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善良的老师电影韩国

这种废话,还用他说?!这男人,坏起来,绝对的…六亲不认!

收回目光,聂煊也懒得再追问,他不想说得事,任人磨破了嘴皮,也绝对套不出半个字。 WWW..COM

“有没有想过动用天时的力量?!如果天时注资万利,相信比十个姚氏集团都有效!”没理会聂煊的憋屈,叶子奇径自转移了话题。说不上哪里不对,他总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妥。

“不!就算万利跨了,我也不会让它跟天时扯上半点的关系!天时是我的王牌,万利还不配……”

低喃着,翟昱廷轻缓的嗓音却无比坚定。万利在他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工具,心情好了,他就玩玩,心情不好,悉听尊便,可天时不一样,天时是他一手建立起来,凝聚了他的心血,也是他的骄傲,更重要的是,天时的壮大给他的是成就感,而万利却截然相反,万利银行做得越好,想着有人白拿的越多,他心底隐隐滋生的不愤就越多。

“这件事我心里有数…农建的头筹,我们一定要拿下!”即便万利不是他的主要目的,可他也依然没有认输的习惯。

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叶子奇跟聂暄对望了一眼,随即起身离去。

***

这一晚,翟昱廷跟姚菲菲一起吃了晚饭,这是两人认识以来吃得最单纯的一餐,翟昱廷没有半点逾矩,也没有任何半点额外的暗示,只是简单的一餐。

而对他的主动,姚菲菲自然也心知肚明,对这明显的进步,她心花怒放,也信心满满,只是对翟昱廷过于冷淡的表现,她急得心痒痒的,却无可奈何。

走出酒店,两人便分道扬镳,翟昱廷甚至连送她回家的绅士询问都没有,这让姚菲菲颇为意外,也越发猜不透他这一餐的用意。越是如此,她的一颗心越被掉得高高的,满心满脑全被这个男人占据了。

目送翟昱廷上车的一幕,她都痴迷得久久无法回神。

他这样的男人,才是她心目中第一无二的完美!跟那些点头哈腰,捧着大把票子求她笑一笑的小丑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们根本不懂,女人要的,从来都是一个可以仰望的英雄,而不是一个卑微的奴仆!

转身之际,姚菲菲深吸了口气,紧紧攥了下拳头。

***

翟昱廷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刚过九点,一进门,就见若晴窝在沙发上,抱着一个白色的纸包,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偌大的空间,却因为有她,而变得不再冰冷。

放缓脚步,翟昱廷刚走上前,还未及探寻,却见若晴蹭地一下收拢了纸包,掖到沙发一角,起身便拦截着扑了上去:

“你回来了!”

“干什么呢?神神秘秘的……”一手圈着若晴,一手放下公文包,翟昱廷的眼神还不住往她身后的沙发上瞄。

“女人的秘密,男人不宜…你累了吧…先去洗澡换衣服吧…。。”

笑嘻嘻的黏着他,若晴愣是将他给强行推到了衣柜边,再强逼着推进了浴室,关门前的回眸一瞥,翟昱廷还是清楚地捕捉到了沙发一角的白色纸袋。

待他走出浴室,沙发上却早已空空如也,连若晴也不在屋里,擦拭着头发坐到一侧的沙发上,翟昱廷刚拿起手机翻看了下,一股清甜的幽香飘然而来,下一秒,一个纤细的手臂侧圈到了他的颈项,面前还多出了一碗汤:

“水芹鲫鱼汤…我放了一点中药配料,熬了两个多小时呢,可以助消化,很适合晚上应酬多的人,会让你轻松舒服很多,我刚刚热得,试试吧…不喜欢的话,我明天再给你换一种…”

扔掉手机,接过汤碗翟昱廷却是放到了桌上,一把拉过若晴抱进怀中,翟昱廷低头在她脸颊快速亲了一下:

“其实…要让我轻松舒服,你有更好的方法…”

轻佻暧昧地说着,翟昱廷翻身将若晴压到了沙发上,轻吻着,伸手就往她身上略显保守的两件式睡衣的纽扣解去,意图…不言而喻。

水润的脸庞顿时红得像是要滴血,若晴一阵无语,这男人,脑子里不能装点别的吗?

快速压住领口,若晴挣扎着推了推身上的重量:“嗯…这是沙发……”

可惜身子还没坐起,整个人又瞬间被人给压了回去,而后又是风云残卷,狂风骇浪的惊涛一夜……。

****

日子一天天过去,若晴跟翟昱廷的日子如胶似漆,不亦乐乎;而另一旁,翟心成跟霍音音却始终原地踏步,他想要回归正常,他的目光却有了意识一般,根本无法自若晴的身上抽离,每次看到她的笑,都像是又把刀,在他心口狠狠喇过。

望着两人夫唱妇随的甜蜜生活,所有人都以为翟昱廷变了,也不禁为他的收敛、不再冷嘲热讽而感到高兴,甚至连翟家两老都开始有所期待。谁也没有察觉,这个家,变得不止是翟昱廷一个,翟思芸跟翟心成也在变,一个变得越来越沉默,而另一个也总是满腹心事,甚至时不时地脾气会变得格外暴躁。

这天下午,闲来无事,若晴跟音音先聊着,一起在厨房做起了特色糕点,两个女人喜甜,却知道男人多不爱甜,所以各色的酥饼,两人甜、咸各烤了一半。

刚将酥饼端出烤箱,隐约间似乎听到了客厅传来的窸窣声,动作一顿,音音唇角随即扬起一抹笑:

“好像是心成回来了……”

“呵呵,这么快连他的脚步声都听出来了,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快去吧…”一边打趣着,若晴一边挑了几块烤好的咸酥饼盛到了音音手中的餐碟中。

“那…我先走了…”

不好意思的脸一红,笑了笑,音音却快速转身跑了出去,望着满满一烤箱的各色糕点,若晴嘴角也禁不住流泻一丝暖暖的笑意。能为爱人入厨房,其实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趁热装了一盘,若晴也打算拿出去给厉鹏跟风晴尝尝,片刻后,便也走了出去。

兴匆匆的跑到客厅,见翟心成刚走到楼梯口,呼喊着,音音就跑了过去:

“心成,我烤的糕点…尝尝吧……”

扭身,瞥了下音音盘中精致的点心,翟心成刚想伸手,不经意的一抬眸,竟捕捉到另一抹同样喜上眉梢、手捧餐盘的丽影,一股烦躁涌上心头,翟心成瞬时拉下了脸;

“以后要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最好也看下对象,否则不止一片好心会被人当成驴肝肺,被卖了还在替人家数钞票呢!”

噼里啪啦训斥了一番,说完,翟心成转身上了楼。

满腔热情,却被泼了一头的冷水,瞪着手中大半个下午的心血,音音心酸酸涩涩地抽疼着,却也一头雾水。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怎么有些听不懂?是要她以后不要再对他好吗?秀眉轻蹙,突然间,她只觉得面前的男人好陌生,陌生到好像从来就不认识一般。

步子一顿,若晴也被翟心成含沙射影的话给惊呆了,记忆中的他,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从来没有用这种口气说过话!何况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这是怎么了?

走上前去,若晴安抚地轻轻拍了下音音端起的手臂:“男人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你别往心里去…他…”

刚想说‘他平时不是这样的’,突然又觉得似乎不妥,停顿了片刻,若晴又改了口:“他,你又不是不了解…”

苦涩一笑,音音没再说什么。就是因为了解,她才觉得奇怪,不知道最近是他变了,还是她从来就没了解过他,这一刻,她的脑海突然浮现了一句话:

爱情,往往因为不了解而产生,因为了解而分手。

这一刻,她真的深有体会。曾经,望着他,她都抑制不住想笑的冲动,而现在更多时候,她却觉得他的光环在一点点消失,就像现在,她连再次端上去的想法都没有。

最后,若晴跟音音两个人将点心端到了客厅,默默地自己品尝了起来,而翟心成回房换了身衣服,便有匆匆出了门,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客厅中的两人一眼,甚至两人起身,他都连句招呼都没打。

目送熟悉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若晴也突然觉得面前的男人陌生到…她也不认识了!

只是这一刻,不管心里有多少疑惑,多少不解,在音音的面前,她什么也没敢提。她知道,这个男人…以后她越少参与,或许对他越好!

*******************************************

发动车子,翟心成的心底还像是有团火在狂烧,看着音音手中的糕点,他就能想象出若晴做那些是为了谁,想到这些天来的耳闻,跟无意间见到的画面,翟心成心底正义的声音就在疯狂的叫嚣,但凡有良心的人,怎么能看得惯这样的不平?何况那个女人还是他曾经爱过的!

发动车子,翟心成急速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