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工漫画里库番本翼乌

随着“平原城”三个大字出现在视野之中,这一路上马不停蹄的赶路之下,总算是能找到个歇脚的地方,然后好好回复一番因为和那魔修者夫妇大战时造成的伤势了。

“来,多谢大叔,这是三十枚金币,拿好。”

韩潇背着于芊儿,跟馨儿一同下了车,递给车夫一小袋金币。本来此次的费用只是二十枚金币罢了,但是介于这位老实憨厚的车夫一路上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情报,还显得非常热情,韩潇便多给了十枚金币。

“多谢客官,多谢客官。”,接到这一小袋金币,车夫笑的合不拢嘴,连连称谢,然后驾着马车朝着来路离去了。

“百宗域么?我倒要看看你能混乱成什么样子。走吧,馨儿。”

韩潇随即,拉着馨儿他进了城门。

进了城门,一路向前,不多久便看见了街道。街道上人来人往,衣着各异,商队更是比比皆是。这座城虽然不大,但却是俨然一个小型交通枢纽的样子。

“驾——”

正在韩潇四下张望间,忽然一阵狂风袭来,然后一个粗矿的汉子带着一队人疯也似的从街道那头疾驰而来,正是韩潇这个方向。一路横冲直撞,撞翻了不少路边的摊贩,然后引起一阵阵的哀怨声,但是却并无人敢于大声开口指责。然而,四下充填飞起的各种簸箕之类的东西和哀怨声却并没有对驾着马儿的几人产生丝毫心理负担,反而是畅笑淋漓,仿佛非常享受这种感觉。街上原本的行人见那马队疾驰而来,皆是纷纷逃命死的往两边一躲,生怕被其撞上。

本来,在人流量颇大的街道上,街道中心正在东张西望的韩潇和馨儿两人倒是并未显得有丝毫特殊,然而如今。街上行人条件发射一般的纷纷往路两边一退,韩潇和馨儿却依旧是矗立在街道中,有种鹤立鸡群之感。

虽然因为四下张望,没有太过注意到从侧面疾驰而来的那一队人马,但韩潇还是在那马儿冲至周身时瞬间反应了过来,然后闪电般揽起馨儿的柳腰往怀中一收,快速退后一大步。如今的韩潇换了一身整洁的白衣,看不出有丝毫伤势,但是体内灵气的匮乏和严峻的伤势却是让他这一步的速度并不显得让人难以置信,只是看看抵达一个安全区域罢了。

“驭——”

驾着马儿的人马冲至此处。领头的一人在韩潇撤离的一瞬间狠狠的一拽缰绳,顿时马的前蹄顿时扬的老高,嘶鸣声从马儿的口中传出。后方的驾马之人也赶紧使劲一拽缰绳,止住马儿。

“小子,你不要命了!”

止住马儿的为首一人“噌”一声拔出腰间长刀直指韩潇,大声的喝骂道。

这边的动静立马引起了周围人们的注意,皆是纷纷投来目光,只是那种目光却是充满了不怀好意,一副等着看戏的意味。

“居然挡了这煞星佣兵团的道。这小子怕是要倒霉了......”

“是啊,这么小的年纪,也难怪没什么眼色,刚来的吧?”

“身边的那女娃真漂亮啊。这身段,啧啧,这么丰满,真是尤物啊......”

“是啊。背上背着的那个也不错嘛......”

......

周围的人纷纷远远的围了上来,然后指指点点。

缓缓围上来的人群似是更加让那领头的驾马之人虚荣心暴涨,当下继续对着韩潇大喝道:“小子。要不是大爷我眼疾手快,你就没命了知不知道。我们可是要去执行重要任务,这在这耗费我们时间,快点拿出五百赔偿金。不然的话......”。

男子摸了摸下巴,然后将手中长刀狠狠的在空中比划一番,响起阵阵破风声,随即陡然双眼一横,怒目大喝道:“不然老子砍了你的双手双脚!”。

男子此话一出,周围立马便是又一阵议论,看来这种诈钱的套路已经让周围的人见怪不怪了。

“拿钱拿钱!在不拿钱,就算我们老大仁慈之下不动手,我们哥几个都会要你好看!”,后方的几个驾马之人非常和时宜的大喝出声。

几个骑着大马的壮汉举着刀对着一个站在地上的年轻下伙子怒目而视,这般阵仗,莫说对方是个小伙子,就算是个成年人也绝对会被吓趴下,不得不服软交钱了。

轻嗅着来自刀刃上的淡淡血腥味,韩潇不由得眉头一皱,这样无缘无故的被诈钱,确实是蛮让人气氛的。随即轻拍了拍早已躲在韩潇身后的馨儿,示意后者不要害怕。

五百金币,虽然已经不少,但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更何况如今自己的身体状况并不算好,更何况还要保护馨儿和昏迷中的于芊儿,所以微微思量一番之后便想先忍了。

不着痕迹的摸了摸所在袖子中手掌上的纳戒,一袋金币从袖中滑落至手掌,韩潇便欲交给那人。

谁知就在韩潇刚欲交出金币的这一瞬间,那领头粗矿男人身后的一个感受感人却是将之拍了拍:“大哥,你看那。”。

随即示意粗矿男人看向了躲在憨笑身后露出一个头的馨儿。

顿时,一股笑意自其脸上浮现。

粗矿男人瞬间从马背上跃下,然后几步行至韩潇身边,看着韩潇身后的馨儿,狞笑道:“真是个尤物,小子,钱不要了,让她跟本大爷走!”。

说罢,粗矿男人便是将长刀往腰间一插,大手便对着馨儿胸部抓取。

见状,韩潇双眼中瞬间闪现过一抹寒芒。手中的金币瞬间消失,然后狠狠一袖袍挥出。

“啊——”

粗矿男人刚刚伸出手,便是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劲风袭来,胸口便觉有千斤巨石砸中,伴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声,便是倒飞了出去。

“大哥!”

后方的人皆是惊骇的从马背上跳下,大声喊道。

这一刻,周围那些原本准备看好戏的人解释不由得一脸错愕。他们皆是没有看清楚在那一刻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那白衫小伙子挥了挥手衣袖,这个凶名不小的佣兵头头便是痛苦的一声哀嚎,然后倒飞了出去。至始至终,那个白衫小伙子都未曾动一下身形。

“大哥,你怎么样?”

骑马的几人纷纷下马,将倒飞出去的粗矿男人扶起。

被韩潇一袖袍扇飞,着实让这粗矿男人的心里对韩潇生气了些惧意。没想到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小伙子居然能有如此修为,心里着实惊疑不已。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如此年少的小伙轻易的打飞,让着这粗矿男人的脸上着实难受之极。

在弟兄们的搀扶下缓缓站立起来,顾不得擦拭嘴角的血迹,男子深有惧意的看了一眼还站在那里的韩潇,立即感觉到许多异样的目光从周围围观人眼中投射过来。心中的怒火顿时遮盖了理智,对着手下大喝:“给我杀了这小子!”。

“是,大哥!”

“噌噌噌”

几人顿时拔出腰间的长刀,然后纷纷扑向韩潇。

“杀了这小子!”

“杀了他!”

......

随着大喊声,几人毫不留情的挥舞着手中长刀冲向韩潇。

见状,围观众人皆是纷纷后退,生怕殃及池鱼。

“砰砰砰......”

几声很有节奏的沉闷声音响起,众人刚刚回退稳住身形之后,又是双眼瞪的如同鸡蛋般大小。

因为,他们发现,那立在原地的白衫少年只是轻微移动几步,每每随着其手掌落下,都有一个持刀男人被打飞。

“哎呦——”

片刻功夫,原本气势汹汹的佣兵团皆是变成了在地上打滚,满口呻吟声的狼狈样子。

远处那粗矿男人看着这一幕,顿时感到后背发凉,这一次,居然踢到铁板了!

缓缓收回停留在前方的手掌,韩潇将背上的于芊儿往上耸了耸。

“馨儿,我们走。”

“嗯”。

淡淡说罢,韩潇拉着馨儿朝前行去。

沿途,围观之人依旧是一脸骇然,纷纷为韩潇腾出一条人行道。那些在地上打滚的持刀男子皆是满眼惧意的往后挪动着身子,生怕韩潇再在他们身上来一掌,要了他们的命。

韩潇就这样在众人的注目礼之下缓缓离去,只是,谁都没有发现,在韩潇胸膛前的衣衫上缓缓浮现出了一抹殷红之色。(未完待续。。)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