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小攻把东西放在小受里面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今早有了新符文,艾希走在街上那轻盈的脚步都好似在跳舞,美目流转间便见到一道唯一认识的身影。

“你这是……在摆摊?”艾希走近她的同桌打量道。

“卖画”少年的话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艾希没再搭理他,反观那张小桌上的画作,无论是风景人物还是传奇故事,画的都十分细致栩栩如生。看着看着她就动心想买上两张去装点一下那冷清的屋子了。。

“这是什么?”艾希的目光被一只身材如球浑身雪白的小动物画像所吸引。

“哈,那是魄罗,一种贪婪好吃的高智商宠物。所有的贵族少女爱不释手的小东西”少年的目光含着笑意注视着少女。

艾希注意到他的目光,任性地打散了购买的念头。“你身后的那也是画?”她看到少年身后挂着的一副巨型画作问道。

“那算是壁画,在白墙纸上画下指定的内容,你说什么我都能画出来。然后再在画上贴一层水晶纸防止掉色。”

“什么东西都能画出来?”艾希在心中已经开始想象她坐在那焕然一新的屋子里,边品味着茶边观赏着墙上的画作。

“当然。”

“听起来不错,我要预订一套关于弗雷尔卓德著名英雄阿瓦罗萨的连环画,这大概需要多少?”

少年听罢一边在一个小本上记录一边说:“价钱得等到我去你家丈量一下你家的墙壁后才能得出个价格。”

“啊?”艾希倒吸一口气。

“怎么?你家不方便待客?”少年疑惑的眼神瞥向她。

本来只是字面上的意思,但在艾希理解起来就是他以为自己住的地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当然不是了,随时恭候!”她没好气地说道。

“好的,那我明天登临贵府。”

……

说完地址之后等走远了,艾希才有些后悔。她居然会让一个男生到自己的闺房里来呢?但转念一想她不由得捂嘴惊呼,这下她可得赶紧回家大扫除了!

……

第二天一大早,艾希在饶着茶几徘徊了第四十四圈后终于迎来了一阵真切并非幻听的敲门声。来的人果真是他,但转念一想除了他,也不会有人来她这个富丽堂皇的冷清地方了。

经过简单的寒暄后,艾希就这样趴在软椅上目睹着这个少年忙忙碌碌的开始和结束。一个上午的时间悄然而过两人也没说一句话,谈过该支付的酬金后,少年也没什么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喂……那个,我给……你准备的茶你还没喝呢,这样……不合乎贵族礼仪。”就在少年毫不迟疑地转身时,艾希喊住了他。

“哦”他转过身木然地点了点头后坐在椅子上。

“你之前跟我说你要存钱买一个东西?”

“买做弓的材料,灾厄之地的哭嚎木、还有血鲨的鱼鳔等等。剩下的就是阿撒兹勒魔羊的角了。”

“还有阿撒兹勒魔羊的角?”众所周知,阿撒兹勒魔羊是出了名的凶恶,每年死在它角下的猎人和樵夫数不胜数,算是瓦洛兰大陆最为奇特、危险的食草动物。与危险程度成正比的是那家伙的身上各个部位都是有价无市的高档货,那对角便是做角弓的上好材料。

“你能有什么渠道弄到它?”

“莫格隆山径一带不是都有出现吗?”少年若无其事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要去猎杀一头阿撒兹勒魔羊?你疯啦?”艾希惊呼。

“我已经联系了一支挺有名的狩猎小队,届时会和他们一起参加狩猎。”

艾希摇了摇头“那也太危险了,你这样做无非是想增加狩猎成功的几率,可是如果没有强大的符文和身手怎么可能杀得掉它。”

“没有什么几率不几率的,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死,要么更好的活着。”

“你这种想法太偏激了”艾希摇了摇头眼神随机粘上些许阴沉“你没直面过生死,所以你才能说的如此轻松。”

“或许吧”他笑了笑“人活着就得不断变强,至于安稳,那是强者才拥有的东西”这般说着,他开始与艾希深邃的眼眸对视,这让艾希意外地感觉到一种熟悉感,那是孤狼们于月下的相遇。

“对了,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他磨磨唧唧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如果我在半个月后没能回来,那么请把这封信寄给德玛西亚……”

“恕我无能为力”在他惊讶的目光中艾希的脸色冰冷。“你根本不知道你这种所谓的强者思维有多么的自私。”

她的眼圈红了,少年再次注视着她的眼睛,眼神中写满了疑问。

“我来自遥远的冰霜世界——弗雷尔卓德,我的母亲是阿瓦罗萨部族的一个小部落酋长,小时候部落里的叔叔伯伯们终日狩猎也仅堪堪满足整个部落的温饱罢了,但我们都很快乐,至少在我的眼里是这样的。”

“每天的夜幕降临就是我最期待的时候,我会在各个帐篷里乱窜,西边捞一块烤羊肉,东边偷偷地把一位叔叔的酒杯偷走。那时候我是他们的小公主,大家伙儿们快乐的活宝。”

“晚上了我就睡在奶娘的怀抱里,听着我最敬仰的英雄阿瓦罗萨的传说进入梦乡。有一天,我对阿妈说,我要成为一个像阿瓦罗萨女皇一样的大英雄,把西北的野蛮人和东北的大坏蛋都教化成我们的人。阿妈就说‘好啊,阿妈尽全力支持你!’之后阿妈就经常让我跟着来自德玛西亚的商人走出弗雷尔卓德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可我现在才知道,增长见识是其次,防止无知的我被暗杀才是她最主要的目的。”

“阿妈死于另一个部落的谋杀,当我赶回去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她的骨灰分别都撒在了哪儿。”

少年开口道:“当时的你应该没有那个力量去完成复仇。你的部落不一定会愿意听你的命令。”

“这就是你我的区别,复仇并不能让我的母亲起死回生,除了两败俱伤引得其他部落虎视眈眈之外别无益处!这就是你我的差别,如果我当时不一心想着周游列国而是多陪在她的身边为她分忧,或许她就不会因为精神不振而不敌刺客的刺杀。”艾希的眼神冰冷的可怕。

“你得多为信封那头的人想想才是。”艾希顿了顿继续问道“所以你还是想去是吗?”

少年迟疑了一下“对”

“那滚吧”艾希将信封丢给了他。

(" target="_blank">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