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画面一: “王爷王爷已是亥时了该回府了”杨路跟在身边小声提醒道

“放肆死奴才本王才刚來点兴致呢”银若宸眼望着破庙前那个老头设的那盘棋局不耐烦地喝斥道

杨路一听哭笑不得

近日银若宸迷恋上了解残棋听说是与银王妃对弈时屡对屡输屡输屡战屡战屡败恼羞成怒弄得他男人的面沒处擱为了赢回这口气他便出高价在外面花银找高人对弈棋局渐渐上瘾

此时栎阳街头的百姓听说银王爷有这个爱好且赏银丰厚不少略懂棋艺的人都故意设了棋局來等着跟银王爷对弈这对栾棋局收获可不小光对弈一盘就有2o两银若王爷高兴了还有赏银此消息传开來栎阳街头多了不少摆棋为生的霎时对棋之风在栎阳盛行

可不这破庙前有江湖术士为了骗得银两竟然故作高深专设了棋局來等银王爷上勾呢银若宸身陷其中不能自拔这可急坏了杨路银王妃的命令不能不尊啊想这王府里真正主事的可是银王妃啊他可得罪不起

“王爷这可是银王妃娘娘规定的王爷不能过亥时回府啊”杨路哭丧着脸提醒道

正在认真对弈的银若宸听到“银王妃”三个字立马回过神來丢了棋局乖乖地跟着杨路朝银王府走去

杨路暗暗好笑银王爷对银王妃的惧怕可不是一般的了凡事都要看银王妃的脸色行事但凡是银王妃说的他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就要想办法做到

想银王妃一个眼神不怒自威银王爷就要费许多力气陪着笑脸千般讨好哄她高兴

这种事杨路可见多了身为一个聪明的贴身跟班他是宁愿得罪银王爷也不愿得罪银王妃啊因此总是小心翼翼左右逢源尽量把事情做得圆满

画面二:

“王爷皇上赏赐的朝中贡品及",杨路的话还沒说完正在书案前专注练字的银若宸把手一挥淡然说道:“全部交给银王妃处置 ”

杨路听得一愣这朝中贡品好说可是那几个从西域进奉过來的美女就麻烦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随意打的那可是皇上亲自赏赐御赐的啊

杨路头痛不已站着沒动

沒想到银王爷对美人连瞧一眼的兴趣都沒有话说那几个美人可真是与众不同眼睛湛蓝胸围够大臀部够翘更难得的是那万种风情千娇百媚勾得人浮想联翩心痒难耐但凡是个男人都得忍不住多瞧二眼可对银王爷來说竟视作无物般连瞧瞧的兴致都沒有

据说这西域进献的美女一共只有五个其中宋玉帝就赏给了银王爷三个这若是别的男人还不偷偷养在府里玩玩可是银王爷自始至终连正眼都沒瞧下更别说问及了实在无奈皇帝赏赐的东西总不能退回去不要吧那可是抗旨不尊啊后果很严重的

顾虑了这一层青管家思虑半响才指使杨路偷偷过來问王爷的意思的可王爷仍就淡淡一句“交给银王妃处置”就草草了事了这可如何是好

正在为难之时只见银王妃身边的一个丫头跑來急急禀告道:“王爷不好了银王妃在后花园摔了一跤”

“什么”银若宸闻言脸色大变丢掉手中的毛笔朝着后花园飞奔而去

远远便见到寒菱挺着大肚在小兔的搀扶下正在后花园里吃力地走着

“菱儿摔得怎么样了”银若宸气喘吁吁地跑过來抱起了寒菱心疼的连声问道又边责怪道:“不是说了吗要出來散步就一定要让我陪着吗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寒菱被银若宸紧紧地搂着抬头瞧着银若宸满脸汗水紧张的样不由笑道:“若宸哥哥我沒事”

“胡说都摔倒了还说沒事伤到了肚中孩怎么办”银若宸边满脸庄重严肃地说道边用手轻抚着她的肚腹紧张得心都要跳出來了

摔倒了寒菱愣了下刚才走路时确实是被一根伸长出來的树枝拦得跌了下并无大碍怎么就变成摔倒了

一定是银若宸安排在她身边的丫头多事跑去告诉他了为了她的安全银若宸在她身边安排了好几个贴心丫头专门负责向他报告她的状况的这不才刚跌了下她们就迅即跑去报告给银若宸了而且还夸大其辞

府里谁都知道银王爷在乎紧张银王妃因此为了讨好他下人们经常会把她的一点点不快当做大事般夸装地报告给银王爷一來得点赏银二则也是为了讨得王爷喜欢再加上银王妃有孕在身王爷更是紧张得不得了呢

寒菱拿她们无可奈何可她们毕竟是好心又不忍心拂银若宸的意只好听之任之了

当下她苦笑了下轻松地说道:“若宸哥哥我真沒事不过就是被树枝挂了下不碍事的”

“怎么竟然还有树枝挂着你这还了得來人跟本王把那些碍事的树全部给砍了”

“是”府里许多早已随伺在侧的家丁听得银王爷如此吩咐都齐声回道

霎时王府里很多有“犯罪”之嫌的千年大树全都遭了殃

寒菱哭笑不得只得偷偷吩咐他们得饶树处且饶树了

“王爷银王妃说了那些冬枣树不能砍掉结的冬枣要拿到市集卖掉或都赈给穷人王爷那些树还要砍吗”家丁哭丧着脸跑过來朝着银若宸启禀道

银若宸一听是寒菱的意思立即朝着家丁怒喝道:“混帐既是银王妃吩咐的那就听她的还來问本王干吗这府里所有的事都听银王妃的只要她高兴随她意下次再不知好歹全都给轰出府去”

“是是”家丁吓得面面相觑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了幸亏得再來问询下否则就遭殃了当下全都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

“王爷大事不好了银王妃把那几个美人退回给皇上了还写了封信把皇上大骂了一顿呢”杨路听得风声赶紧过來给银若宸禀报道

什么退回去了银若宸怔了下抗旨不遵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还把皇帝佬都给骂了更是亘古未闻啊

银若宸忙忙丢掉手中的书着上朝服朝皇宫奔去

“你这小胆不小嘛竟然抗旨不遵”宋玉帝满脸愠色地责骂道

呵呵银若宸陪着笑脸一个劲地陪不是在宋玉帝面前低三下四地讨饶

“沒想到你这小竟真成了个脓包惧妻到了这般地步”宋玉帝见从不轻易低头的银若宸为了寒菱在他面前像个孙似的点头哈腰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皇叔侄儿是真的爱菱儿不愿伤她的心求皇叔以后别再给侄儿赏赐这些了臣受不起啊”银若宸哭丧着脸连连鞠躬说道

宋玉帝见此笑得更厉害了

“行了若宸朕听说了你惧妻的传闻想你堂堂银王爷不至如此吧就想考验下你沒想到果真如此真让朕大跌眼镜啊“说到这儿拍拍银若宸的肩认真说道:“你这小也沒这艳福享放心吧以后有这种好事你想要都沒有了”

宋玉帝笑容满面的说完想到了什么忙收起脸上的笑正色地说道:“回去好好管教你的妻竟连朕都敢骂无法无天了”

“是是皇上英明皇上放心以后菱儿绝不敢再骂皇上半句若有虚言臣以项上人头做保”银若宸慌忙赌咒誓地连声应道

“走吧走吧”宋玉帝瞧着银若宸脓包样不忍直视当下忍住笑挥挥手让银若宸给退下了

岂料刚回到府里麻烦又來了

“菱儿这真不是我的意思皇上未经我的同意就赏赐了我也无法啊这不接到赏赐后怕你多心马上就命人直接交给你來处置了”银若宸对着嘟着嘴不肯吃饭的寒菱苦口婆心地劝道

“皇上糊涂你也糊涂啊这府里若來了这么几个妖精那我的日还怎么过啊”寒菱跺着脚满脸泪痕气呼呼地说道

“是是 这点我当然明白你瞧我不是沒接个旨吗宝贝你若再骂皇帝夫君我这项上人头不保啊”银若宸搂着寒菱百般安慰讨好地说道:“这些都不是我的本意这次我已给皇上说清了这辈再也不要任何赏赐了皇上也已经答应了你放心以后再不会有此类赏赐了”

“真的吗皇上答应了”寒菱抬起泪眼问道

“当然夫君什么时候骗过你只是以后可不能再骂皇上了我已以项上人头做保了你若再骂夫君就沒命了”银若宸搂紧了寒菱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才差不多”寒菱方才破涕为笑忙捂住银若宸嘴唇搂着他的脖娇嗔地说道:“只要皇上不再赏赐那些妖精过來我又岂会无故再骂他我夫君的人头谁也拿不走的他若敢拿走我就找他拼命皇上我也不怕”

银若宸无奈地笑了二人耳鬃磨厮恩爱异常

果真自此后宋玉帝再沒有赏赐过美人给银若宸银若宸也乐得消遥

此生他有寒菱足矣

凡此种种银若宸对寒菱的宠爱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连宋元帝都被深深地折服了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