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心上人H全文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胡言乱语!”

杜笙冷哼道。

他们雷光派跟玄月宗作对了这么多年,对玄月宗的情况就算谈不上是了如指掌,至少还是门清的。玄月宗最强的人无非就是前几天刚死去的石宣,又哪来什么老祖?

他断定林陨这是想要编造出一位强大的老祖,来让他们雷光派忌惮。

不得不说,这手段当真是太过幼稚了!真当他雷光派的人都是傻子不成?

咻。

然而,林陨根本就不理会杜笙的想法,他直接朝着玄月宗的后山深处御剑而去。当他确认附近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立刻激活了系统的新功能“气息模拟!激活!”

“模拟对象纪晓月!”

系统的气息模拟能力,也并非全能的,它只能模拟出林陨所见过的人身上的气息。而林陨所见过的强者里,纪晓月无疑是最强大的一个!

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仙府境强者!

“激活成功!”

下一刻,林陨身上陡然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气息,与那天纪晓月追杀那青年和尚展露出的威势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甚至能够以假乱真!

轰!

林陨毫不掩饰地将自身的气息释放到最强点,这里距离演武场并不远,他如此明目张胆地释放气息,除非那杜笙是瞎子,否则他一定能够感应到!

“老祖,雷光派欺人太甚,放出狂言说要屠我玄月宗满门!”

与此同时,林陨更是催动真元,大声吼道。

“仙府境强者!”

感应到林陨模拟出的纪晓月气息,杜笙当即色变,他心中可谓是惊骇异常!

玄月宗居然真的隐藏了一位实力超绝的老祖级人物!

而且还是仙府境强者!

要知道,只有二流宗门才会拥有仙府境以上的强者,像雷光派和玄月宗这种二流宗门,最强的也不过是灵台境强者而已!

仙府境强者一出,二流宗门纵使是举全宗之力,都是无法匹敌的!

“难道我玄月宗真的有一位我不知道的老祖存在?可林陨为什么会知道……”

震惊的何止是杜笙一人,就连秦雨瞳都是被吓到了,但是很快地,她就意识到了什么,心中暗道“等等!这股气息怎么感觉这么熟悉?是纪姐的气息!”

秦雨瞳当日可是跟林陨亲眼感受过纪晓月那强大的气息,所以她认得出来,可杜笙就不同了,他此时只知道玄月宗内真的有一位仙府境强者!

玄月宗,居然隐藏了这么多年!

真是居心叵测啊!

“难怪秦雨瞳他们能够成功击杀突破了道台境的石宣!”

一念至此,杜笙瞬间想通了一切,先前他还在困惑着石宣明明是一位实力强悍的道台境强者,刚入灵台境的秦雨瞳又怎么可能打败得了石宣?

可现在看来,一切都有结论了!一定是这位仙府境老祖出手帮助了秦雨瞳!

“雷光派小儿,真欺我玄月宗无人不成?”

这时,从那后山深处内陡然传出了一道低沉而威严的声音。不仅如此,那股仙府境强者的强悍气息,更是尽数朝着演武场这里蔓延而来!

显然是在针对这里的杜笙一人!

“前辈!这都是误会啊!”

杜笙神色惨白,连忙喊道“我雷光派世代与玄月宗交好,又怎会心生敌意呢?”

纵使他是灵台境巅峰的强者,他也不敢在仙府境强面前造次。一感应到这股气息的同时,他就彻底放弃了抵抗之心,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不抵抗的话,对方很可能会自重身份,不对他这个“弱者”出手,那他就还有一线生机。

可如果他脑子一抽想要逃跑或者抵抗的话,八成是要死的!

“哼!”

那个声音冷哼道,空气中的威压似乎变得更强了几分。

只见此时的杜笙满头是汗,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只能用求助的目光看向秦雨瞳,悲戚道“秦宗主,都是杜某不知死活,还望秦宗主能够放过杜某一条生路!杜某敢用性命保证,雷光派日后绝不会再跟玄月宗为敌,若是有违今日之言,就让杜某身死道消!”

“你的话,能够代表雷光派宗主的意思?”

秦雨瞳淡淡道。

“杜某不才,在雷光派还有一些地位可言。回宗后,杜某一定会竭尽全力说服宗主!”

杜笙磕磕巴巴地道“秦宗主,还请给杜某一个机会!”

开什么玩笑?

就算他们雷光派家大业大,也没有蠢到要与一位仙府境强者为敌!

这动辄就是灭门之祸!

杜笙相信,如果让宗主知道玄月宗内有一位仙府境强者罩着的话,就算给后者十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再打玄月宗的主意!

“雨瞳,你意下如何?”

那位“老祖”的声音再度响起,似乎有一丝询问的意思。

“老祖……”

秦雨瞳神色有些古怪,但她还是轻声道“雨瞳认为杜长老罪不至死,雷光派日后若是答应不再与玄月宗为敌的话,今日之事就此揭过也罢。”

“多谢秦宗主!”

杜笙连忙感激涕零地道。

这是要饶他一命了!

“既然是雨瞳的意思,那老夫也就不再为难你了。”

“老祖”冷笑一声,道“无知小儿,胆敢惹上我玄月宗,真是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立刻下跪磕上三个响头,然后带着你的人全都给我滚出去!”

“是!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一听此话,那杜笙二话不说便是朝着后山的方向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旋即便是拖着自己门下五名受伤的弟子连滚带爬地就这么逃离了玄月宗。

那般狼狈至极的模样,简直是暗恨爹妈少给自己生两条腿一般。

在确定杜笙等人离开玄月宗之后,“老祖”的气息陡然消散,而林陨也是御剑回到了演武场,清秀的脸庞上带着莞尔的笑意“真可惜,居然没能亲眼看到这位杜长老磕头求饶的样子……”

闻言,秦雨瞳不禁妩媚地白了他一眼,轻哼道“老祖说的是,雨瞳给老祖请安了!”

“咳咳!”

看到秦雨瞳这般模样,林陨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两声,看来前者已经看穿了那所谓的“老祖”是他假装出来的。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毕竟纪晓月的气息秦雨瞳也不陌生。

“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雨瞳忽然问道。

她问的自然是林陨如何模拟出纪晓月的仙府境气息,这等手段,她可是闻所未闻的。最可气的是,林陨这家伙居然没有提前跟她打招呼,要不是她刚才的反应够快,不然还真有可能会露馅。

“佛曰不可说。”

林陨故作神秘地笑了笑,这事关他最大的秘密,就算是秦雨瞳也不能轻易透露。

令人意外的是,秦雨瞳居然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看上去一点好奇心都没有。看到她这副淡然的表情,反倒是林陨有些纳闷了,忍不住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既然不愿说,那我又为什么要强求你呢?”

秦雨瞳淡笑道“只要你的心一直站在玄月宗这边,即便你有再多的秘密,都是无所谓的。林陨,你今天又替玄月宗解决掉了一个烦。”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日过后,雷光派会彻底打消与我们玄月宗为敌的念头。至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玄月宗都能平安地休养生息下去,你又立了一件大功……”

说到这里,秦雨瞳看向林陨的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了感激之色,她真的应该好好感谢林陨。

如果没有林陨的话,很多事情恐怕都会不一样了。

“得了吧,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谁知林陨却是没好气地道“我又不是你的下属,立什么功?你是我媳妇儿,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那玄月宗自然也是我的,我帮自己的宗门渡过危机,还需要得到你的感谢吗?如果你真要谢我的话,不如直接亲我一下更实际!”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叫我?”

看到林陨又变成这副无赖的样子,秦雨瞳有些头疼地道“我们明明还未洞房,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你就不能守礼一点吗?”

“嗯?”

此话一出,林陨眼前一亮,道“按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很快就可以洞房了?早说啊!你定个合适的时间,我们大摆他三天三夜的流水席,我随时都可以的!”

在这个世界过了快一个月的时间,林陨早就对自己这位美丽的宗主妻子垂涎欲滴了。说来也是很可笑,其实他上辈子并未摆脱掉处男之身,所以他就一直期望着这辈子能够尽快结束这悲惨的命运!

而且还是跟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

只要一想到那画面,林陨这心里就别提有多美了。

“……”

看到忍不住陷入了自己美妙幻想,差点要流口水的林陨,秦雨瞳当场就无语了。

她也不理会林陨,直接一个漂亮的纵身便是腾空而去。她心里更是打定主意,以后要在自己的闺房门口贴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林陨不得入内!

就算她如今对林陨大为改观了,她现在也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真正地嫁给后者……

等等,她这不是已经默认自己会嫁给林陨了吗?

“秦雨瞳,你想什么呢!”

一念至此,秦雨瞳俏脸微红,暗自啐道。

565645845696932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uS.com" target="_blank">www.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