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寡妇疯狂作爱草丛

“嗯——呜——”

“这是?”

听到从院内传出的那断断续续低沉又哀怨的叫声,穆璟言即将推开院门的手停了下来。【无弹窗小说网】

苏小小本慢悠悠的走在穆璟言身后,注意到穆璟言异样的瞬间也听到了院内传出的声音,遂大步上前推开院门,而后惊诧的瞪大了双眸。

夜色下,豆豆横躺在院中间,那间断的悲鸣声正是它发出来的。

“豆豆。”

穆璟言两步跑过去,地上的豆豆似乎察觉到他的靠近,忽的睁开了紧闭的眼,只是很快,那只眼就再闭上,从此再也没有睁开。

“璟言,我们去埋了它吧。”

片刻后,苏小小异常平静的出声,双手却不自觉的紧握成拳,就在刚刚穆璟言跑过去的功夫里,她已经看清了院内的情形,也猜出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毕竟此刻院内的所有东西都完好无损,唯独她今日从山上打回的那些猎物不见了。

穆璟言咬牙回头,黑暗中,苏小小的眼中隐有怒火晃动。

后山溪边,穆璟言自始至终都沉默的站在一旁,没有上前帮忙挖坑,也没有去帮忙掩埋。

“刚刚忘记看看死因了。”苏小小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好些骨头断了,应该是被连踢了几脚,或者被重物连续击打了。”穆璟言深深的睨了一眼那已经掩埋平整的位置就飞快移开了视线。

“是吗。”苏小小轻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她能从穆璟言的声音中听出他很难过,毕竟她平日里都在外奔波,并不常在家,整天呆在家里的他们肯定跟豆豆的感情更好,想到这她扭头道:“这件事,不要告诉我娘她们,如若她们问起,就说豆豆走丢了。”

穆璟言无声的点头,整日跟豆豆嬉戏的苏小艺知道这个消息后会哭的吧?

良久,苏小小无声的轻叹了一下,轻点脚尖,往村中掠去。

穆璟言凝望着她的背影没有出声,既然她不打算让旁人知道,这会儿就肯定不是去找那罪魁祸理论的。

“娘,你别哭了,爹明天就会回来的。”

“恩,爹很快就会回来的。”

苏小小透过半开的窗户看进去,屋内苏彤跟苏峰都围在葛氏身边说着安慰她的话,从她们的对话来看,苏志辉这会儿是不在家了。

意识到这点,她便不再停留,直接返回家中。

只是这大半夜的,他能去哪呢?

莫不是带着那些猎物去换钱赌博了?

毕竟苏志辉他可是远近驰名的赌鬼。

“这么快就回来了?”

院门口,穆璟言环着双臂情绪不明的直视归来的苏小小。

苏小小沉默的点头,进院里开始收拾。

忙活了一两个时辰,才马马虎虎收拾妥当,回过神来发现穆璟言这期间都没有进来。

“你在外面干嘛?”

“没干嘛。”穆璟言闻声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紧接着又说了一句:“今天的月亮真圆啊。”

苏小小抬头看向天际那一轮弯月,忍不住腹诽道:哪里圆了!

“是你叔做的吧?”

“嗯。”

“你要怎么做?”

“还没想好。”

“罢了,以后我来看家,不要养狗了。”穆璟言懊恼的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才进屋,那个时候,如果没有提议让她养狗就好了。

“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听到苏小小宣誓一般的声音,穆璟言即将迈入房内的脚顿住,随即唇角上扬,牵出略显无奈的浅笑,应道:“不过是一只狗罢了,你不用勉强自己替它报仇。”

苏小小微僵,会说出那句话,不过是为了安慰他,眼下的她还并未因为豆豆的死而伤心难过。

至于苏志辉,她是一定会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毕竟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他苏志辉错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如若放在前世,她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动她所有物的人。

“你都说只不过是只狗罢了,又为何要这般难过?”

穆璟言被她问的一愣,豆豆死的那一刻,他忽然想起了一件被他遗忘了多年的事,年幼时,师父外出归来,送了他一只通体雪白的狗,只是在某个清晨,它莫名其妙的死了,他还曾伤心的哭了好久。

随着这件被他刻意忘怀的事复苏,当时那种难以释怀的心情也渐渐变得清晰。

“林大夫,我娘真的没事吗?”

苏小小将何氏从村长家中接回来以后,就立刻去请了林有峰过来,只是他在经过详细的诊脉后,给出的回答居然跟之前一样。

林有峰神色严肃的捋着胡须道:“从脉象来看,你娘的身体的确无恙,可是却比之前更加虚弱,这或许是心病。”

“心病?”苏小小拧眉,对于娘来说,奶奶隔差五的找茬辱骂,她应该已经习以为常了才对,为何会忽然在奶奶上门闹过之后就病倒?

“恩,依我看来是如此,你有空的时候多跟你娘说说话,想办法找出缘由,才能对症下药。”

“恩,有劳了。”

送走林有峰,苏小小尝试着去跟何氏沟通,只不过都以失败收场,一旦问起缘由,她就会闭目不谈。

“璟言,我上山去了,家里就拜托你了。”

“恩,你小心。”穆璟言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句,便又挥舞着手中的树枝儿冲不远处跑步的两个小人人吼:“你们跑快点,慢了。”

苏小陵闻言咬牙加快了速,苏小艺却是瘪瘪嘴抱怨出声:“姐夫,我们好歹也是初,你不能严厉了。”

穆璟言眉头不悦的挑了挑,这算严厉吗?

当年他开始跟着师父武的时候,可是比这辛苦多了。

傍晚,苏小小从山上归来,踌躇的在院门口站了好久也没有抬脚走进去,只因她似乎在回来的那一瞬间看到了豆豆欢叫着从院内奔出来的身影,随之心情就变得格外沉重。

“小小。”

听到声音,苏小小回过神来,整理好情绪回头看去,葛氏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双眼浮肿满脸泪痕,连忙问了一句:“婶婶这是出什么事了?”

葛氏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小小你能否借我些银?”

“叔出事了?”苏小小闻言脸色就沉了沉,直觉告诉她此刻葛氏回来找她借银肯定跟苏志辉有关系。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