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

狄清灵机一动,想了起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旋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她曾经做过这首诗,现在也可以算是信手拈来,她瞄了眼时间便迅速写了起来。

那柱香慢慢的即将燃烧殆尽,狄清再也不顾周围的一切,背后的细汗冷冷的冒了出来,终究在最后一刻蓦地晕倒,晕倒前只见到恬静着急的远远地跑了过来。

“小姐!……”

——————

袅袅炊烟徐徐上升,鬼谷山的清晨与山下的村庄没有任何区别,给本就神秘的山谷内带来一丝人气,那日狄清昏迷,没有赶上其后的二试与三试,但只因她的一句庄生晓梦,她被鬼谷山最风流不羁天行尊师破格录取,她成了天行师尊的唯一一个闭门弟子。

不过,以上只是鬼谷山对外的说法,很多弟子都在怀疑天行是为老不尊,看上狄清的美貌,想让她成为双修弟子,不过这也只是内部弟子心中所想罢了,狄清是唯一一个例外,不过她作为唯一的弟子,也让不少人嫉妒。

狄清昏迷了两日,那些暗涌她是不知道的,她醒来只清楚恬静对她更加恭敬,她昏迷当日就被送到了天行地行宫之中。

“师傅。”

狄清在行宫中漫无目的地度日,终于在恬静的带领下,第一次见到了她的恩人师傅,正在钓鱼的天行太公。

说他是天行太公,只因他与姜太公一般,鱼钩上什么都不放,独自坐在一个大石头上,一坐便是三个时辰,人曰“无所事事,爱来不来”的钓鱼精神,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

狄清更是沦为了他的奴婢,在他的要求下,成日举着一个荷叶在他的头顶上举着,据说是遮阳保护着他美貌的娇颜,好继续为她物色第二百二十号师娘,狄清问为何不支撑一把遮阳伞来的惬意,而他回复那样就遮住了他决绝风华的身姿……

狄清在愤愤举着大荷叶脸色跟煤炭一般,在阳光下暴晒的第三天时再一次昏倒,晕倒前心中泪奔,暗叹自己遇人不淑,找了个不着调的师傅,更是有个无数个二的师娘。

狄清再次清醒之时,她被泡在了其臭无比并且密封黢黑的药缸之中,她刚吸了一口,那炭黑的差点儿看不出表情的脸立马变得扭曲,若不是被药养着,她差点儿又晕过去,见自己周身全光,她不得不张开嘴巴,拼尽力气试图喊出声来。

“呀银……”

她声音嘶哑的辨不出意思,听着这话她吓了一跳,愣愣的听着自己的声音,闻着臭气,若不是她心智还算不错,差点儿口吐出了白沫。

这是……怎么了?

“狄清,不要乱动。”

错愕之间,她的脑海中再一次闪过了之前帮助过她的声音,她惊慌的超四面紧闭的空间望了一眼,见四处并无旁人,略微放心的呼出了口气。

“你闭上双眼,慢慢沐浴在药汤之中,再等三日,你便会痊愈。”那声音再次响起,提醒着她刚刚的事情并不是幻听。

我这是……怎么了?

狄清暗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