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揉胸摸腿摸下面视频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咚咚咚!”

“咚咚咚!”

“难道你觉得我还不够烦吗?如果是在两百年前,你现在的行为可是会被投入地牢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萨罗搅得心烦意乱。自从将王国搬到巨树上来以后,萨罗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失眠。原以为凯凯的到来能很快缓解王国的危难,但现在似乎还没有看到一丝的希望。

“对不起陛下,我也不想打扰您,但现在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金托队长和普辛森队长那边出事了!”拉古拉站在萨罗的房间外急切地说道。

“那两个混蛋又在打架了吗?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和睦相处呢?就算不能把彼此当成兄弟也好过像仇人一样。噢,我的老天!我当初为什么会把他们两个蠢货安排在一起呢?现在看来那是多么的愚蠢啊!”萨罗歇斯底里地怒吼着,继而又十指紧扣,痛苦地自责起来。原来当人们都还快活地生活在陆地上的时候,金托和普辛森本是一对好朋友,但由于负责锻造的普辛森队长在北面山上开采矿石并进行冶炼而产生大量废弃物毁坏了山下的大片耕地后,便造成了负责耕种的金托队长的严重不满。二人多次吵闹,互不相让,自然也没能解决问题,最终两人不再说话,就算见面也是用鼻子重重地“哼”上一声,然后骄傲地将头扭过去。后来陆地被海水淹没了,普辛森不用采矿,金托也用着耕地了,二人矛盾的根源消除了。但萨罗看得出来,藏在彼此心中的那股怨气却没有消除,所以故意将他们安排在东南面的巨树上,他令普辛森负责采集雨水,令金托负责收集食物,希望二人在新的环境中能够彼此配合、相互帮助,并借此恢复曾经的友谊。但萨罗的好意并没有得到回报,相反,他们却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相互指责、唾骂,甚至还发生过一次打斗。这是萨罗所不能容忍的。当然,他们也得到了应得的惩罚,那就是被关禁闭三天。所以,当萨罗听到金托和普辛森那边出事的消息后立刻就变得怒不可歇。要知道,萨罗一向是那么的有涵养和有品德。这也难怪,这些日子以来他所承受的压力是任何人都无法想像的啊!

“对不起陛下,事情……可能比您猜测的还要麻烦得多。”

“那你就立刻给我讲清楚!不要婆婆妈妈的!更不要试着再考验我为数不多的耐心了!拉古拉!”

“是的陛下,事情这样的。”拉古拉不敢再做任何停顿,一口气就将发生在金托队长和普辛森队长那边的事情说了出来。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自古以来迪菲亚岛上的降雨一向都比较规律,通常是一个礼拜左右就会降一次雨,而且降雨的量也比较均匀。每次降雨过后,金托都会到树顶的水池去收集雨水然后分发给树上的每一户人家,通常一个人大概可以分得大半桶水。虽然水量不多,但基本上还是可以熬到下一次降雨。然而随着天气的逐渐炎热,最近几次降雨的周期变得越来越长。不仅如此,连收集到的雨水也越来越少了。这使得原本就惶惶不得终日的人们更加寝食难安。特别是昨晚的一次降雨,已经距离上一次快半个月了。

就在雨声刚停下,天空由漆黑变成灰黑色的时候,树顶上传来一连串杂乱的“咕咕”声。一宿没有合眼的金托立即拿着火把,带上助手尼瓦尔便爬到堆放水桶的那个水池下面躲了起来。大概过了半顿饭的时间,头顶上传来“噗噗”的声音,那是齐瓦英准备离巢觅食了。在确定齐瓦英全部飞走以后,他们二人便爬到水池的边沿上,用胡须改造成的吸管一头插进水池中,另一头则含在嘴里猛地将水吸出来,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将干涸的水桶装满。金托必须在水池的雨水变成金子般耀眼以前干完活,否则一旦和觅食归来的奇瓦英相遇,那就麻烦了。所以,尽管累得大汗淋淋,但金托和尼瓦尔却毫无倦色。

“昨夜的雨可真大!”尼瓦尔说道。

“是啊,好久都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我想把大家的水桶都装得满满的应该不是问题。”金托长出了一口气说道。

“新来的凯骑士可真让人受不了,您说是不是,队长?”

“尼瓦尔,在别人背后说坏话可不是件光彩的事!我记得我以前告诫过你!”

“对不起队长,不过这可不是我说的。”

“哪是谁说的?”

“是普辛森队长喝醉酒后跟他的助手马伦说的。”

“哦?那他都说了什么?”自从和普辛森闹翻后,金托就开始格外地关注普辛森的言行,但这绝不是出自对他的关怀。

“他说凯骑士整天不干正事,就知道吃,把他储备的食物都吃掉一半了,而且还整天嚷嚷吃不饱、不合胃口这类的话。他还说凯骑士是个大饭桶。”

“嗯。”金托虽然只是低声应了一声,但是心里已经默默地将尼瓦尔说的话记了下来。接着金托数了数还没有汲水的水池以及剩下不到二分之一的水桶后说道,“太阳就快要跳出水面了,快点抓紧干完吧!不然的话,提姆太太又会叽叽喳喳地吵闹个不停了。”

提姆太太是个一辈子都无儿无女的老寡妇,她不仅自私自利,而且嘴巴里总会冒出那么多恶毒的语言来。几年前的一次偷窃事件中,提姆太太将正在市场上盗窃她金币的小偷抓个正着。那可怜的小偷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差点自己去上了绞刑架。就在前几天,提姆太太自己不小心将水桶里的水打翻了,结果她却跑到金托家里来,将金托家的水给倒了小半桶走,害得他被老婆埋怨了半天。这座岛上恐怕没有谁有提姆太太那么令人讨厌了。一想到提姆太太,金托就忍不住在心底暗骂起来。

接下来二人没有再交谈,各怀心思地干了许久。

“噢,我的欧丁神!”

“出了什么事,尼瓦尔?”

“我敬爱的队长,对不起,我将吸管折断了。噢,我实在是太愚蠢了。”尼瓦尔将断掉的一截胡须举过头顶,抱歉地递给了坐在水池边缘上的金托。

“哦,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那水池最底层的雨水可就够不着了。这确实会有点麻烦。”金托温和地看着尼瓦尔说道,“你也用不着自责,这个吸管已经被我们用过很多次,折断也是早晚的事情。”

“后备水房里还有一根吸管,我现在就去把它拿来吧?”

“提姆太太可能现在已经在树道上清理鸟粪了。在装满水的水桶送到她家里前,我可不想让你我中的任何一个人被她看见。”说完,金托便脱了鞋,小心翼翼地滑进了水池。

水池里的雨水还有一些,装满三四个木桶是没有问题的。就在金托用勺子在舀水的时候。突然,一连串刺耳的尖叫声从半空中传了过来。那个尖叫声比正在地狱里被剥皮的恶魔发出的声音还要恐怖一百倍!不过倘若真的是恶魔还好些,因为那些流传下来的故事中讲到:当太阳刚刚浮出海面的时候,恶魔的力量是最薄弱的,只需要用沾有羚羊血的刀箭便可以刺穿它的灵魂,令它魂飞魄散。

但那绝不是恶魔的声音!

金托和尼瓦尔大吃一惊,同时抬头向天空望去。

“奇瓦英!”尼瓦尔大喊一声。

奇瓦英属于鸟纲隼形目鹰科类,但它决不属于9亚科64属209种中的任何一种。成年奇瓦英身长两米,翼展可达五、六米。它利嘴如钩、双目似炬、通体雪白,一尊暗红色的肉冠宛如插满利剑的火山,随时准备喷出*的火焰,将前方的敌人烧得一干二净。它那双似魔鬼一样锋利的恐怖爪子能轻易地将迪菲亚巨树的树皮生生地撕扯下来。而当它拍动双翼时,甚至会扬起一股猛烈的飓风,将周围的一切物体扇得溃不成形。尽管奇瓦英是如此的令人可怕,但它们却极少攻击比莫人,上一次的人鸟大战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快把手伸给我!”虽然尼瓦尔吓得面如土色,瘦小的身体颤抖得比筛子还厉害,但此刻他绝不会丢掉他的队长。

用树叶卷成的椭圆形的水池足足有两个金托那么高。尽管尼瓦尔已经竭尽全力地将手臂尽量地伸了下去,但光滑的池底令金托的双腿根本发出力来,他反复试了几次都够不着尼瓦尔的手。

铺天盖地的灰色影子正在笼罩下来,一波接一波的飓风将金托扇得人仰马翻、晕头转向,只有恐怖的尖叫声还在提醒他危险已迫在眉睫。精疲力尽的金托已经放弃了求生的欲望,而他的助手尼瓦尔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队长,快啊!”

“别管我,快逃吧!”

“我……”

尼瓦尔刚说出第一个字,一股烈风便猛地将他掀翻在地,滚落到了水池下方的细树枝上,险些坠了下去。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水池中就传来了金托的一声惨叫。尼瓦尔忍住悲伤,跌跌撞撞地逃了回去,给正在等待分配雨水的人们带去了噩耗。

萨罗紧紧抓住门把手,双眼浸满了痛苦的泪水,过了许久才说出话来:“去准备葬礼吧!噢,把其他的队长叫来,我们需要立即召开会议。还有,凯骑士,务必把他也请来。”

萨罗有气无力的声音令拉古拉很担心,他将萨罗搀扶到议政殿的王椅上坐下后,才飞快地跑了出去。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七位队长才陆陆续续地赶了过来。与往日热热闹闹的议政厅不同,这次显得特别安静,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全都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望着台下左手边空着的第二个位子,萨罗缓缓地站起身来,静静地走了过去,一边轻轻地抚摸着桌子,一边默默地流着眼泪。此情此景,令在场的七位队长无一不为之动容,有的哀怨叹气,有的低头不语,有的擦拭泪水,有的却将别在腰间的匕首攥得“吱吱”作响。不知道过了多久,萨罗才从痛苦的思绪中回过神来,重新坐在了王椅上。

“帮托国王临终前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一定要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好王国里的每一个子民,因为他们才是我们王国最宝贵的财富!’而现在看来,我辜负了帮托国王对我的嘱托与信任。我愧对欧丁神,愧对帮托国王,愧对我的子民们。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贪婪与无知,或许,这场灭国之灾根本就不会发生,金托也就不会……”萨罗哽咽地继续说道,“金托是那么忠诚和善良的一个孩子啊,他总是毫无畏惧地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就算是我下达了错误的命令,他也毫无怨言地执行下去,从不违背我的意愿。同时,金托又是那么的勇敢,当凶猛的海水冲击缺口的时候,是他义无反顾地搬动巨石堵塞缺口。当残酷的海水冲刷王国的时候,是他首当其冲地挖掘排水通道。当无情的海水淹没迪菲亚的时候,还是他,用他钢铁般的身躯将一件件用品、一块块木板、一张张桌椅送到了这里。欧丁神,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让您何时变得如此残忍?如果仅仅是因为我的贪婪和无知的话,那就请您惩罚我吧!我才是那个罪魁祸首,而绝不是我们英勇的金……”

“砰!”

凯凯从五彩珍珠挂帘后面猛地钻了进来,将一只装满货物的麻布袋子重重地扔在地板上,发出的巨大声响让屋内所有的物体都为之一震。

“真没有礼貌。”不知道谁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凯骑士!”普辛森“嗖”地一声站了起来,充血的双眼狠狠地盯着凯凯,严厉的口气中透露出烈火一样的愤怒。

“哦?”凯凯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怎么了普辛森队长?你还想吃我的巧克力吗?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很抱歉的,因为我只剩最后一块了。”说完,凯凯“咯咯”地笑了起来。

如果换做以前,凯凯的玩笑定能带动全场,但今天不行。不仅不行,反而激起了其他人的愤怒。众人纷纷开始了对凯凯的指责。

“凯骑士,我不知道在你的国度里人与人是如何相处的,不过在我们迪菲亚王国里,要想获得别人的尊重,就应该首先尊重别人;要想获得别人的认可,就应该用真正的实力来证明自己。”黄金骑士罗比看了一眼萨罗国王,在得到默许后,便走到议政殿中央面对着凯凯继续说道,“数月前,海水摧毁了我们的家园,吞没了我们的良田,卷走了我们的欢笑,将我们赶到了这迪菲亚巨树上,让我们整日过着提心吊胆、不人不兽的生活。当我们都以为欧丁神已经放弃我们、开始绝望的时候,你!凯骑士!出现了!你应该知道,我们当时是那么的激动,甚至流下了兴奋的泪水,因为你让我们燃起了生活的希望。然而,你整日里却只知道游玩、打闹,根本就没有把我们的痛楚放在心上,我猜,你甚至已经将欧丁神赋予你的使命忘得一干二净了!”

罗比道出了实情,凯凯无地自容,不知如何应答,满脸羞得通红。罗比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被萨罗摆手制止了。

“凯骑士,你那只袋子里装了什么?”萨罗问道。

“是硫磺。”凯凯放开正在撕扯的衣角,小声地答道。

“硫磺是做什么用的?”

“硫磺可以制造出火药,有了火药就能造出炸药。”

“炸药?”

“有了炸药,以后吃鱼就不在话下了。”

萨罗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最后说了一句:“金托队长死了,我希望你能参加他的葬礼”,之后便散了会议,自顾自地回了房间。

凯凯本想问清楚金托的死因,但终没有开口,他盘坐在议政殿的窗边,看着环形山出了神。

傍晚,拉古拉使劲将凯凯摇醒,并告诉了他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情,然后带着他去参加了金托的葬礼。按照比莫人的习俗,对死去的人用的是土葬,然后将遗体头朝太阳升起的方向埋入地下。显然现在已不合时宜了。于是拉古拉按照萨罗的指示,安排波卡、夏托、多几以及尼瓦尔一起将金托的遗体护送到了北边的环形山顶,在一处叫做“祭祀台”地方将金托火葬了。萨罗等人站在最近的树道上,远远注视着那堆红色的火焰,心中痛苦不堪。而凯凯则暗暗发誓,一定要替金托报仇!(" target="_blank">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