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好深再深一点动态图

晚上吃了点味道淡的要死的稀粥,一碟子炒青菜,一碟子咸菜,半个洒了芝麻的饼子,若不是夫人已经去了山里,凤槿萱真的以为是夫人当自己杀了她儿子要出手整治她了。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a href="fhttp://www.xin" target="_blank">fhttp://www.xinЫqι.。

吃了味道淡淡的东西,胃里有了暖意,就靠在床上挑灯读书,读没过一会儿就打了瞌睡。

“水……”她恍惚间有些口渴。

一盏清茶立刻递了上来,凤槿萱看到月白色暗云纹的袖口,指若削葱,莹白如玉。

一时间没心思喝茶了,抬眼看见晕黄羊角宫灯照着他的脸,朦胧好看。

“你怎的来了?”凤槿萱睡得潦草,也不知道他不出声来了多久了,“那守门的婆子又去赌酒摸牌了么?就让你这么混进来了……”

“好好躺着吧。”白如卿将书卷抽了去,一看就笑了。

外边的壳子明明是《女四书》,里头却是《蓼斋夜话》。

凤槿萱看着他眼中浅浅的涟漪,心里头好像猫爪狗挠一般不自在,啜饮了一口茶。

“我不见你,很是惦念。”白如卿给凤槿萱掖了掖被角,“好生睡吧。”

头也不抬,在她床边一坐,拿着那本书,扬着满是玩味之意的笑,一页页看了下去。

被人堂而皇之掀了老底,凤槿萱一点困意都没了,僵硬着身子躺在被子里,看也不想看白如卿一眼。

花园子。

守夜的俩婆子看着明灯把一个清俊的身影打在窗上,面面相觑。

“你说什么?那小子又来了?”凤国公的声音从寝房内朦朦胧胧地传出来。

听到咣当的声音,好像是夜壶倒了,又好像是撞到了衣架子。

跪在地上的老管事儿充耳不闻,老婆子瞅了眼老管事儿,也赶紧垂下头不吭声。

凤国公一只脚穿了鞋子,一只脚什么也没穿,跑了出来。

“是,老爷。”看门的老婆子吓得一脑门子的汗,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自从府里接二连三出事儿,老奴替了老姐姐的差事后,就一刻不敢怠慢。奴才看得清清楚楚,是隔壁白相爷家的公子,翻了祠堂院子的墙,混进府里来,摸进了三小姐的屋子里去的……”

这话说得太香艳了。

凤国公气得吹胡子瞪眼。

“你先下去吧。”老管事儿深知自己当年老战友的脾气,叹了口气跟那老婆子说道,“今夜的事……”

老婆子猛地磕了一下头:“老奴都知道,绝不泄露出去半句。”

静悄悄退了下去。

凤国公一屁股坐在了堂屋的椅子里:“这丫头,我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怎么就越是张狂了!前阵子和那个什么英亲王扯白不清,行,是咱们凤家的闺女,不就是个王爷嘛,喜欢就要了,这英亲王来提亲,她又不乐意了,跑去扯什么准姐夫!……这……”

老管事知道凤国公护短的狠,对这男女的事儿又大咧咧看得很开,就什么也没说,给凤国公斟茶。

凤国公一阵牛饮。

“凤三姑娘的事儿不要紧,要紧的是,那封信。”老管事的嗓音十分苍老,在摇晃的灯影中抬起头,他的半张脸戴着一张花纹奇诡的狐狸面具,面具下隐隐勾出一些烫伤的痕迹,面具下其中一只眼睛被烧瞎了,露出可怕的浑浊的白。

“是啊,皇帝他不会真的是因为这么一笔字封了大丫头做公主吧!?”凤国公将那张揉的皱巴巴的题联从袖子里摸了出来,皱着眉头看着,狠狠叹了口气,“又是家丑,又是……那个小丫头。”

管事儿的低下头:“那小丫头如果还活着,今年应该也该有元娘子那般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