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衬衫搭配毛衣

[综]妈妈才是大Boss最新章节。

叮咚——

“来了。”棕发碧眼的女性穿着围裙举着锅铲,急急忙忙地打开了玄关的大门。

“啊啦欢迎,小礼奈。”

戴着贝雷帽的龙宫礼奈将手里的饼干递了过去,乖巧地打招呼。

“早安,藤原阿姨。”看到对方手里的锅铲,笑了,“我好像来得正是时候呢。”

“那就快去洗手吧,抚子马上就下来了。”

享用完可以让心情指数up30%的完美早餐,抚子拖着行李箱跟花耶告别。

“那我们先出发了。”

“等我收拾完了就过去,今天的演出要加油哦~”

私立浪漫高中,是一所位于大和C2区的普通高中。而今天,正是这所学校诞辰一百周年的日子,在校方大手一挥不计成本的豪放作风下,今年这本就精彩纷呈的学园祭变得更加难以控制了。

不仅每个班的模拟店做得越来越脑洞大开,那些原本被经费制约的社团今天也卯足了劲要为观众献上一场完美的表演。

在全校热情洋溢的背景下,美术部想搞事但是搞不起来,最后还是办了个部员作品展。虽然部长人前不悲不喜人后黯然垂泪,但身为普通部员的佐仓千代却很开心。

这样她就有更多的时间可以跟没有部活的野崎君一起逛了。

简直是天赐良机!

然而找不到野崎君的话一切都免谈。

此时,摇滚乐部的部室里,一群五大三粗的大汉中,一位身形纤细的女性毫无违和感地混在其中。不仅如此,这位娇小的女性身上还隐隐透着股王霸之气。

澪田唯吹,摇滚乐部的初代部长。

此时,她正一脚踩在椅子上,一脚豪放地踏上了会议桌,而后长手一挥:

“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打败轻音乐部!”

“哦!”

“要让她们知道,摇滚才是王道!”

“哦!”

“我们才是音乐性的代言人!”

“哦!”“太棒了!”

“嗯?”所有人转头,“是谁?”

不知何时,一个可以跟兄贵们分庭抗礼的高大男生毫无格子衬衫搭配毛衣违和感地出现在了部室之中,拿着笔记本和笔,兴冲冲地看着他们。

“啊,请不要在意我,你们可以当我是一只路过的河童。”

为什么是河童……

“比起那种事,你们刚才说什么打败轻音部……是怎么回事?”

“喂,这是我们跟轻音部的内部恩怨,跟你没有关系,快出去!”

“恩恩,原来如此,社团战争吗?请问你们跟隔壁轻音部到底有什么宿怨,可以跟我讲一讲吗?”

“什么?新闻部的取材吗?”女部长跳下了桌子,坐了下来,将两手在下巴处交叠,深沉地说:“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故事,你确定你想要知道吗?”

“是的,请务必告诉我!”

十分钟后,佐仓找到了这里。

“啊,澪田学姐,有看到C组的野崎君吗?”

打扮花哨的摇滚乐部部长不耐烦地龇牙撇嘴:“啊?别来打扰我佐仓,我们现在正在关键时刻呢。”

你说的关键时刻……是指钉草人吗?有点可怕啊今天的小唯吹,佐仓默默流泪。

“野崎……不就是刚才那个来取材的新闻格子衬衫搭配毛衣部的家伙吗?”

“咦,新、新闻部?”

“不是吗?一来就问我们跟轻音部的恩怨,说是取材的。”

“啊……那、那就是了。”佐仓汗颜。

“他有说,接下来会去轻音部取——”

“谢谢!”

等着我啊野崎君!

几分钟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轻音部的部室外,佐仓气喘吁吁地拉开了那扇大门。

“所以说草莓就应该最后吃才对啊。”

“才不是,必须要第一口吃掉才行啊!”

“呜呜呜我的草莓……”

里面乱作一团。

唯一一位注意到她存在的金发长卷发的学姐起身给她也倒了杯红茶,然后就非常自然地拉着佐仓坐下话起了家常。

等到两人聊起下午的逛店计划时,莫名就被这里的悠闲节奏同化的佐仓才猛然清醒过来。

“不对,我是要找野崎君的才对!”

“野崎君?”平泽唯歪头凑了过来,“刚刚他好像有说要去戏剧部取材来着?啊,小千代,你今天系的是白色的蝴蝶结呢,好可爱啊,可以告诉我是在哪里买的吗?”

“啊,这个其实是去年圣诞节的时候,人家送的……”佐仓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嗯?难道说……”秋山澪一把抓住了少女的双手,“是恋、恋人送的?”

“诶诶诶?不、不是啦,是朋友,是朋友送的。”

“哎呀不要害羞吗?”“给我们说说呗~”“各位学姐,说好的彩排呢?”

一片起哄声中,唯一一个认真的声音就这样被无视掉了。

于是等佐仓千代终于回想起自己本来的目的时,又是1个小时过去了。但好在小千代从来不知什么叫放弃,带着对自己的绝望哭着跑向了戏剧部的准备室。

“打扰……哇啊……”

巨大的背景板倒在地上,绿色的颜料桶在背景板正中央的位置倾倒下来,直接让这原本古朴典雅的背板成功便成了一片草原。在场所有的戏剧部成员都黑了脸,沉甸甸的视线直指破坏事件的罪魁祸首——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部长。”说罢还无辜地眨了眨眼。

“鹿岛!!!!!!!!!!”

戏剧部部长堀政行瞬间化身暴龙,被他身边的部员死死地拽住。

“部长你冷静一点啊!”

“放开我我这次一定要打死那个家伙!”

“堀部长,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处理这块背景板,”刚刚从衣物准备室里出来的是大道寺知世,只要一眼她就完全明白了此时场中的形式,“下午两点就要演出了,再不弄就来不及了。至于鹿岛同学嘛……”

躲在她身后的鹿岛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死蠢,只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等演出结束了有的是时间,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嘛。”

所以,在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来意前,佐仓千代就被用她早就用顺手的堀部长拜托去帮忙修复背景板了。

老好人的佐仓……这一次也没能拒绝掉这个请求。

一边努力帮忙画图,一边默默地内牛。

“真是麻烦你了啊佐仓,下午的表演给你留个最好的位子。”

“没有QAQ”说起来,这块板子看起来很像是平安时代的陈设风格,“堀学长,这次你们部要表演的是古代剧吗?”

“嗯,是《源氏物语》。”部长头也不抬地回道。

“哦哦!”竟然是《源氏物语》啊,“那光源氏……”

堀政行突然抬起脸,给了她一个抱着青筋的黑无常脸,“啊,就是那个该死的家伙。”

“啊啊啊啊……”糟,说错话了!“那、那紫姬是……?”

“紫姬是御子柴。”捂脸。

真是要命,想他们堂堂戏剧部这么多能人异士,竟然找不到一个比御子柴实琴这个男生更合适的人选,简直是奇耻大辱。不,其实他们还是有一个合适的,但那个人她——

“咦?小御御?我还以为会是藤原学姐呢……”

“但是藤原同学她想做乐师,当人型BGM。”生无可恋。

明明连外人都觉得她应该是紫姬的最佳人选,偏偏那个人却要当背景组。

想想就心累。<b

r />

正在他们谈及此事时,一阵惊叹声此起彼伏地响起。随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正巧看到一位身着长袿,以扇遮面的人跟大道寺一起走出来。姿态优雅,长发迤逦,眉梢眼角都是挡不住的风情。

听说这套衣服还是藤原同学的私人收藏,果然比他们的那些戏服要精致许多呢。

“那个,藤原学姐,您真的不考虑演紫姬吗?”仍旧有不死心的部员挣扎道。

“不要,我除了脸哪里跟紫姬搭了啊。”刚刚还风雅的美人,立刻被打回了原型。

“脸也是很重要的啊!”

抚子抬起扇子遮住脸,学自家老师那样给了他一个你看着办的媚眼。

后者直接被电身亡,再起不能。

抚子:咦,怎么跟老师用的效果区别这么大?果然她还没有修炼到家啊。

其实身为BGM担当,抚子又不用上台,根本不需要换上这身衣服。不过按她自己的说法,这样比较入戏。可她倒是入戏了,其他人的准备工作效率却下降了50个百分点。

看佐仓千代神情恍惚地抬头看她一眼,再低头涂一下颜料的模样就知道了!

最终还是免疫力最强的知世十分读空气地把抚子拖走了,让她换了个地方酝酿情绪。

松了口气的堀政行部长长出了一口气。

大道寺同学,你的恩情我们不会忘记的。

“不要再磨磨蹭蹭的了,道具组再去检查一下其他的布景,服装组去把衣服拿出来,时间差不多了,该开始换装了。负责化妆的也别出门了,等换装完毕就轮到你们了。手上没工作的就安静地坐着不要捣乱……鹿岛说的就是你!”

“噫!”

于是,在各大社团混乱的准备中,下午的演出大幕拉开了。

“第一个出场的,是戏剧社,演出的剧目是《源氏物语》。”

幕布拉开,一片黑暗之中,一道清越的笛声响起。

天光初开,鹿岛扮演的光源氏身着一袭雪白的狩衣出现在台上,独自一人跳起了青海波。

“桂殿迎初岁,桐楼媚早年。剪花梅冈下,舞燕画梁边。”

源氏物语的原著涉及了漫长的时间,作为舞台剧自然不能演出所有的剧情,于是剧本大手柳泽奈绪子将其改编得面目全非之后,成了围绕着光源氏和紫姬之间的爱情故事。

初遇时的惊慌与怜爱,相爱时的两情相依,最后是光源氏有了别的女人,紫姬嫉妒成疾最终病逝后光源氏的出家。

台上,光源氏抱住紫姬时,紫姬脸上那因窘迫和害羞而晕起的红霞实在是太过自然,太过传神,以致于除了总在出戏的佐仓以外,其他人几乎都沉浸到了这浪漫的一幕中。

最后,光源氏因为自己的多情得到惩罚,最心爱的紫姬郁郁而终时落下的悔恨的泪水,无不让在场的众人动容。

随着那哀婉悱恻的笛声终结,画面定格在了光源氏的背影上。

“当年窥面影,以此恋秋宵。今日瞻遗体,迷离晓梦遥。”

戏剧部的演出至此圆满结束,无惊无险一帆风顺,不枉费大家准备了这么久。约好了晚上一起吃大餐庆祝后,众人原地解散开始彻底放松起来当个快乐的观众了。

礼堂侧门外,抚子找到了专程等在这里的花耶。

“辛苦了,演得太棒了,妈妈好感动啊。抚子的笛子也是,越来越厉害了呢。”

“你太夸张了啦,我还比老师差得远呢。”

“怎么会呢,在我眼中,抚子永远都是最好的!”

少女白了自家傻母亲一眼,开心地笑了出来。

“接下来出场的是轻音乐部,她们以‘音乐才是强国源泉为由’建立了轻音乐部,打算为了世界和平成为偶像。”

此时,礼堂内传来了这个槽点满满的报幕词,接着就是哄堂大笑。

而音乐声一起,观众们自然而然地就安静了起来。

抚子拉着花耶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耳边响起了礼堂内传来的元气四射的歌声。

【没有你我什么都做不了,想吃你做的饭。】

【如果你回到家里,我会带着最灿烂的笑容拥抱你。】

“花耶,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谢谢?”没有看向身边那个熟悉的人,抚子靠在椅背上,仰头望向蔚蓝的天。

【没有你我连道歉都做不到,想听到你的声音。】

【只要能看到你的笑颜,我就别无所求了。】

“嗯?怎么突然跟妈妈说这个?”花耶与抚子不同,她永远都会用安静而温柔的视线注视着她,从未改变。

【只要你在我身边,勇气就油然而生。】

【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这份感情想要传达给你。】

“只是突然想到了。”抚子转过头,认真地凝视着花耶的眼睛,说:“一直以来,都是你包容我,照顾我,爱护我,我想认真地道一次谢。谢谢你花耶,你是最好的妈妈。”

“抚子……”

【不论天晴,还是下雨,你都一直在我身边。】

【闭上眼睛,你的笑容永远那么动人闪耀。】

“我最喜欢花耶了!所以不能光我一个人这么幸福,花耶也要幸福才可以的。”

“你在说什么啊,陪在你身边,妈妈很幸福啊~”

【没有你我什么都不会。】

【本想等你回来给你一个惊喜,却连砂糖和酱油都会分不清。】

“我其实一直在想,一直一直在想,如果花耶有愿望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愿望。但不管怎么想,结果都会绕回我自己身上。”

“那是当然的啊,因为对于妈妈来说,抚子是最重要的嘛。”

【只要看到你就想撒娇,一定是因为你太过温柔。】

【总是从你身上获得无数,却不知该如何回报。】

“所以我决定了,如果花耶的愿望是希望我能够幸福的话,那我的愿望就是希望花耶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你知道了?”知道她不可能永远在这里待下去的事实。

“嗯,在花耶以奥菲利亚的身份出现时,我就想到总会有这么一天的。毕竟魔女是这世间最自由自在的生物了嘛。你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理,就代表你的一生就将为此而活,这就是魔女的宿命。”

终结的魔女,意为为所有犯下罪行的魔女带去终结。

所以奥菲利亚总会踏上旅途,而抚子作为这个世界的支柱,注定不能跟她一同前行。

【本以为这些日子会一直一直持续下去。】

【但抱歉,我现在才发觉这一切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对不起抚子,妈妈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没有哪个世界里,母亲会陪伴孩子一辈子的。孩子总会长大,学会脱离母亲的羽翼,学会独自生活。我已经18岁了,已经从拯救世界毕业了。虽然之后还是会继续在联盟工作,但再也不是赶鸭子上架了。所以你不用跟我道歉,而我也决定再也不对你道歉。因为我最想听的,一定也是花耶最想听到的话。”

【首先想要告诉你的是——谢谢你!】

【虽然我毫无自信,这份感情能否传达给你。】

“抚子,你真的长大了,妈妈好高兴,真的……”

“笨蛋,这种场合哭什么。反正我是不会哭的,我已经决定了,要用最灿烂的笑容为你送行。况且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想家了随时回来看看就是了,我会记得经常为你打扫房间的。”

【请不要笑我,请用心聆听。】

【听这首蕴含着我心意的歌曲。】

“谢谢,抚子,你能做我的女儿,我真的很开心。”

【让这份感激,随着歌声送去给你。】

【我会永远记得这份心意,请你一定要听到啊。】

“花耶,谢谢你,我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综]妈妈才是大Boss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