头之中的一位。

如此,二长老就更加的不解了。

可是不解归不解,这场硬仗是免不了的。如果吴糖真的是一位神皇至尊,或许二长老还是不顾脸面。立刻低下头来委曲求全,毕竟神皇的威力可不是他能够抵抗的。

可是自从交手以来,他并没有发现对方有着神皇那种强大的实力,反而有种比自己都还弱的感觉,这明显就不符合常理。所以最后他也只能把其归咎于对方的天才了。

或许是某位大能的弟子也说不一定?

不过此刻他显然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就算是大能弟子,他也只能抹杀掉。这仇已经结下了。而且自己又处在优势。灭杀了对方,再抹去痕迹,就算是对方的师傅找上门来。那也说不一定是多少年之后了,而其中,他也不是没有冲击神皇的可能。

二长老双眼迸发出一道道杀意,看着被自己的攻击阻碍了的半神火。目露出一丝不屑,原以为都么高深的存在。原来如此不堪一击,想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随后加紧了攻击,争取一举消灭对方。

战场上岂是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的,稍不留神。恐怕就是神魂破灭。

二长老虽然阅历在那里,但同时在云哲派的安稳日子过久了,以至于连强者该有的谨慎心思都有些懈怠了。而此时他的轻视,也就注定了他悲惨的结局。

若是他稍微留心一点儿。便会发现吴糖的半神火是在接触到攻击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而已。相对而言,他那强悍的攻击,连一点儿波澜都没有掀起,反而有种一触即碎的感觉。就连他接下来的一连串攻击,也是被半神火轻而易举就攻破了。

眼见着半神火距离二长老的距离越来越近,此时的某人才意识到被死亡之神笼罩其中。再也不敢有所保留,直接把最后压箱底的最后一个大招,也就是折敌三千自损八百的大招施展了出来,一部分对准了半神火,另外一部分则是完全对准了不远处明显脸色惨白的吴糖。

却是此刻的吴糖也有些不好受,虽然半神火是受她的控制,但是半神火一出,直接就用尽了她全身百分之九十九的神灵力,此刻的她所谓是连抬手都会觉得疲惫不堪的状态,这就是使用大招的后遗症,或者说是冷却时间?

近在咫尺的半神火接触到二长老的终极一招,停顿很是明显,至少有三个呼吸的时间,但是其威势和颜色亮度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只见它灵动的小身子跳动了几下,似乎是在表示自己的不高兴一般,简单而粗暴地直接把那攻击给击散了,然后直直地冲着二长老的面门而去。

此刻躲闪已是来不及了,二长老只能眼睁睁地感受到那使他神魂都为之震颤的炙热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随后全神魂都感受到一阵灼热、尖锐的疼痛,似乎整个灵魂都撕裂开来了一般,然后意识就彻底丧失了。

同一时刻,远在天外的某个星球,云哲派宗门的所在地,一个幽深的洞府之中,只见盘坐着的中年男子噗地一声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的神态、气质瞬间萎靡了下来,就像是失了三魂六魄一般萎靡不振。只见他面色狰狞,不甘心地朝着右前方的某个星球狠狠地盯了一眼,随后就直挺挺地倒地不起。

没错,此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饶馆馆的父亲,云哲派的二长老,他不甘心,不甘心他堂堂巅峰天神的高手竟然会败给吴糖!他满怀怨恨,恨不得吞了吴糖的血,把她大卸八块!他更是充满了担心,担心他那唯一的女儿会遭遇不测,同时也恨自己的轻敌和大意!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他甚至私心里自欺欺人想到:或许吴糖会忌惮他的身份,忌惮云哲派的名头,不敢对他女儿下手也说不一定!

作者大大忍不住吐槽:屁!人家要是忌惮,至于对饶馆馆下手,以致引出你来吗?人家是傻的吗?难道不会一开始就直接避而不见?

此时的饶馆馆可谓是面色惨淡,整个人都不好了,甚至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麻木地杵在原地,盯着吴糖的眼神都是满满的惊恐。

说实话对于饶馆馆这种贱人,就算是长得有点儿姿色,吴糖也不会表现出丝毫的怜香惜玉,再加上她先前的豪言壮语,已经触及到了吴糖的底线,对于这种人,吴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直接收割了对方的小命儿就是。可是此刻她体内的神灵力消耗得过多,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解决了饶馆馆了。

更何况别忘了当时二长老可是留有后手,最后一击可是分出了一部分朝着吴糖的方向而来的。

眼见着凌厉的攻击越来越近,吴糖自己心里清楚,这下子恐怕事情有些大条了。尽量保护好自己的要害,运起体内那微弱得有些可怜的神灵力,只求把伤害降到最低。

绕是如此,那攻击划破血肉的声音还是清晰入耳,还有她嘴角夺目的丝丝猩红。

看着自己的状况,吴糖不由一阵苦笑,此战至少让她的修为倒退了两层,看来是要养一阵了。不过,对于这种结果吴糖还是挺满意的,毕竟她只是受伤有些严重,但是性命却无大碍。而对方,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啰!

小宝贝看着自家妈咪惨败的脸心疼不已,各种复杂的情绪一一划过心头。

这么多年了,他早已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孩儿了,虽然从身材上来看,依旧是小鲜肉一枚,但被坑爷各种无节操的锻炼,加上自身超高的智商,他可是完全懂得斩草不出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

直接快速的一个闪身,在饶馆馆愣神的档口,以独特的诡异步伐靠近,然后手起刀落,干脆利落。甚至连防抗都没有,饶馆馆就这样陨灭了。

当然,这里的陨灭只是肉体上的,毕竟神人都有自己的第二元神,只要元神还在,那就绝对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所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饶馆馆的第二元神立刻从破灭的肉体当中脱离开来。

依依不舍的看了自己的肉体一眼,凶狠的盯了吴糖一行一眼,然后准备逃离开去。

小宝贝好歹也是身经百战,哪里会连这一点儿常识都没有,直接一个伸手狠狠地把之拽在手中,一点儿逃脱的机会都不给对方留下。

饶馆馆的第二元神狠命的挣扎,嘴里各种骂,各种威胁,眼见着睁不开,又开始惺惺作态,故作柔弱,当真是软硬皆施,只可惜的是小宝贝丝毫不为之所动。

按理说饶馆馆的修为要比小宝贝高出不少,如今却落得个惨败的下场,和小宝贝的突袭脱不了干系。实在是受不了对方的聒噪,小宝贝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接一个用力,伴随着饶馆馆那凄惨的惨叫,她的第二元神从此消散于天地之间,连轮回都没可能,世间再也不会有她的存在了。

围观的群众看着吴糖一行人如此的强悍牛逼,表现如此的强硬,顿时心里忍不住一阵的震颤,同时也在不停猜测对方的身份。当然,最令他们难以忘怀的就是吴糖寄出的半神火了,在那一霎那,他们分明感受到了灵魂的震颤和整个空间的颤动。(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