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做在木马上调教

“呦呵,真有意思了,被淮良侯府踹出来的女人怎么还有铎亲王府罩着?敢问世一句,这风水居老板是您什么人?背着王爷偷摸养的姘头,还是您和其他公哥儿消遣的新丫头?”

人群爆发出暧昧哄笑。【最新章节阅读】

与秦先顶嘴对峙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应该纳下楼雪色的地痞流氓朱大户。

平日里有谁说楼雪色一句不好秦先都要大发雷霆,如今朱大户阴阳怪气话里透着满满低俗污蔑之意,秦先自然怒不可遏,想也不想一脚就朝朱大户肚上踹去。

“你才是姘头!你全家都是姘头!”

秦先人高马大,就算没过功夫也比别人力大分,那一脚卯足了劲儿踹去,只听朱大户怪叫一声,断线风筝似的飞出人群,一撞到七八个围观者。

“打人了!铎亲王世打人了!”人群中陡然传出几声高喝。

仿佛是写好的剧本一样,秦先刚一出手就有人四下吆喝搅乱气氛,很快围观的姓都被其愤怒情绪,一个个红着眼逼近秦先。

“铎亲王世被那妖女迷惑了!那妖女会蛊惑人心!”

“杀了妖女!不能让全城姓都成她的粮食!”

“把铎亲王世丢出去!烧了店,看那妖女出不出来!”

铎亲王府再有势力,秦先这个二世祖终归代表不了什么,平时吹胡瞪眼吓唬一两个平头姓还可以,一旦人多起来,他那点儿气势根本压不住场面。

暖意死守着铺不让愤怒姓涌进,从昨天到今天几乎一直在吵嚷,嗓早沙哑得快要说不出话。见群情激愤,姓们眼看就要受人怂恿闯入店铺闹事,暖意急忙拉扯秦先让他回去,生怕他情急之下真与那些人打起来,势单力薄的,必定要吃亏。

混乱中有人默默挤过人群接近秦先,伸出白皙手掌轻轻推了秦先一下,声音轻而低沉:“带暖意先走,这里我能应付。”

秦先闻声一愣,难以置信低头看去,陡然惊呼:“雪色?!你怎么回来了?”

话音未落秦先就发觉自己做了件蠢事,想要闭上嘴巴已经来不及,周围姓所有目光齐齐转向楼雪色,喧闹人群一下鸦雀无声。

许久,不知何处有人一声咒骂。

“就是她!楼雪色!淮良侯家的妖女!是她施妖术吸食魂魄,害得那么多姓遭了秧!”

楼雪色循着声音寻找到说话的人,是个身穿布衣打扮成姓模样的少年。

在她记忆里似乎曾经见过这张面孔,就是昔日纪纭派去找她麻烦的纨绔弟的之一。

这场谣言究竟从何而来、如何传起、目的为何,如今都有了答案,楼雪色心里明镜似的。

纪纭和楼清兮,这对儿憎恨她的男女仍未放弃报复,一次又一次以这种低级无趣的手段为她设置障碍添堵,如果想要以后能安心追查不受干扰,那么就必须找机会给这两个人一番有效警告才行。

秦先脑里已是一团浆糊,根本考虑不到这么多,听得吵嚷声又起,一把将楼雪色护在身后。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丢来一块石头,秦先眼尖用手一挡,总算没伤到楼雪色,却在他手上留下一道伤口。

不以为意抹去血珠,秦先更严实地把楼雪色藏好,回过头一脸焦急:“雪色,你干嘛跑回来?这些人就是故意来找你麻烦的,你出来不是正中圈套了吗!”

“这件事只有我能解决,你在这里只会添乱。”楼雪色瞄了一眼秦先受伤的手,有些心疼,又有些愤怒,却还是力保持平静表情,“秦先,你带暖意先离开这里。这些人不会听你们讲理,迫不得已的话,我只能用一些特别手段了。”

暖意一急,拉住楼雪色手腕不放:“还用什么特别手段?你看这些疯,他们会给你机会吗?从昨天就一群人堵着店铺喊打喊杀的,非说你是妖孽,连阴阳先生都请来了,就等你回来做法降妖呢!你要是不走,等下就被当妖怪打成肉泥了!”

顺着暖意手指方向看去,楼雪色果然看见人群之外站着一个青衫道袍的阴阳先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居然就是楼清玉起灵那天操持殡仪的那位。

阴阳先生见楼雪色向自己望来,脸色变了变,深吸口气镇定下来,轻咳一声:“诸位,诸位稍安勿躁,待贫道试她一试。”

闹事姓似乎很信服这位阴阳先生,听他开口便渐渐安静下来,所有视线都集中在阴阳先生身上。

阴阳先生装模作样围着楼雪色绕行圈,皱皱眉,煞有其事捏起手指呢喃自语,而后倒吸口气:“就是她,没错,我记得她身上的妖气。那天我在淮良侯府给楼家二小姐办丧,突然见一道妖气自西南方腾起飞来,直直钻进了楼二小姐尸身,然后这妖女就推开棺椁爬了出来!”

那阴阳先生手舞足蹈说得绘声绘色,周围姓听得冷汗连连,望向楼雪色时多了分惊恐。

“先生,快收了这妖孽!可别再让她继续害人了!我娘在床上躺了天夜,我爹都快被吓死了!”

“就是啊,先生!这妖女如此厉害,以后再坑害姓怎么办?你得救救大伙儿,绝不能让这妖女为非作歹!”

围在阴阳先生身边的几个人七嘴八舌催促着,旁边也有不少姓附和,倒是人群前面一个小男孩儿颇为不解,扯了扯母亲衣袖瓮声瓮气道:“娘,娘,这位姐姐穿得好漂亮,长得也像画上的仙,妖怪有这么好看的吗?那个大叔是不是在胡说啊?”

阴阳先生脸色一僵,又咳了一声,捊着羊角须眯起眼:“这妖女来头可不小,你们都别被她迷惑了!你们是不知道,哀山那边阴气重,妖物丛生,其中就有种狐狸精最擅长幻化美女佳人。狐狸精往往生得倾国倾城之貌,却是最凶狠歹毒的妖物,要吃人心的呢!还有啊,她后面那只胖胖的,也是跟她一起来害人的,野猪精!”

“我看你才是妖怪!你个又老又丑的山羊精!”

暖意唾了一口,脱下绣花鞋直甩过去,啪地在阴阳先生脑门上印下个清晰鞋印。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