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小黄文水多肉多推荐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陆智涛从考试大厅走了出来,我随手扔掉烟屁股,用脚踮灭起身迎了上去:考过了吗?陆智涛一脸春风得意:你猜。

我说:你猜我猜不猜。

陆智涛说:你看我这充满胜利的微笑,肯定过了啊。

我说:那就好,为庆祝你考试过关,今晚哥请你吃饭。

陆智涛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为庆祝我考试过关,你确定是你请我吃饭,而不是让我请你吃饭?

我说:真的,等会陪我去银行取点钱。陆智涛又不解的追问:为什么突然请我吃饭?

我说:没有为什么,不止请你一个人,你看到我脚上的鞋子没,去年的今天买的,我想给它过个一周年。我要请大伙。

陆智涛一脸懵相:我去,医学博士都解释不了你这种超乎常人的行为。

我说:得了,你考试过关,哥心里高兴,所以行为有点任性。

陆智涛说:哦,那我们先吃点东西去。我说:恩!

我觉得吧,过生日,没必要搞的大张旗鼓,请几个要好的朋友,吃顿饭庆祝下就好。最主要的是我没什么钱,要是告诉别人我过生日,他们肯定会准备礼物。那我就得正儿八经的挑个好饭店摆上一桌。从这点上考虑,我想还是低调节约为好。

我问陆智涛现在我们去吃点什么。陆智涛说前面路边有一小店,咱买俩肉夹馍垫巴肚皮。我说:那玩意吃不饱,去吃碗炒饭面条啥的。陆智涛说自己困了,随便吃点回去补一觉。说完,打了两个哈欠,一脸疲倦。我说:看你样子,好像又困又饿。

陆智涛说:我就是困,实际没你想象中那么饿。

于是,我俩买了俩肉夹馍,一人一**脉动。一边吃,一边朝附近银行迈动。走进银行,临近中午,还个把小时快下班时间,大厅里没什么人,我跟陆智涛说:你坐在大厅排椅上等着,我去柜台取点生活费。说完径直走向柜台,把银行卡从小窗洞里递了进去,银行职员问:您好,先生,请问您办理什么业务?我说:给我取800块钱。

银行职员拿着卡,熟练的在机器上划拉了下,我在窗外拿起密码输入器,把密码输好。银行职员在里面看了看显示屏,转脸皱着眉头跟我说:对不起,先生,钱不够了。

我说:你逗我呢,这么大个银行,连800块都没有银行职员眉头皱的更深了,把头凑近到窗边洞口说:对不起,先生,是您卡上钱不够了。瞬间,脸,让她一句话给说的通红:那,那取500元。银行职员手指噼里啪啦一通敲,让我重新输入密码。一会,红通通的五张百元大钞和银行卡,从洞口滑递了出来,我把回执单签上名字,顺进窗洞里,捏起钱和卡转身就走,太丟人了。一边走一边想,明明记得上个月给家里打了些钱,自己留了1000多元生活费的,怎么也想不起来那500元什么时候,花哪去了。走出银行,坐上公交车努力想了一路。下车到了医院门口我想起来,上次凑钱买了煮饭的一系列电器和锅碗瓢盆等餐具用掉了。

回到宿舍,孙长文正看电视。我问他:看啥呢,吃饭没?孙长文说:吃了碗凉皮,无聊么,打开电视随便看看,没什么好电视剧看。孙长文接着问我:你干嘛去了。我说别提了,中午陆智涛**忘记带了,给他送过去,陪他考完才回来。孙长文问:他考过了没,人呢?

孙长文这么一问,我操!老子想起来了,把他丫的忘银行去了。赶紧给陆智涛打电话,汗!

陆智涛在电话里说,我去取钱的时候,他坐在椅子上,一不小心就睡着了,银行快下班时,保安用塑胶棍捅了捅他:喂,小伙子,醒醒,我们下班了。陆智涛睁开眼,愣一会,还特么以为自己梦游了呢。然后一个劲责怪我:你走时怎么不叫我,你今天到底怎么了啊,一会给鞋子过一周年,一会去银行取钱,还把我丢银行。我在电话里说,:等你回来再说吧,挂了。

说完,把手机往枕边一扔,往床上一躺,陪孙长文看起了电视剧。电视里正播放着男主角和女主角谈情说爱的情节,男主角和女主角先是说了好一会情话,情到深处,紧紧相拥了在一起,激吻缠绵许久,男主角顺势把女主角推倒在床上,俯身压了上去,一只手搂住女主角,继续吻着,另一只手腾出空来,摸索着去宽解女主角衣物,此时,我和孙长文瞪大双眼,聚精会神的等待着最精彩的儿童不宜的桥段。女主角外衣刚脱掉半截,电视屏幕就渐渐黑了,你妈了巴子的!镜头一转,天大亮了。孙长文气的:操,超哥,还看不。我说:关了吧,都不知道他们一晚上到底干了些啥,还看个屁。孙长文手持**,对着电视机一按。“嚬”的一声,电视屏幕就闭黑了。孙长文说,不用看就知道,下一集女主角怀孕了。我恩了一声,把毯子一拉,蒙头迷糊睡了。

不知道陆智涛什么时候回来的。看我和孙长文睡着了,他也爬自己床铺上搁头就睡。

下午,“咚,咚,咚”。几声沉闷的敲门声,伴着冉莹的声音:哥,天快黑啦。

我们仨迷迷糊糊的都爬了起来。穿戴好后,把门打开,冉莹进来。我跟孙长文和陆智涛说,都赶紧刷牙洗脸,一会吃饭去。

孙长文说,吃饭要不要喊上王汇祥。我说算了,两个小时时间,就我们四个人吃完就回来上班。陆智涛擦了把脸:还是快点去吧,等他赶过来,还要等半个小时,我俩中午就吃一肉夹馍,肚子早敲鼓了。

冉莹问我:我们去吃什么。我说:去医院后面那家“安徽土菜馆”。冉莹说:好,你早上说请我吃饭,中午工作餐我就没怎么多吃,肚子饿死啦。

我抛一不屑的眼神:瞧你这出息,等下哥给你点个四菜一汤。

我原本是打算照着500元的标准整一桌的,留个300元做剩下来半个月的生活费,现在只能整200元的了。进了饭店,待大家坐定,就让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我客气的问:你们想吃什么。陆智涛特么不客气的说:超哥,你把菜单拿过来,我瞅瞅。我说:不用,你想吃什么,我来点。陆智涛扭过头问服务员:你们这有什么特色菜?服务员微笑着:我们这有土豆炖鸡,爆炒牛肉,清蒸鲈鱼,水煮肉片等等。服务员说了一连串。我x。她说的哪是特色的菜,都特么是特贵的菜。我打断了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服务员:好了,我们自己看菜谱,你去帮拿壶水来。然后,哥拿起笔,对着菜图价格表,默默照着200元预算点了六个菜,连汤都没敢点。

等上菜的时间里,冉莹问:哥,怎么突然想起请我们吃饭啊。陆智涛抢话了: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今天是超哥穿的鞋子一周年纪念日。孙长文强忍着刚喝进嘴里的水,努力咽了下去说:真假的?我不信。冉莹问我:真的啊?我说:我知道你们都不信,也就随便说说,这不快中秋节了么,怕到时候你们都回去了,提前吃个团圆饭。

我们四个都饿坏了,服务员上菜又慢,刚上一个菜,大家就迫不及待的动筷。就这样,来一个,消灭一个,都不给米饭什么机会。我想菜要是一下全上来,我们肯定是吃不完的,饭店做生意真有一手,最后,六个菜陆续上齐了,也个个露盘底了。大家碗里都还装着或满或半满的米饭。为了缓解尴尬,我拿起筷子指了指躺在残汁里的十来根土豆丝:来,来,菜都快没了,赶紧吃,吃完回去上班,赶紧夹菜。

这么一说,孙长文和陆智涛腾的来劲了,陆智涛更是一嗓子把服务员喊了过来:美女,菜单拿来,我们再加几个菜

我都懵x了。我说的夹菜?加菜?陆智涛二话不说的又加了两个菜,叮嘱服务员:快点上啊。

一顿饭下来,原本预留的半个月生活费又缩压到了100元。唉,咱农村出来的孩子,都太特么实在了。以前愁怎么挣钱,现在花钱也犯愁了。剩下的200元,我特么得怎么节约,才够摆平后半个月吃喝的。

当天晚上值班中,我接到了老朋友阿付的电话,我问他:是不是要告诉我,你要结婚了的喜讯?阿付电话里说可能结不了,我问他怎么了。阿付说:先不说这个,这快到中秋节了,我打电话是要问你回不回来,我们好久没见了,聚聚。我电话里回他:中秋我回不去,看看国庆节,假期长点,我回去联系你。阿付说:好吧,常联系。我说:恩,必须!阿付说:你忙吧,再联系!

(本章完)(" target="_blank">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