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岳的胯香

免费提供小说清穿之宠妃攻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喜欢本书的话请按ctr1d收藏本站“礼佛殿为五台山五位大师修行之地,到了这一层皆有知天运之能,为了不被打扰只能隐秘而建!”福临说着,我们已经到了前殿,无修大师正在殿中。

“主您是天命所归,前来此处自然是理所当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怕是不妥吧?”知天运,这不就是半仙了嘛!怪不得要藏于深山老林,若是被别人知道了还不得踏平了这里。我心里越的不安,我这样的异类,这些大师看穿我不是分分钟的事

“其实是无修大师想要见你!”福临看着我,看得出他也是有所不解。

我知道!无修大师一定早就现了我的奇异之处,好不容易现这么个异类,当然要好好研究研究

“你无需紧张,无修大师只是说这一切都是缘分,想来这也是你的际遇。”福临轻轻握住了我的手,他对我点了点头,像是在说只要他在,无需担心

我不由自主得点了头,随他一起进了前殿。

无修大师正闭目参禅,看着的确有几许仙风道骨。

“烦请施主前往中居稍等片刻,老衲稍后就过来?”为了不打扰大师修行,我们几乎没有出任何声音,这前殿虽说规模不大,也有几百平米,无修大师竟在我们刚越过门槛便觉了,果真是高人啊

我和福临穿过前殿,除了无修大师,还有其他三位大师一同在前殿参禅礼佛,我只是稍稍瞥了一眼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场!殿内檀香阵阵,琴音徐徐,几位大师果然是懂得享受啊

我被福临曳着进了中居,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厅堂,东南西北四角各是住所,我记得有五位大师,无为大师好像是长期于后窑修行,对于这更为神秘的无为大师我更是升起了好奇心。

“主,为何无为大师一人住于后窑?”

“无为大师在五台地位最高,你之前看到的四位大师均是无为大师的弟。”福临说着熟门熟路得找了个位置坐下,还顺势泡了壶茶。

我被福临的话惊呆了!那无为大师的境界得高成什么样啊!我回想着之前看到的四位大师,看样都是年过花甲,一般这些大师都是看着比实际年轻许多,说不定这些大师都已经年逾古稀了,这位无为大师得多大了啊

我迷迷糊糊得挨着福临坐下,自己真是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的地方

“施主久等!”

刚坐下不久,四位大师便齐齐走了进来,我立刻起身,大师站着我哪敢坐着啊!双手合十一一向四位大师鞠躬行礼。

“小施主不必客气。”四位大师一一入座。

福临在场,哪里有我说话的份,我自动将自己划入了打酱油的行列

“不知几位大师今日相邀所为何事?”福临开门见山地说道。

今日不是我来还愿的吗?怎么变成了大师相邀,

“皇上既然开口,老衲几人便直言了,老衲几人有事相求还忘皇上不要推辞!”其他几位大师均没有开口,均是无修大师一人代劳,看来这几人中无修大师资历最浅,眼前坐着四位半仙级人物,我有些压力山大。

“大师尽管开口!”福临说话间丝毫没有皇帝的架,看得出他对几位大师的敬重。

“三日后就是十年一度的俗家弟甄选之日,本应无为大师亲自主持,奈何无为大师坐关之期未满,还忘皇上代替主持!选出无为大师最后一任俗家弟!”无修大师如实说道。

“朕虽为一国之君,但对于佛道之事,资历尚浅,怕是不能胜任!”福临的拒绝不似推脱,而是由衷觉得自己无法胜任。

“行痴师弟乃无为大师亲任的弟,由你代为主持怎会不能胜任。而且有官家弟参加甄选,老衲几人也是有所顾虑啊!”

福临竟是无为大师的弟!这一重磅消息砸来,其他的对话我基本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了!那么说福临是十年前参加了甄选被选上的,原来福临与佛道结缘竟那么早

十年一届的甄选大会,若是选上,便是以五台山为靠山,得道高僧为师,无为大师看破天机更是一番助力!这等好事肯定会吸引无数为了功名利禄而来的凡夫俗。若是得罪了高官多少会有些弊端,若是福临坐镇,谁还敢说什么,这群和尚算盘打得响亮啊!不过既然来了不加以好好利用不就是浪费大好资源,而且福临又是无为大师的弟,责无旁贷嘛

三言两语后,福临爽快地答应了

有五台山这一助力,福临日后即使有什么危机想来也是能逢凶化吉,四年后不管生什么,总不会太过无解。

“这位小施主,希望你能参加此次甄选!”无修大师此话一出,原本打酱油的我竟成了焦点。

我惊讶之余,连忙回过神来,虽然作为大师的弟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我一不求名二不求禄,三不感兴趣,而且万一有很多规矩这不是要难死我啊。

“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如我这般的人多如蝼蚁,大师谬赞了!”我笑呵呵得推脱道。

“小施主自谦了,你佛缘甚深,际遇不凡,你一入五台无为大师便感知到了,这是他的意思。况且小施主思虑甚重,若是成为无为大师的弟,疑惑自然开解。”

无修大师的话确实打动了我,我想知道的太多

福临一副若有所思得看了我一眼,我一个平凡的小姑娘竟能受得道高僧如此看重,稀奇啊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然小女才疏学浅,若到时被刷下去,还望大师莫怪!”我心想着,各位大师又不会特意为我开后门,能不能过关谁知道呢!而且过不过得了关我还是主观因素啊

“随缘即可!”无修大师破天荒得笑了笑,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被他坑了。

既然达成了共识,我和福临也不便所做打扰,寒暄几句便下了山

“主,你是十年前无为大师收的弟?”对于福临我想了解的太多

“是!”福临坦诚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