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和50岁女人做经历真爽

“看来那些在逊蓝河水内突然出现的美人鱼,一定是水中鬼神造妖法来迷惑高科技的摄像机了,我一定要拿起皮皮夏机管枪来扫射一番!”

正当他准备出发的那一时刻,银幕上的鱼儿发出来的声音让他当即停顿,瞠目结舌了。【无弹窗小说网】

那条鱼儿有着瀑布一样的细长鱼鳞,好似少女的头发,她跳起来告诉银幕前的路芒茨:“不,你不要伤害我,我让你给我们新生的族类借一条路,让我们走一段时间!”

“哦?给你借一条路?赶紧滚蛋吧,或许未来的你们就会摧毁人类建立的一切了!”

“哈哈,这怎么可能呢?”

“现在你们不可能,可是未来即可实现,这必是造物主推动你们来做这一切的啊!”

说完之后,一不做二不休,还是出发,打算做这些事情了。

有的时候,一旦开启,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路芒茨铤而走险,带领了一小批轰炸机飞在了逊蓝河上游,那里层峦叠嶂,风景宜人,可是正因为是这样,才会让路芒茨觉得充满了将要挤占人类空间的智能生物崛起。正在这个时候,李务实突然在机上提了一个建议:“或许,在事情未能够发生之前,和平对峙是比较理想的!”

“和平?也许我们等来的只是一个个失望!”

“可是我们这次前来,只能够对水里的只能生命进行威慑,决不能够主动袭击,那样就属于我们发动的非正义战争了!”

“哦。嘿嘿,看起来多么美妙,其实就仿佛是在你出发之前戴上一系列的绳索,据说可以奔跑得更快,行动得更加敏捷一些!”

“长官。说不定你就回心转意了!”

随后路芒茨怔住了一番,点了点头笑了笑,李务实一看到路芒茨默许了,于是也高兴地笑了笑。

于是他们的飞机仿佛是杂技耍弄骨者一般挂在了原始树木的枝干上,这是一系列高级降落设备,能够让他的飞机在丛林中随时备战。随心所欲,路芒茨以及他的军队爱不释手,乐于称道。

于是他们白天一边警戒,一边商谈未来的战局怎样,一边又互相协调在水面抓捕水族来填饱肚子。

当夜深人静。藏蓝色的星空腼腆地笼罩四周的时候,他们就在那里饱餐一顿,于是香料、热汤喝鱼虾蟹的味道弥漫了深秋夜晚的空气,让一切显得拥有无限的前程。尽管是这样,再美味的食物也只是在需求的时候才会显得珍贵和辛香,再好的宴会也仅仅是在迫切需求的时候才会令人欢快。

久而久之,本来有趣的日子开始变得乏味了,本来让人期盼已久的生活让人失望了。水下的智能生命始终未能够露出水面,更不会被捕食水族的战士们打捞上来,于是那些智能生命的踪迹于是就再次引起了人们的怀疑。

就连亲自在银幕上看到卫星录像的路芒茨也不例外了。

路芒茨此时于是猛烈地叹了一口气。而且还大声嚎叫道:“我这是多么的平静,比如,我恨不得将自己的内脏都叹出来,啊------”

众人看到的时候无不惊愕,无不动容,无不感到折服。

等到第三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路芒茨于是带领他的舰队准备返程了,他们刚刚离开河面的大树。开始加速返程,那些四肢灵活的鱼儿们构成的舰队就赶来了。

路芒茨举目一望。突然发现那原来是一种傀儡而已。

首先那些鱼儿的军服军备都和半人马座a星第六行星的巴迪丽以及恐怖美的军队十分地相似,其次就是他们的国旗更是仿照后者制造的。

路芒茨指着那一切商议道:“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难道是造物主的有意挑拨和玩弄?”

“或许仅仅是这一切纵横交错啊?”

“我是在发问,没有想到你还在帮助我增加新问题!”

“哈哈,兴许这是不能够回答的问题,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够从中获取更多的收益哦!”

路芒茨听完了之后,更加垂头丧气了,于是众多的将领都朝着李务实投来了责备的眼神,李务实却在那里泰然自若,仿佛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大碍一般。

而事实上也证实了这一点,事后,这个问题虽然没有解决,可是他也将此问题抛在了脑后,这一切问题就不再羁绊和折磨他了。

又过了几天,几只通体透明,闪着红红绿绿的荧光的智能鱼儿登岸了,他们头戴曼不理诺头盔,身着戎装,手拿皮皮夏机管枪,全副武装,极为威武。

他们列队走到了路芒茨所在的军事指挥中心的办公桌前与路芒茨对话了。

“你们来时想要谈些什么?”路芒茨将两只手臂在胸前一搭,问道。

“我们需要发展,需要在你们国土上借一条道路来攻打日本、韩国、俄罗斯、加拿大和美国!”

“哈哈,你们军队规模这样渺小,谈何能够担负起这等大任呢?”

“我们有水陆空军事科技,尤其是我们广大官兵会玩钢盔,会玩皮皮夏机管枪,我们更会玩城市,我们更会玩各种战斗机!”

听到为首的智能鱼长官说完之后,路芒茨于是肃然起敬,与它握了握手笑道:“没有想到你们有这等鸿鹄大志!”

“所以你答应借我们道路来击溃那些国家了?”

“所以我们决不答应借道,然后滚蛋了!”

“你!”

“正是因为你有着太多的心机,所以才有可能在消灭我的敌人的同时也消灭了我!”

“哈哈,也许是你想多了,可是我们不会!”

“而那个形式却会!”

智能鱼指挥官于是顿时哑口无言,只能够沉下脑袋,暂时带领自己的随从告别了。

路芒茨只是冷漠地笑了笑,也没有送别,更没有特别说明,他只是将这一切当作是曾经的黑暗而且险恶的经历罢了。

曾经他认为地球是那么的古老和稳定,认为自己此生也许只能够看到一个个物种在地球上灭绝,而绝不会看到新物种出现并拥有人类的智能站在自己的面前,可是数天前到今天的一系列经历彻底底颠覆了他的认识。

他被眼前的敌人彻底地洗脑了,或许他曾经好奇并愿望看到这一天,但是在看到之后却唉声叹气,对现实多多少少充满了绝望。

ps:嘿,在这春季之神骑着人马怪一路下山,念动咒语,咒动大地节庆和植被的时候,我向大家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