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花蒂惩罚拧喷了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黄佑怡不仅带了饮料和食物回来,而且多拿了一个麦克风,这样,加上房间里本来就有的两个,窦窦、师师、小柚子刚好一人一个,谁也不用抢谁的。

“这里有饮料和水果、零食,想吃的话就自己来拿哦。”

黄佑怡把果盘放好,果盘里有柚子、葡萄、车厘子等,饮料则是全天下小朋友都最爱喝的小熊饮料。

担心她们拧不开,黄佑怡特地先拧开了一瓶,有需要的小朋友就拿去。

正在唱歌的窦窦和小柚子对她的招呼没有半点反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歌声中,陶醉不已。

只有一旁负责给唱歌的窦窦和小柚子鼓掌的师师听到了,凑过来,捏了一个红艳艳的小番茄,放在眼前打量,圆鼓鼓、水嫩嫩的,还有水滴在上面呢。

“小番茄,好吃的,谢谢女盆友。”

黄佑怡笑道:“不用谢哦,叫我小怡姐姐就行。”

“小怡姐姐唱歌吗?”师师问。

黄佑怡摆摆手说:“你们唱的很好听,我听你们唱就可以了。这里还有个麦克风,给你,你也加入她们吧。”

窦窦唱歌还行,毕竟被李想集训过,唱过歌、上过台,见过世面,勉强拿的出手。

小柚子不同。她完全是纯天然、原生态,奶叫奶叫,毫无技巧可言,更别说什么用胸腔发声,不可能的!就是用小嘴巴喊,还蹦跶,用肢体语言诠释,一身的劲,特别的自信,根本不会因为唱的不好,破音、走调而保持低调。

低调是不可能低调的,今天跟着来,为的就是玩的嗨。

她特别放的开,此刻跟窦窦站在一起,就像是小号的窦窦,跳脱欢快。

李想和黄佑怡耳边全是这两个小朋友的小奶音,不全是歌声,还有嘻嘻哈哈咯咯的笑声。

师师吃掉了两个小番茄,拍拍小手,抱着黄佑怡给她的麦克风,挤到窦窦和小柚子中间,加入她们的唱歌队伍,合伙唱道:

“泥娃娃,泥娃娃,

一个泥娃娃。

也有那鼻子,

也有那嘴巴,

嘴巴不说话!

他是个假娃娃,

不是个真娃娃。

他没有心爱的妈妈,

也没有爸爸!



看着站在大屏幕前唱的很嗨的三个小朋友,坐在沙发上的李想趁机牵住黄佑怡的手,让她坐的靠近一点,凑到她耳边说:“这首泥娃娃调子有点惨,像黑暗儿歌,你有没有这种感觉?”

黄佑怡被他说话时的吐气撩的耳朵有些痒、有点烫,离远一点,说:“是有点悲凉。”

“坐过来啊,靠这么远干嘛?”

“你想干嘛呀?”

“我就想和你说说话,这里这么吵,全是小朋友的歌声,我们不凑近一点听不清。”

“嘻嘻我不。”

李想看了看身前唱歌的小不点们,见她们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状况,便嬉皮笑脸地问黄佑怡:“为什么不?喜新厌旧了?要把话给男朋友讲明白,不然男朋友会伤心的。”

黄佑怡笑道:“对吖,喜新厌旧了,我现在更喜欢这三个小朋友,不喜欢你了。”

“好啊,果然女人心、海底针,说变就变,今天早上还在我耳边说特别特别爱我,说话不算话,要给你点教训。”

李想耍流氓,和黄佑怡嬉闹起来,忽然有心灵感应的师师回头,看个正着。

“咳咳咳”李想赶紧坐好,把搁在黄佑怡大腿上的手收回来,正襟危坐,从小人变成正人君子。

黄佑怡脸色发红,微低着头,摸了摸自己的脸,好烫。一方面是被李想刚才折腾的,另一方面是被师师发现后羞的,虽然师师是个才5岁的小不点。

李想假装啥也没发生,伸手拿了一颗草莓吃,吃完后才抬眸子,发现师师已经回过头继续唱歌了。泥娃娃已经结束,现在是我还有点小糊涂。

这首歌是师师点的,正在独唱:“冬眠假期刚刚结束

我还有点糊涂

鸟儿在头顶把森林叫醒

春天空气让我很舒服”

到了**部分,窦窦加入,与师师合唱道:

“青草香浆果甜

喝着露水靠着树

抬起头垫脚尖

加快我长大的脚步”

小柚子蹦蹦跳跳,大声喊好,一级棒,棒棒哒。

她不会唱这首歌,唱了两句纯粹是捣乱,被窦窦命令闭上小嘴巴,所以只能捧场,叫好。

见小朋友们又投入到歌唱事业,黄佑怡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想,谁知道李想笑嗬嗬地说:“你瞪眼睛的时候真好看。”

佯装生气的黄佑怡撇过脑袋,不让李想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拿无赖的他没有办法。

李想见三个小朋友热情似火唱歌的架势,可以肯定今天没有他歌的机会,闲着也是闲着,再次牵起女朋友的手,和她聊天。

“唉”

聊着聊着,黄佑怡忽然叹口气。

李想诧异地问道:“夫人这是何故?”

黄佑怡无奈地看他,不能说人话吗?谁是你夫人!

“你脸皮真厚。”

李想:“在喜欢的人面前,还需要说假话吗?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真厚,真的。”

“那你看看到底有多厚?”

主动把她的手牵起来放脸上,让她丈量脸皮的厚度。

有这样的好事,黄佑怡当然不准备放过,揪住他的脸,往外扯,一边说,真厚,肉肉好多。

“你敢掐你男朋友,我也掐你。”

两人互掐起来。有心灵感应的师师又回头看了过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嬉闹的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你们,不说话。

李想两人又慌忙分开,正襟危坐,装作啥事也没发生的样子,直到师师继续唱歌,才松了口气。

“你刚才为什么叹气?”李想问黄佑怡,此时不宜逗弄女朋友,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师师又会回过头来,抓现行。

黄佑怡说:“大学马上要期末考试了,我可能会挂科。”

李想哈哈大笑。

黄佑怡嗔怒道:“你笑什么?!!”

李想:“挂科要打屁股。”

黄佑怡:“能不能正经点。”

李想:“你这么冰雪聪明,按照正常情况来说,肯定不会挂科。考个前三名,拿到奖学金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成绩位居前列是肯定的。你现在可能挂科,完全不是你的原因,而是你这学期没上什么课,养伤、训练占用了太多时间,换作是任何人,这种情况下都不可能保证自己不挂科。”

“别说你没时间上课,就连陪男朋友的时间都没有。你老师会理解的。”

黄佑怡想想也是,但是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学生,考试挂科都不是一件光荣的事。

本来这两天她准备好好复习,追赶学习进度,但是情不自禁地又来了盛京,谈恋爱把挤出来学习的时间占用了。

李窦窦小朋友终于唱累了,放下麦克风,来吃点水果,瞄了一眼李大象,自顾自地说:“哎鸭,哎鸭唷好累鸭,听小兔叽姐姐唱歌都不给钱钱呢给不给钱钱?给点钱钱吧。”

李想假装没听到。

窦窦打量茶几上丰富的水果,先捏了一颗红彤彤的小番茄,放眼前打量,认识,不是白雪公主里的毒苹果,放心地吃掉!

又捏了一颗红彤彤的草莓,放眼前打量,认识,不是白雪公主里的毒苹果,放心地吃掉!

又捏了一颗暗红色的车厘子,放眼前打量,认识,不是白雪公主里的毒苹果,放心地吃掉!

又捏了一瓣红艳艳的不知道是啥的东西,放眼前打量,不认识,极有可能是白雪公主里的毒苹果,不对,这不是苹果,这是什么东西???

窦窦好奇地问李大象。

李大象打量了一下,说这是小柚子,额不对,是柚子,不是小的,是大的,红心柚。

“蛤?”窦窦惊喜异常,比发现了白雪公主里的毒苹果还要惊喜,看看眼前的柚子,又看看眼前唱歌蹦跶的小柚子,嘻嘻哈哈,跑到人家面前,当着面吃掉!

“哎嘿嘿哈哈哈哈”

窦窦一个劲地傻乐,把小柚子笑的莫名其妙,跟着嗬嗬尬笑。

“介是小柚子,那里还有,小柚子你要吃吗?”

“要我最爱吃小柚子”

这完全可以理解,如果不爱吃小柚子,小名不可能叫小柚子。

听闻有小柚子可以吃,小柚子放下麦克风,找到茶几果盘里的小柚子,剥好了的,一瓣一瓣,全是柚子肉。

小柚子捏了一块小柚子,放眼前,对这块小柚子说:“我要吃你了小柚子,快点让妈妈吃掉叭。”

嗷呜,吃掉了,看着窦窦嘻嘻笑。

师师见剩下自己一个人在唱歌,也决定歇一歇,和窦窦、小柚子围着果盘找水果吃。

窦窦吃一口小柚子,小柚子就要啊的一声惨叫。

师师吃一口,她也要惨叫。

她自己吃一口,惨叫也没落下,忙的不得了。

“鸽鸽,你也吃。”

师师把手里的小柚子分给李想吃。

李想为有这样的妹妹感动,不像那个姐姐,见面就想要他给钱,简直是掉钱眼里了。

他低头,把师师手里剩下的柚子吃掉,忽见师师用小指头钻他的脸,吐舌头说:“羞羞,羞不羞噫我都看到喇”

李想:(" target="_blank">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