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深夜,诸下属各回各家,山师南与一众随从也被安置在各处居所中,叶玄的这处小院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三头河兵打扫着狼藉的内院,此间仅仅剩下孟姜一人,叶玄看在眼里,颇觉时下此景有几分门庭寥落之感。

毕竟是方才还热热闹闹,满满当当的院子,转眼间却就空了下来。

叶玄的目光从三头河兵身扫过,转而看向孟姜。

他向后者微微颌首,走进卧室,不多时便将一副似金似木,缠绕重重锁链的匣子搬到了孟姜跟前。

此匣有十尺长,名为‘黑蛇禁魔匣’。

原本是一道法宝,能囚禁强横修者,但因为眼下其中本就囚禁着一位炼罡层次的修者,且那修者的飞剑还与匣子相融,导致匣子本身也就没了用武之地。

叶玄原本是要以匣中之人,炼为自己的身外化身。

然眼下与自己的身外化身比起来,还是平安城的地行堡垒更加重要,为了后者,他只能做出一些牺牲,以这匣中之人作为诱饵,以搅动热境的局势,为金铁之山的搬运做遮掩。

眼看叶玄恋恋不舍地把匣子推至自己跟前,孟姜抿嘴一笑,拍了拍匣子,轻声道:“道兄,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

更何况,只是用这匣子作诱饵,又不是真将它送予旁人之手,你也不必过于紧张啦。”

“还是孟姑娘知我。”叶玄本想说几句场面话,但迎着孟姜的目光,总觉得说那些假话会心虚,也就不再遮掩自己,尬笑着承认了自己确舍不得这匣子。

他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接着道:“那么,搅乱热境之事,便全拜托孟姜了。

匣子纵然遗失也没什么,最为重要的是孟姑娘和他们要安全回来才好。”

说到这里,他脸色也严肃起来。

孟姜心里一暖,面却故意调侃叶玄道:“那若是孟姑娘与他们只能回来一个,道兄最希望哪个能回来呀?”

“……”叶玄一阵无语,旋即更严肃道,“大战当前,切不可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孟姜轻笑几声,也就不再与叶玄调侃,约定好此事功成之后,要叶玄每日为自己做饭调制羹汤,便把匣子收进囊中,与叶玄拱手相别,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走后不久,十重殿堂与九大手印即显于黑暗天幕之。

殿堂周遭魔气翻腾,化作诸多异象,冲向封锁四下的密密麻麻手印,又不断被手印击碎,周而复始,似乎没有停歇。

叶玄每夜参研手印,已经发现近日十层殿堂的魔气愈发浓郁,积累渐渐深厚了起来。

待到魔气浓郁到一个极点,围困它的九大手印便会因应付不暇而被撕开一个缺口,有凶魔借机逃出封锁。

之后便会是下一次魔潮降临之期。

就目下殿堂魔气积累的速度来看,叶玄估计,下一次魔潮降临还得在三四月后。

近段时间以来,魔气积累的速度并没有增快,反而有逐渐放缓的趋势,叶玄也摸不着头脑,不清楚事情缘何会变成如此。

他放下诸般杂念,转而盘腿坐下,修持起‘阵’字大手印。

修持此印,内可逐渐构建出契合自身的修行体系,外可渐渐具备‘透过表象看本真’的能力,琢磨阵法符咒之道,比寻常修者要事半功倍。

随着叶玄陷入浑然忘我的修行中,四下的元气开始逐渐集聚,与叶玄体内的真气完成交互,至为精纯的那一部分被他一心二用,运转斗字印转为自身的积累,较浊杂的部分则排除于体外,渐渐融于天地之间。

叶玄的修为已是炼骨境圆满的层次,只要他动念之间,便能瞬间踏入养气层次,借助积累,会在养气层次稍稍停留,一步跨入气魄境,开始修行气魄第一境‘炼脉’。

但他执着于炼出一缕一品真气,而想要达成这个目标,非得有专门的功法或丹药支撑才可。

眼下他又没有专门的功法或丹药,才把修为一直压制在炼骨层次。

他的斗字印已接连吞噬刀兵大手印崩溃后的精纯仙道元气,以及鱼鳞阴帅的全部修为,眼下每日依旧修行不辍,底蕴积累之深厚比一般开了百窍的修者都高。

有时看到身边的弟子们,甚至麾下兵人都接二连三地突破体魄境,叶玄也会有片刻动摇,是否放弃追求一品真气,就此突破进养气层次?

但他旋即就端正了自己的信念——都已走到这一步了,就此放弃,岂不可惜?

于是继续咬牙坚持下去。

待到地行堡垒一事功成,若黑蛇禁魔匣中的修者未在此次行动中被抢走的话,便加快炼造身外化身的进程。

身外化身一旦炼成,即开始潜伏黄泉道宗,盗学真经的计划。

一夜时间在叶玄的潜心修持中结束。

他修行的时候,会不断释放乾元清光,遍照四下,所以待到天亮睁开眼睛时,身遭放置的一堆异种骨骼已经完全转化为玉骨。

天刚蒙蒙亮,他先升起炉灶火,煮了一锅粥饭。

随后就坐在院子里,打磨玉骨,雕刻符牌。

这个时候,胖虎与彪子已经苏醒多时,它们各自出门去,修持自身,未过多久便都折返回来。

彪子近段时间实力精进非常迅猛,胖虎也未落下多少。

虽然它常常跟在叶玄身边,没有多少空闲的时间修行,但紧跟着主人也有不少好处,其一就是叶玄只要收获了真炁,都少不了给它投喂一二,让它精进自身。

至此,胖虎土火双性已正式交融,战力比拟炼罡初期修者的同时,更可随时施展土遁与火遁。

它的遁法与遁光之宝带来的遁法还不一样,比一般遁法快数倍,能与七品飞剑的速度相媲美。

胖虎走进门庭,走到叶玄跟前,呜呜叫了两声,算是与主人打过招呼,它口中溢出一缕真炁,跟着落入叶玄的龙鸟印玺之内。

小时候胖虎极爱用脑袋蹭叶玄的裤腿,以示亲昵。如今它体型都有水牛那般大,稍一用力便可能把叶玄撞倒,便换成了如今这种‘文雅’的打招呼方式。(" target="_blank">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