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小丫鬟把奶尖送到王爷口中

林总总加起来分别了八年,真正在一起的日子,实在是太少了。

“至于泽雍的帝位,朕不要了,摄政王你要就你拿去,但无论将来小圆是什么身份,她唯一不会改变的,就是我的妻子,这个身份”

“你喜欢小默”宁心有些不确定,在她看来,他们俩是同一种人,心狠手辣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人,萧澈然两次利用自己小默,伤透她的心,宁心觉得他留小默在身边,是因为她背后的泽雍。

“当然”澈然毫不犹豫地承认,“朕以为朕表现得够明显了。”

“的确,明显的是在利用小默。”宁心很不客气地打击萧澈然,她以为自己就够不懂得怎么去喜欢一个人,没想到,英明的凤御陛下,比她还差劲,用小默的话怎么说来着,智商高,情商低。

“本王劝你,真想要小默回心转意就收起算计她的心来,”虽然宁心知道自己也没有资格说澈然,但是以萧澈然这种“喜欢”法,只会让小默越离越远。

“感情是无法用心机来获得的,”宁心说道,“若不是司家与我泽雍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其实司跃凌比你对小默更好,我想你也感觉得到。”宁心这些年收到无数龙腾的情报,也看得到司跃凌眼中的感情,若非如此,当年的小默为何舍弃一切也要跟他在一起,现在明明嫁给了别人,却依然会为司跃凌留下后路呢,更不要说,他们相处了三年,司跃凌也护了小默三年,他喜欢小默,更尊重她。

“那又如何还不是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萧澈然做不到司跃凌那个程度,因为曾经被林亦辰背叛,一夜之间失去一切宠爱荣耀甚至是亲情,所以他选择成为一个掠夺者。

“学学司跃凌,让小默感受到你的真心,或许你们还有可能。本王,给你一年的时间,到时候若小默还是这个样子,本王就带她走。”宁心看不到他们继续下去的可能。

澈然送走了轩辕宁心,开始了他的计划。

当太医调理好宁默的身体,当他和宁默再次发生关系,当宁默再次怀上他的孩子,他真的以为万事大吉了,澈然努力加倍的对宁默好,体贴备至,期待着孩子的出生。

宁默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做一个孕妇该做的,吃好睡好,每天都会散步,不会拒绝澈然的照顾示好,对他也不会冷着脸,对君晴也十分温和。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宁默生下了一对健康可爱的龙凤胎。令澈然龙心大悦,大赦天下,为两个孩子积福。

一转眼就到了两个孩子的满月宴,宁心作为小家伙的姨母,特意从泽雍赶来,当然,她并不只是单纯来看孩子的。

满月宴很盛大,澈然是真的很高兴,在他以为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的时候,宁默却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她从来都没有真心的想留在他身边。

“陛下,这是我和摄政王商议过后,有利于两国的新的盟约,”宁默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就重新开始和自己的皇姐宁心恢复了联络,在她看来,澈然始终不肯放过她,不过还是因为她背后的泽雍,她要让她相信,即使她不在他身边,他的权利也不会受到损失。

“你这是,什么意思”澈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陛下,摄政王已经同意,两国讲和,只要你保证不改变两国的风俗,并且给予龙腾的司家和泽雍的轩辕家以及一干亲缘拥有安稳的生活,这片大陆就真正的属于萧家。”

宁默没想到一辈子汲汲名利追逐权力的皇姐会答应将江山拱手相让,其实宁默并不知道,宁心虽然追逐权利,可是她也厌恶权利。再加上她与初夏和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过一些平淡的生活,是她现在最想要的,所以她拿这份权利作为筹码,赌妹妹的幸福。输了,不过是江山易主,妹妹青灯古佛;赢了,她就可以放心的将妹妹交给萧澈然,自己和初夏可以去过自己的生活。

“所以只要你从此不再打扰我的生活,你就能得到你最想要的一切,而且,”宁默很平和的说道,“林亦辰将军其实一直都很在意你,也很在意君晴,当年她为了救你,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即使你们互有伤害,但我想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所有恩怨都会过去,你不如重新接受她,或者,这三国无数优秀美丽的女子,只要你愿意,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得到。”

宁默字字肺腑,可澈然的身体却摇晃了一下,明显是受了打击,他做了这么多,小圆竟还是要把他往外推,一点机会都不肯给他。她过去明明不是这样的

“轩辕宁默,要我放开你,除非,我死”澈然语气恐怖凄厉,令宁默都吓了一跳,令她不自觉后退了两步。明明她就把他最想要的东西给他了,他为什么会这样的表现

从当年宁默放走澈然开始,宁默就不觉得澈然对她还会有什么感情,她看到的只是一个被权利迷住的君王,她不过是他的棋子。

澈然笑了,笑得有些扭曲,他紧绷的弦断了,这些时日的担忧惊惧,全部变成了现实,他最在乎的人依旧要离他而去,那他做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你,你,你干什么。”宁默被他逼到墙角,退无可退,澈然的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将匕首塞到宁默的手中,让刀尖冲向自己,“来,”澈然指了指自己的心,“刺下去,只要我死了,你就可以离开,再也不会有人阻止你出家,你这么狠心,连孩子都可以不要,杀了我,对你来说,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来呀,刺下去”

澈然握住宁默的手,让她将匕首刺向他,宁默自然不肯,两个人力量拉扯,这么久以来,宁默也终于动了怒,“你放开小澈放开”宁默怎么会是澈然的对手,她眼睁睁的看着刀尖刺入了澈然的身体,瞬间,衣服被鲜血染红。

“来人快叫太医”宁默的平静终于被澈然的行为打碎,慌乱而无助,可是澈然却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他已经陷入昏迷。

在宁默的心里,澈然一直是冷静理智的,永远不会让自己处于劣势,更不要说今天这种自杀行为,可为什么,竟然会变成这样她一直以为离开他,是成全他,可今天他的过激行为,令宁默重新审视这一切。

“萧澈然果然是个疯子”得到消息的宁心,看到失魂落魄的宁默,感叹了一句。这个男人,果真是自家妹妹的劫,“小默,皇姐劝你还是放弃离开他的想法吧,这男人真是爱惨了你,虽然,真的有够不正常。”

“你们俩也不知道前世谁欠了谁的,我一直以为他不过在利用你,因为你的背后有泽雍,可是我发现,我错了,他一年前跟我说,他在江山与你之间,选择你,他宁可你不是泽雍的女皇,也不要你离开他。”

“你们纠缠了这么多年了,到底如何选择,你自己想一想吧。”宁心离开了被药味充斥的宫殿。

宁默坐在澈然的床边,又露出了当年遇到师太时的迷茫神色。

作者有话要说:

、终章

宁默在太医宣布澈然脱离危险之后,暂时离开了皇宫,去了风竹寺。这一次,没有人来阻拦她。她很顺利地见到了主持师太。

“帝后娘娘,”师太的称呼让宁默不是滋味,“师太,您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根本无法了断尘缘出家”

“您的尘缘未了,还是回去吧。”主持说的回去,不是是指宁默的人,还是说她的心。宁默听懂了,终于一扫迷茫,以后的路,她已经知道要如何走下去。拜别了师太,她以全新的心态回到了皇宫,回到了萧澈然的身边。

不过离开一会儿的功夫,凤御皇宫就翻了天。

“找,给朕把娘娘找出来”一睁眼听说宁默出宫了,澈然心急如焚,想起身,结果伤口崩开,推开想要扶自己的宫人,结果狼狈地摔下床。

捂住疼痛的伤口,澈然神色骇人,却冷静了下来,“派人去风竹寺,要是娘娘在那里,就将娘娘带回来,若是她不肯回来,”澈然冷酷地说道,“烧”

“你烧什么”宁默刚一进宫,就被宫人请回宫,却听到澈然在这里大放厥词。本想说什么的宁默,看到澈然这幅狼狈的样子,终究不忍再责怪他。

走到澈然面前,将他扶起来,召御医前来给澈然换药。

“小澈,你先让太医给你看看伤口。”

“我的死活,你还会关心吗”澈然看到宁默,松了一口气,但想到自己以死相逼,她都要离开自己,又觉得十分生气,言语比较冲。

“我当然会担心了,”宁默没想到澈然这么大人了,居然还有小孩的一面,在跟她闹别扭,可一想到,那天他拿刀刺伤自己,她就觉得很难受。

“小澈,我们做个约定吧。”宁默认真的看着澈然的眼睛说道,“以后你不要再做伤害自己的事情,而我不会在离开你和孩子,好不好。”

“现在,你先上药好吗”宁默认了,可能她真的欠了萧澈然的,这辈子要还债,她会对他好。

“你说真的”萧澈然有些不相信,他费了那么多心思也没能让宁默回心转意,他不过受伤昏迷了一下,她就转变了态度

“我发誓。”宁默冲他笑了一下。

澈然的伤很快就养好了,宁默也真的遵守约定,不会无视冷漠地对待他,对待他们的孩子。只是澈然却一直很不安,宁默待他终究还是不同了,虽然对他一直很好,很照顾他,体贴他,他却从宁默的眼里,看不到过去的那种男女之间的感情。

曾经少年的爱恋,随着世事变幻,时间流逝,已经升华成了亲情,对宁默来说,她其实已经放淡了这些爱恨情仇,只是对于亲人,她会对他们好,仅此而已。

澈然最终成为了这片大陆的帝王,泽雍的秘密也在此之前,被宁心埋葬掉了。这片大陆从此以后再无泽雍,再无龙腾。而澈然颁布了新的政策,无论男女,只要是有本事的人,皆可以做官从军从商,婚姻也是如此,强者为主。

二十年后,澈然因病去世,太女萧君晴登基,帝后轩辕宁默了断尘缘,出家为尼。

作者有话要说:  没想到结局终究写成了这样。不过世间之事,圆满者少,珍惜眼前,但失去的时候,也要放手。女主最终选择出家,不是逃避,而是真正看透世情,走上她注定要走的道路罢了。ps还有番外

、番外

“涟,我们的孩子,叫柳慕心,好不好。”聂向晚流着泪,看着这牺牲自己,救了火炎之的男人。

“好,没想到,我柳月涟也会有孩子”因为和中毒的火炎之换血,柳月涟的体内充满着毒素,吐了血,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看着聂向晚微微鼓起的腹部,头一次有了为人父的喜悦之情。

为什么会救火炎之其实不过是因为自己不想活了罢,轩辕宁心没死,可是眼里也看不到他的存在,这么多年,他就像个演独角戏的小丑,让别人痛苦,可自己的痛苦却并没有因此而减轻。

“喂,火炎之,我救了你的命,晚儿和孩子就交给你了这是你欠我的”既然自己生无可恋,不如再最后卑鄙一次,他看得出来,火炎之还是很在乎晚儿的,相信也会接受她的孩子。

无极公子柳月涟,最后是微笑着死在了聂向晚的怀里。

聂向晚埋葬了柳月涟,墓碑上写着“亡夫柳月涟之墓,妻聂向晚立”几个字,她不告而别,回到了她从小生活的封城,将她和父亲的家重新修葺了一番,在这里生活。

肚子越来越大,她的行动也越来越不方便,孩子早产,周围却没有一个人,她差点以为自己会就这样和孩子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见到了正抱着孩子的师兄。

坐月子的这一个月来,火炎之帮着向晚带孩子,又伺候她,向晚心里十分感激。等到能下床了,她就将孩子抱到自己身边照顾。

虽然已经从火炎之手下那里知道师兄是因为自己中毒,也是为了保护自己而给了自己休书,但她已经不是过去的聂向晚,她有了别人的骨肉,成了别人的女人,没有资格在回到师兄的身边了。

“师兄,我可以一个人照顾心儿,你走吧。”向晚并不知道外边已经变天,“那位柳小姐真的很不错,向晚祝你和嫂子,百年好合。”

“晚晚,我想你明白的。”火炎之打断了向晚,“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好,那就再次嫁给我。”

“我会把心儿当成亲生女儿。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让你离开我,遇到了柳月涟。”

“师兄,你不必如此”

“从我小时候第一次在师父家见到你,我就知道,这一生,只有你会是我的妻子。”这是火炎之第一次也会是唯一一次的表白,“我不再是火世子,只是个山野村夫,那么师妹,你愿意嫁给我吗”

人生苦短,花开堪折直须折,想到柳月涟的一生,向晚觉得她应该勇敢一点,毕竟她和师兄,心里都有彼此。

“好,我答应你。”

幸与不幸,有时不过是一念之间。

向晚和火炎之再次成亲了。十年二十年,他们后来又有了孩子,看着孩子长大,成亲,离开他们去外边更广阔的世界。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从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少女到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老奶奶,几十年来,火炎之和聂向晚就这样过着平淡而温馨的日子,然后一起去世。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如此,甚好。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元宵袁萧

那时宁默还叫袁默羽,她与萧澈然还是新婚。

元月十五,元宵节,那天宫里很热闹,但对于默羽和澈然来说,并不是个愉快的日子,澈然又在宫里受到那些名门公子夫郎的讽刺嘲笑,而默羽这个驸马也被人轻视,女皇看到默羽,简直就像看到什么脏东西一样,脸色并不好看。

这样压抑的坏境,让默羽在这个本该合家团圆的节日倍感孤单,她想家了。

好不容易捱到宴会尾声,默羽迫不及待的拉着澈然,逃离了皇宫,回到属于他们的家。

“小澈,我们来过节吧”默羽吩咐下人准备好食材,拉着澈然来到厨房,亲自动手,做起元宵来。

“你也来嘛给,把这个炸好的黑芝麻碾碎,就像这样”默羽兴致勃勃的用擀面杖示范着,然后不由分说的将擀面杖塞到了澈然手里。而她则去弄面粉。

澈然虽然皱了眉,但并没有拒绝默羽。

揉好面的默羽,又来弄黑芝麻的内陷,然后搓成小圆球,并且教给澈然。

搓好内陷,又去搓汤圆皮,最后将内陷揉进元宵皮里,一个元宵生坯就完成了。

两人通力合作,很快弄了很多元宵。最后就是煮元宵了。

热腾腾的元宵,令默羽的心也热了起来。

煮好了之后,先为澈然盛了一碗。期待地看着他,“怎么样,好不好吃小澈”

看着脸上沾着面粉的妻主,澈然不知为什么觉得心情很好,刚刚被人欺辱的不好记忆都被覆盖了似的。他拿起汤勺,将一个圆润的元宵放进口中,很黏很甜。

“不错”得到澈然的肯定,默羽笑开了花,赶忙给自己盛了一碗,心急的放入口中,结果烫到了嘴巴虽然被烫到,但还是将元宵吃了下去,眼睛弯成了月牙,满足极了。

吃完元宵之后,两人坐在院子里赏月。

默羽躺在澈然的腿上,仰望星空,圆圆的月亮挂在天上,不会让现在的默羽觉得悲伤,而是被一种圆满的情绪替代,她也有亲人在身边的不是么。

忽然,默羽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坐了起来,转头,对着澈然说,“小澈,小澈,我发现一件事哦”

默羽显然很兴奋,迫不及待的想要分享,“我姓袁,你姓萧,合起来,我们不就是元宵吗你看我们的名字多好,代表了团圆呢”少女的快乐感染了少年澈然,“对,是这样的。”

“嘿嘿我决定了,以后每年的这一天,都是属于我和小澈的节日”默羽有些兴奋过度,得意忘形,然后主动地亲了澈然的脸颊,“这是承诺哦”

那时的他们怎么会想到,接下来的十年,他们再也没有过过一次元宵节,就像是寓意着,他们无法团圆。

后来当他们终于能好好的在一起,每一年的这一天,澈然和宁默都会在厨房一起做元宵,那时,还有他们的孩子。

澈然驾崩之前,曾经问宁默:“你恨我吗”

宁默回答,“我从来没有恨过你,在我心里,你永远是当年那个和我一起做元宵,陪我走过每一天的小澈。”

宁默出家之后不过三年,也病逝了。那么多年,她以为她早已看透了一切,可是临死之前,却发现,眼前浮现的,是年轻的小澈,微笑着伸出手,来接她。她也是少女的模样,拉着他的手,和他到天涯。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