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办公室制服系列第二部

滴答!滴答!

呼啸的风,惊慌的喊叫,仿佛在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除了时不时血液滴落的闷响,夜,堪称格外死寂!死寂到从心里感到冰冷!真的很冷!

“为了她.。【无弹窗小说网】。你真下得了手!”绝美女子失去血色的嘴唇刚一抖,蕴含在嘴里的血液仿佛找到宣泄口,欢快的形成一连串珍珠往下滑,然而这些,远远不及心中的疼!

“我说过,谁伤害月儿,我就杀了谁。”男子的声音很低沉,嘴角更是抿的死紧,然而,眼眸中的痛苦却更加旺盛!

心疼的人,又何止一个!

“月儿!”嘟喃过后,绝美女子的眼神骤然一暗,苦涩道:“我的闺名,你就那么难以出口吗?就算我要死了,你都不肯喊一声吗?”

男子的眼神明显更加痛苦,只是,紧抿的嘴唇更无一丝松动。

而这一幕,更令绝美女子感觉绝望!自己这般金贵,论身份、地位、样貌,哪样不如那个贱民!然,心仪之人,却由始至终不曾正视过自己!不甘心,真不甘心啊!银牙一咬,狠狠推开男子,伴随着利剑脱胸而出,鲜血溅洒不休,剧痛之下,双手无力的靠在护栏上。

月光,仿佛染上一层抹不去的哀伤,静静的流淌在如镜的池面上,像哀悼,更像独自tian舐着伤口!波光粼粼之际,绝美女子神情愈发朦胧。

情人池啊情人池!见证过无数神仙眷侣的你,可曾想到,今日,你见证的是一段残缺不全的爱情!

我好恨!!!

猛然侧目,绝美女子神情变得格外凶狠,满怀怨恨的冲着男子诅咒道:“我诅咒你,生生世世与相爱之人不得善终!我做鬼都会缠着你,生生世世,不死不休!”

咔---嚓!轰隆隆!仿佛受到无尽怨气的牵引,夜空竟骤然电光狂闪,闷雷阵阵。

男子的脸色明显一白,呆滞看着毫不犹豫扎进池里的倩影,心头猛然一酸,手一抖,了无生趣将剑锋架在脖子上,而后,猛的一抹,鲜血四溅。。。。。。

呼啸的风消失了!仿佛在一瞬间伴随着突如其来的电闪雷鸣一并化为虚无!然而这些,何潇雨并不曾在意,他的视线一直傻傻停留在那道高挺的尸体上。

那人。。。难道是自己的前世?

陈浮生!

恍惚间,怨灵饱含怨恨的厉啸依稀在眼前,这一刻,他终于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如此称呼自己!

仿佛不愿相信,又或许想要寻找准确的答案,他踉跄的步伐缓缓靠近伟岸男子的尸体,随着颤抖的指尖渐渐接近,瞳孔又是猛的一缩。

消失了?

怔怔盯着空无一人的水泥地面,眼神又是一变,猛然抬头。。。

这里是。。。新人村?

随着失焦的视线逐渐凝聚,他的脸色骤然变得格外苍白,眼前波光粼粼的池面,仿佛在一瞬间变成一头嗜血的猛兽,恍惚间,宽大的池面逐渐形成一张惨白的鬼脸,伴随着两道猩红的血眼暴睁,无尽的怨恨之气化为两支利箭深深刺进他的心里,令其不由自主连连后退。

滴答!滴答!

身后,骤起的滴水声成功令何潇雨后退的步伐一止,伴随着刺鼻的血腥味涌上脑海,他的瞳孔又是一缩,猛然转身,神情变得更加呆滞。

一个人,准确的说,应该是血人!还是下垂的头颅看不清脸庞的男人!

然而,如此突兀出现的男人,却令何潇雨的心猛然一紧,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在心头挥之不去,总觉得,眼前之人格外熟悉,熟悉到直接忽视了那宛如雨下般川流不息的血液。

咯---咯!伴随着骨头爆裂般脆响,血人的头颅缓缓抬高,被血液淹没的脸庞,渐渐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他是?

胸口宛如瞬间遭受撞击,何潇雨颤抖的步伐竟不由自主后退两步,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死死盯着前方之人。那。。分明是。。。自己!

怎么可能?

如果那人真是自己,那。。。我又是谁?

机械下滑的视线猛地一颤,死死盯着那双异常惨白的枯爪。

这,不是自己的手!纤细而干枯,明显属于女子!然而,令何潇雨绝望的是,这么一双不应属于自己的手,竟随着自己的意愿而做出一系列动作。

砰!退无可退的身躯重重撞击在护栏上,不自觉抬高的头颅,竟看见一双满怀怜惜的眼!而这样的眼神,更是令他感到异常刺眼。只是,对方接下来的话,更是令他如坠深渊!

“你已经死了!”

残酷而冰冷的话语令何潇雨心里更冷,真的很冰冷!随着身体一点一点下坠,心头的寒意更甚。神情一凝,绝望的发现,自己竟在古池的最中央,而身下,数之不尽的枯爪仿佛逮到绝世美味般,争先恐后的将即将淹没的身影拉扯得更紧,挣脱不开之际,他不由绝望仰头长啸。

“不!!!”

夜,更深!也更冷!宛如铁石心肠的旁观者,冷冷注视着脚下那道渺小的身影。

而另一旁,同样注视的视线却愈发炽热!李管家虽然不知道何潇雨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起码清楚的知道一点,那就是怨灵已经成功融入对方的体内!紧紧盯着一动不动的身躯,心中的激荡愈发难忍,尽管如此,他依旧耐住性子等待。

是的!只有等待何潇雨睁眼的瞬间,他才能出手!因为那个时候,正是刚好融合而怨灵最为虚弱的时刻,也只有那一刻,他才有一击必中的把握!

只是,等待的人,又何止一个!

看着红潮早已退去,而焦点汇集之人依旧宛如石雕,安老爷子似乎有些坐不住了!心烦之际,瞥了眼一旁若无其事之人,沉声道:“你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你认为我该担心什么?”轻笑过后,老者淡然道:“是担心何潇雨此后无法控制,还是担心让人捷足先登?”

“难道都不该担心吗?”盯着对方毫不在意的模样,安老爷子明显有些不悦。

“不是有人帮我们消除了这些顾虑吗?”随着眼神一凝,老者看向李管家的神情变得更加意味深长。

像是有所觉悟,安老爷子也逐渐平静下来,只是,移开的视线变得更加凝重,似乎在这一刻,对身旁之人更为忌惮。

动了!

觉察到跪地的身躯开始出现阵阵颤抖,连平静的脸庞也逐渐扭曲痛苦起来,李管家的眼神更加炽热,步伐也不由自主向前移动两步。

而作为当事人,何潇雨的痛苦自然不是常人所能体会,随着体内无比冰冷的寒流到处乱窜,意识也完全被吞噬干净,剩下的,只是本能的反应!剧痛难忍之下,他双手猛的抱头,而后,死命对着地面狂磕,血花四溅之际,双臂又不由自主笔直张开,伴随着五指成爪,微弓的双臂朝上往回收缩,与此同时,头颅一个高仰,皱成一团的眉头一松,双眼蓦然暴睁。

啊!!!

凄厉的惨叫过后,身体逐渐上浮,一头乌黑凌乱的发丝开始诡异般渐渐变红,就连死命睁大的眼珠随着不停凸出,以瞳孔为中心,逐渐出现一道宛如蛛网般裂痕,并随之扩大加深,瞳孔诡异般不停蔓延,眨眼间,吞噬了整片眼白区域,鲜红的血液迅速顺着裂缝不断溢出,刹那间,一双原本乌黑深邃的眼球快速变成猩红血眼,那分不清眼瞳眼白的眼睛,此时竟有种令人不寒而栗的阴森恐怖!怨气闪烁之余,煞气直冲九霄。

机会!

当这个念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蓄势已久的李管家动了!只见他双手重重一拍,暴喝道:“混元无极,乾坤借法!”伴随着身体风驰电掣向前冲刺,双掌猛的一分,再向前快速一推,金光闪耀之际,再次暴喝道:“混元驱魔术,驱!”

砰!伴随着李管家双掌重重击打在何潇雨身上,两道极为耀眼的金光骤然爆盛,而后,凄厉的惨叫声也猛地从何潇雨口中溢出,紧随着眼中的怨气大减,猩红血眼竟出现了罕见的复杂之色。

想不到!紧要关头,竟是李管家将怨灵击伤,令自己的意识重新操控身体!原来,成为夜行者的代价,竟然是和怨灵共同拥有一具身躯,在拥有其特殊能力的同时,自己,也从此万劫不复!

骤然,李管家狂喜的神情一变,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的惊恐,绝望看着掐住脖子青筋毕露的钢臂,视线一聚,艰难的说:“怎么。。。可能?”

难怪他会崩溃!现实与想象的差距也实在太大了!按照师兄所说,此时的何潇雨应该随着怨灵重伤进入昏迷,可眼下,对方不仅没有昏迷,反而变得更加强壮,最要命的是,看样子,何潇雨的意识好像重新掌握了主导权!一个拥有怨灵能力,却意识清醒的仇人,其可怕性,相信不用细说他也心知肚明,然而,越是想通这点,他越是心惊,想要再度出手也不可能了!一个精神无法集中又念不了咒语的驱魔人,还算驱魔人吗?这一刻,李管家犹如弱不禁风的老人,什么镇定之类的,皆被抛之脑后,剩下的,只是垂死的挣扎与无尽的惊恐。

是变数?还是师兄故意误导自己?这一刻,他已经完全分不清了。

“我说过,会杀了你!”何潇雨冷冷盯着脸色惨白的李管家,左手稍微一抬,对方的身体渐渐脱离地面,随着心头的恨意加剧,高举的手臂五指不由捏得更深,令其眼球充血般凸出,而后,右手成爪,猛的朝着对方心脏位置一伸。

噗!血光乍现!

宛如钢铁的五爪毫无阻力穿透对方的胸膛,伴随着五指一捏,紧紧握住那颗跳动的心脏,猛的一扯,竟将其硬生生拉扯出胸膛外。单臂一挥,宛如丢弃垃圾般将眼球高鼓的李管家甩在一旁。

“你的心,果然是黑色的!”嘟喃过后,何潇雨的五指用力一握。

噗!化为肉渣与血水的心脏在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瞳中缓缓坠落地面。

意犹未尽的收回视线,老者淡然转身道:“散场了!走吧!”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紧随其后的安老爷子仿佛随口一提。

“不是我。”老者的步伐没有丝毫停顿,只是眼神变得有些怪异,缓缓道:“是你!诱饵都已经给你下好了,剩下的,就看你了!”

冷冷盯着飘然而去的身影,安老爷子的眼神骤然变得格外阴狠。

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后悔!

阴冷的风,顺着消失的身影缓缓袭来,卷起了满地的尘土,袭向地上那四道冰冷的尸体。

不知过了多久,何潇雨停留在手臂上的视线渐渐聚集,神情也慢慢攀上一丝复杂,自己,似乎在刚刚一瞬间感到兴奋!尤其是在捏碎心脏的刹那间,竟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那不是大仇得报的快意,而是一种连自己都心悸的嗜血快感!

难道,随着这股恐怖力量出现,自己,也会慢慢变成没有人性只会杀戮的恶魔?

这个问题,他不敢深思!害怕也好,不愿面对也罢!一切都不重要了!随着心头的悲伤加深,何潇雨缓缓朝着夏漠然的尸体走去。

轻柔的撕开紧缠嘴巴的胶带,温柔的触摸着那张异常美丽却又无比苍白的脸孔,何潇雨原以为干枯的泪水又一次滑了下来,一遍又一遍敲打亲吻着那张绝美的俏脸,挥之不去的悲伤,伴随着寒风的哭泣,蔓延在紧搂女子尸体的男人身旁。

“漠然!你知道吗?原来,我们上一辈子就已经是夫妻了!”何潇雨温柔看着怀中的爱人,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纷飞如丝的秀发,仿佛恨不得可以永远这般摸下去。

“如果,下辈子我还能遇到你,请你不要走远,我一定会追上你的步伐,不会再丢下你孤零零一个!”满怀眷恋吻上那双无比冰冷的嘴唇,何潇雨缓缓抬高视线,怔怔看着不远处夜雪的尸体,良久,才轻笑道:“你这个缠人的小东西,下辈子一定不要跟丢我!”

黑暗!不知在何时悄悄溜走,天际的尽头,逐渐亮起一片红霞,仿佛是一块光焰夺目的玛瑙盘。伴随着霞光更甚,那轻舒漫卷的云朵,好似身着红装的少女,正在翩翩起舞,犹如为依栏而望的三道身影特意助兴送行!

日,出了呢!

紧了紧左右两具尸体,何潇雨满怀眷恋的收回视线,亲了下左边,又吻了下右侧,放声狂笑道:“我们,一起上路吧!”

砰!水花四溅的池面,在朝阳的照耀下,快速平复下来,波光粼粼,微风轻扫,鸟儿高唱,逐渐勾画出一道景色宜人的秀丽风景。。。。。。

特别新闻报道:

原何氏法定继承人何潇雨,在其家族倒台后下落不明,因其涉嫌多宗命案,属于极度危险人物,当地警方表示,将不留余力加快追捕力度。另有目击者声称,新人村古池旁两起命案也是其所为,对此,黄城县公安局开出重金悬赏,全力追寻其下落。

安氏集团并购何氏集团后,将目光投向一直默默无闻的黄亚镇黄城县,并声言将会在其勾选出一块地盘开发,建立起一所大学学府,此义举,将会大大促进黄城县经济繁荣,更成就更多人才为国效力。

鉴于黄城县命案频繁,地方警力办事效率下降,总局将会对黄城县地方公安局进行大规模调整,以确保地方治安长治久安和安氏投资计划步伐加快进行。。。。。。

(第一部完!第二部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