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下方群臣在议论,上方的墨文轩却闪烁着危险的目光打量着下方。

人都是有习惯的,商量事嘛,当然是和熟悉的人商量了。因此,从墨文轩这俯视下去,自然看得出一群群扎堆在一起的大臣官员们。

哼!

墨文轩内心一声冷哼,果然不出他所料。就算自己变年轻了。这些投靠了皇子的家伙还是没有回心转意,居然还敢站队在那些皇子里。

【很好,相当好。就让朕看看,你们到底跳得有多欢。】

下方,只有几位老狐狸般的老臣老神在在的在那闭目养神,根本不搭理周围乱哄哄的景象。

“咳咳,诸位爱卿,可议出了合适的人选?”

一位侍郎打扮的官员偷偷看了眼在队伍前方的太子墨渊,看见对方微微点头后,就站了出来。

“启奏陛下,臣举荐丞相大人担任主考官,既然丞相大人主动提起此事,想来已经关注此事久已,定能将此次春闱办得漂漂亮亮。”

墨文轩一听,嘴角一抽,差点笑出声来。这个不记得是户部还是吏部的侍郎,该不会话本看多了吧?

你要玩以退为进的把戏也不选个其他人,你不怕朕直接就拍板同意了?

好在他墨文轩有自己的打算,加上魏言绝对不会担任主考官,对方也是看中这点cia有恃无恐的吧。

墨文轩决定吓吓太子这系的人,于是他开口了。

“嗯,朕觉得爱卿的提议很好啊。魏丞相乃我墨海擎天玉柱,担任个区区主考官,自然是在合适不过了。”

墨文轩说到这里,故意看了眼面色已经开始难看的太子和那个侍郎,心中不屑的一笑。

【就这点能耐还企图坐上这九五之位,笑话。怪不得勾结外敌吃了亏还不自知。蠢货。】

好在,墨文轩只是吓吓他们,他看向下方老神在在的魏言,问:“老丞相,你意下如何?”

魏言什么人啊,哪里听不出墨文轩话里的戏谑之意。

“启奏陛下,老臣年事已高,加上公务繁忙,这科考之事,老臣是有心无力。还望陛下另选贤能。”

说完之后,魏言不再管朝堂上的反应,真正的闭目养神起来。

作为和墨文轩共事了将近四十年的他,在墨文轩露出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时,早就猜出对方心中有了人选,他才不陪他们耍猴戏呢。

看见魏言拒绝了担任主考,太子一系和其他皇子的派系官员暗自松了口气,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差点搞砸的侍郎一眼。

当即,谏议大夫马良谡站了出来,他是五皇子的人。

“陛下,臣举荐英国公梁愈梁老大人,老大人乃是当世大儒,更是国子监院监,当主考官最是合适不过了。”

马良谡这话一出,在场的大臣都暗骂一声:无耻。

谁不知道那英国公梁愈乃是五皇子的老丈人,他是大儒没错,但那老东西德行不行,自私得很。让他当了主考官,哼,这届的士子都等着进入五皇子派系吧,否则,任你才高八斗,也别想高中。

这可是一个为了女婿敢刁难其他皇子的儿孙的无耻老货!王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若不是这老货确是是满肚子文章,哼这大儒之名根本就配不上。

于是,众大臣纷纷表示反对。

之后,各派系的人都站了出来,举荐自己派系的官员担任主考官。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连一些上届才加入的官员都让他们抬出来了。资历根本不足够担任主考官,反正就是谁也不肯吃亏让对方的人担任主考官,因为这关系到未来这届官员派系归属。

墨文轩看着下方如他所料的局面,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

最后还是他下令暂停朝议,让御膳房上膳食,让大家吃饱了再议。

而就在众大臣吃好喝好后,墨文轩发难了。

“各位爱卿,朕看诸位争论不休,还是争论不出个结果。这眼看科考在即,这主考官一事耽搁不得。这样吧,朕这有个人选,朕觉得很合适,朕说出来给大家参详参详?”

“哦?不知陛下说言何人?”

看见陛下出招了,魏言恰到好处的朝墨文轩递梯子了。

墨文轩自然不会放过魏言递过来的机会,趁着群臣发懵的时候,直接说出了他心目中的人选。

“朕听闻慕少君自幼聪慧,饱读诗书,不到十岁,学堂的先生便教无所教。十岁之后更是可以和当时大儒鲁公望谈论古今,得鲁公望一句:甘拜下风。加之乃虽是当朝一品,但乃是虚职。没有朝职在身,可专心负责科举之事。而且他又和朝堂吾甚关系,不用害怕他徇私舞弊。诸公以为如何?”

“什么!慕少君?”

“这慕少君何人?”

“笨啊,就是那上元宴凭借进献宝物得了少君虚衔的慕家子啊!”

“哦哦,这如何使得。”

群臣被墨文轩这手给精的不行。

这科考大事,居然要交给一个商贾之子,岂不儿戏?

“陛下,此事万万不可!”

别人还在震惊中,太子墨渊就已经忍不住站出来反对了。

别人或许反对是因为利益关系,但他墨渊反对。纯粹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就因为那人姓慕!

名字叫慕童!

“喔,太子因何反对啊?”

“陛下,那慕童不过是一商贾之子,何德何能坐着主考官之位!这置满朝文官于何地,我满朝儒生难道无一人可及这商贾之子嘛!需要让这满是铜臭的商贾之子来主事!儿臣不才,原自荐担任此届主考官。”

“放肆!”

墨文轩一拍龙椅,站了起来,指着太子的鼻子破口大骂起来。

“枉你身为当朝太子,居然口口声声辱骂同朝为官的同仁。慕童乃是朕亲封的少君,如何当不得这主考官!你口口声声说他是商贾之子,他是商贾之子怎么了?我墨海王国本就商贾成风,满朝文武,谁家不行那商贾之事!就连你太子府,你敢说你府上无人经商?远的不说,在这殿上,多少文武大臣乃是佃户、商人之子出身,有的甚至祖上还是奴隶,下仆!怎么,是不是朕也要将殿上的百官给辞退了!你凭什么看不起商贾之子!就连这次参考的士子里,也有不少家徒四壁的佃户、下仆之子,比商贾之子还不如,是不是你也不要让他们参考,免得他们高中当官侮辱了你这个台子!就你这种目光短浅目光无人的家伙还想当主考官!给朕马上滚回太子府闭门思过!滚!”

面对龙颜大怒的墨文轩,头发斑白的墨渊只能憋屈的告退。不敢继续顶撞如日中天的墨文轩。

“就这么定了,主考官为慕少君,诸位若担心他不能胜任,可选两位经验丰富的老臣辅佐他。议出之后交由尚书局定处。退朝!”

墨文轩一锤定音的甩袖而去,走出大殿后才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哼!跟朕斗!你们嫩着呢!”17(" target="_blank">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