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年轻的5老师中文版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第152章魂师

巨大的雾荒天空兽再也没有了一丝的声息,如同一个僵硬的亘古就存在的小山一样,突兀的匍匐在几人的面前,戈蔷心惊胆战的看着这个东西,她听过这个大家伙的名号,赤鬼的讲课中讲到过这些东西。

戈蔷见巨雾荒天空兽真的死掉了。这才去巨雾荒天空兽身后,搬起巨雾荒天空兽的尾巴,把昭垣拉了出来。她给昭垣也灌下一口魔液,昭垣的手臂断掉,就算有密术治疗,也需要六七天才能恢复。

幸亏雾荒天空兽尾压住的是他的左手,如果是右手,整条手臂的骨骼也许就粉碎了。生命之力改造过的左手,影响了昭垣整条手臂,骨骼的强化一直延伸到了肩膀的部分。

戈蔷没有多说什么,她看昭垣无恙,提着巨大的铁纹树棒走进黑暗之中。脑海中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她一时不知道和昭垣说什么好。

雨继续下着,这条小路人烟本来就稀少,这样的雨夜根本不会有人赶路。

姬棠从雾荒天空兽嘴中爬出来的时候,昭垣和水静才恢复了一些体力。和戈蔷比起来,两个灵将的身体还是太弱了。

“昭垣……”水静叫了一声,脸有些红,她一开始见昭垣遇险,冲动的出手,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从小到大。她没有一个朋友,昭垣勉强算是半个。所有的手下都对她很敬畏,就连乾坤士和那些追求她的剑修者也是如此。

昭垣对她也很尊敬,但是水静知道,昭垣的尊敬,完全是职业习惯。他敬重强大的乾坤士,这种尊敬就像是对卫奕,对灵光筑体修士。昭垣根本不在乎她皇室的血脉,来浩山是不得已,他迟早要走的。

越是这样,水静就越想把昭垣留下来。

“水静,要提防伤害巨雾荒天空兽的人找来,我们快点收拾一下,清理干净就离开。”昭垣思维敏锐,他不知道关于禁魔装备的事情,可是巨雾荒天空兽出现的时候,已经伤得很严重了,昭垣当然能够想出是多么强的人才能做到这点。

“主人。”姬棠一身是血,来到昭垣面前,心情忐忑。巨雾荒天空兽的头部有两根雾荒天空兽晶,她都挖了出来,收进手镯,不知道昭垣会不会怪她自作主张。

“你没事吧?”昭垣关心的问。

“主人,我没事。”姬棠哽咽。

“没事就干活儿吧,雾荒天空兽头上的角刺,暗魔之牙,指爪先想办法弄下来。最好能把它分解了。先装走再说。”

“怎么分?”姬棠不安的问了一句。

最后时刻,水静是出力了的,巨雾荒天空兽不可能没有她一份。自己先拿走了雾荒天空兽晶,有些贪婪。可暗魔本来就该是贪婪的,姬棠只担心昭垣心软,把到手的东西送出去。

“前半截归你,后半截归我。”水静对昭垣道。

姬棠对她顿时大生好感。巨雾荒天空兽的jīng华都在前半截,后半截除了一条尾骨最为珍贵,其它的就只剩下两只爪子还算不错了。

“不过雾荒天空兽皮和雾荒天空兽筋我都要了,会给你们每人制造两套装备。”

“好,姬棠,快动手。”昭垣急切的说着,他的收起帝王炼阵,小心的释放出感知,探查着周围的环境。

雨渐渐的大了起来,昭垣的感知释放到了极远的距离,也没发现任何人类的踪迹。他心中略安,对水静道:“你还能战斗吗?”

水静的眉头皱了皱,肋骨和腿骨都有裂缝,对她来说,这种疼痛还是第一次感受。昭垣的一条手也断了。却看不出一点痛苦的神sè,这让她很佩服。

“cāo控勾魄炼狱兽可以,释放灵气古卷也没问题,恐怕不好赶路了。”水静担心的说着,四匹山地骸兽全部死掉了,她发愁如何尽快的离开。

“放心,交给我。”昭垣镇定的回答着。只要水静能释放密术就行,姬棠可以背着她跑,戈蔷加持了筑金天靴也能追上,自己的变异筑金天靴相对节省体力,只要不是灵光筑体修士,一般人是追不上他们的。

见昭垣如此镇定,水静也放心了。昭垣是可以信任的,他不会对自己虚张声势。

“水静,我们还是分开戒备,戈蔷一个人照看不过来。”昭垣说着,先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水静不疑有他,她只当是姬棠有锋锐无比的武器,可以对付巨雾荒天空兽。昭垣却是怕她看出姬棠身上的问题。

两个人分别走入黑暗中,只留下姬棠一个人。

分解星尘兽是姬棠擅长的,巨雾荒天空兽不到十阶,身体结构和星尘兽也没太多的差别。她现实按照昭垣的要求,拔掉了巨雾荒天空兽的暗魔之牙,火焱天空兽巨雾荒天空兽的暗魔之牙不太大,数目却很多。姬棠拔完雾荒天空兽牙,先将火焱天空兽巨雾荒天空兽四肢上的指爪拔掉,收了起来。

难处理的是巨雾荒天空兽头上的角刺,火焱天空兽巨雾荒天空兽的外形和常见的雾荒天空兽有较大差别,头上没有常见的那种长角。而是细密的角刺。这些角刺直接从头骨中生长出来,是姬棠对付不了的,她只能用暗魔之牙一点点的将巨雾荒天空兽脖子上的皮肤咬开,再用指甲切开巨雾荒天空兽脖颈上的肌肉,找到颈骨的关节,将关节拆卸开,才把巨大的雾荒天空兽头割下来。

火焱天空兽巨雾荒天空兽脖子上那片黑sè的毛发最为珍贵,姬棠就是用暗魔之牙都无法咬破。这块皮毛保护着巨雾荒天空兽咽喉内最脆弱的部位。

姬棠尽量将巨雾荒天空兽的肌肉从皮肤下扯出,让雾荒天空兽头小一些,这才好收起来。

巨雾荒天空兽的咽喉部位,有一块中空的骨头,肺部的气息需要通过这块中空的骨头,才能形成强大的雾荒天空兽息。姬棠把整个雾荒天空兽头的骨头尽量分解,这才勉强收起雾荒天空兽头,开始分解巨雾荒天空兽的身体。

“戈蔷!”姬棠叫了一声,戈蔷从黑暗中走出,来到巨雾荒天空兽的尸体前。

“帮我扒皮。”姬棠像一只壁虎一样,四肢都吸在巨雾荒天空兽的尸体上,一边用暗魔之牙撕扯巨雾荒天空兽的皮,一边向前爬行。

如果巨雾荒天空兽还活着,她的暗魔之牙这时候已经被巨雾荒天空兽的肌肉力量崩断了。对付死雾荒天空兽,她倒是不怕。

“嗯,怎么做?”戈蔷没办法对付雾荒天空兽皮。现在她只能在旁边看着。

“用你的武器把皮下的肌肉切开,一会儿好扒。”

戈蔷的铁纹树钩也锋利异常,破不开雾荒天空兽皮,对付皮下的肌肉还不成问题。她爬上巨雾荒天空兽的尸体,跟在姬棠身后,开始分解巨雾荒天空兽的尸体。

雾荒天空兽皮是最难处理的,主要是太过坚韧,姬棠的动作很慢。她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在巨雾荒天空兽的身体上咬出了四道巨大的伤口。戈蔷一直跟在她后面,等姬棠处理完毕,两个人掀起一端雾荒天空兽皮。同时用力的扯动。

“戈蔷,这雾荒天空兽骨你不需要吗?”最艰难的工作完成,姬棠轻松了许多,她感觉牙床胀痛,暗魔之牙都有些活动了。能够嚼碎玄核的暗魔之牙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我想要些角刺,安在铁纹树棒上。”戈蔷的铁纹树棒也是远古星尘兽的骨头炼制的,质量并不差,她不想重新制造一件这样的武器了。不过她看好了巨雾荒天空兽头部的角刺,如果给铁纹树棒加装上尖锐的角刺,就再也不必担心对付不了高阶玄黄之铠了。

这种巨雾荒天空兽的角,甚至密术护盾也是一撞就碎。

“快些吧,等主人找到师傅,就有办法帮你炼制武器了。”姬棠扯着雾荒天空兽皮的一端,和戈蔷同时用力,将脊背上的雾荒天空兽皮扯下。

没有雾荒天空兽皮的保护,戈蔷的铁纹树钩也可以分解雾荒天空兽尸了,姬棠收起尾巴,擦了一把脸上的血,低声呼喊着:“水静,公主……”

水静的腿骨出现裂纹,走动本来就费力,听到姬棠的呼喊,只好加持了三级的筑金天靴,步履蹒跚的来到巨雾荒天空兽尸体前。

“什么事?”

“巨雾荒天空兽的血,可以浸泡铠甲,还是你来收起吧。”

水静意动,她在冰雾荒天空兽铁军弄到了不少优质铠甲,可惜没有一具是玄黄之铠。如果用雾荒天空兽血浸泡,这些铠甲会出现魔防能力。

“好。”水静在腰间取出了一个瓶子,这瓶子明显是特殊的空间装备,无法放入另外一个空间装备里,只能随身携带。姬棠和戈蔷跳下雾荒天空兽背,两个人合力,竟然将巨雾荒天空兽庞大的尸体掀翻。

水静看得直叹气,如果浩山军中有这么勇猛的人该多好。尤其是姬棠,如果配上玄黄之铠,简直是人形的勾魄炼狱兽。

不对。姬棠和戈蔷的力气加一起,都快赶上战争黑狱契约兽了。给戈蔷一把原岩斧,砍开城门不是问题。

戈蔷和姬棠用力扯下巨雾荒天空兽腹部的皮,水静释放了一个金晶箭,却嵌在了巨雾荒天空兽的肌肉内。肌肉间还有坚韧的筋膜,三级密术都无法穿透。

姬棠笑笑,她五指并拢,用力的朝巨雾荒天空兽的腹部捅了上去,直没入臂。姬棠迅速拔出手臂,水静赶紧将自己的空间装备凑上去,开始采集巨雾荒天空兽腹内的液体。

天已经亮了起来,昭垣有些着急,因为大雨掩盖了很多气息,追杀巨雾荒天空兽的人才没有出现。要是再拖延,自己这些人就危险了。

这里再偏僻,也在小路的边上。雨一停,没准就有行人路过。这么大的一条巨雾荒天空兽尸体,除非是瞎子,任何人都能在路上看见。

如果来了不相干的人,自己总不能杀人灭口吧。

水静也有些焦急,她和昭垣帮不上忙,只能让姬棠和戈蔷两个人分解巨雾荒天空兽,速度怎么也不会太快。

“水静,用火烧吧,烧完剩下的带走。”姬棠提醒了一声。水静恍然大悟,自己脑筋没转过来,只是想着怎么把巨雾荒天空兽带走,别留下痕迹。现在值钱的东西都已经被姬棠取下了,一把火烧掉尸体就是,剩下的骨头肯定是好材料,也不用担心。毁尸灭迹是最简单的事情。(-)除非你要毁掉的是一条巨雾荒天空兽。

没有了心脏、皮肤和雾荒天空兽晶,巨雾荒天空兽再也不是八阶以下密术免疫的生物了。即使如此,水静也不得不动用了一张七阶灵气古卷。

地火结界——七阶火系密术。

地火结界不算是鸡肋密术,可局限xìng也很明显。从好的一面说,地火结界具有双重作用,首先是攻击力强,玄黄火气模拟出的地火攻击力强过了大多数八阶密术,同时陷入地火结界中的目标会受到极强的控制,超过了大多数七阶的金气系和地系控制密术。

唯一的问题是,地火结界的攻击方式。乾坤士可以在面前十米内释放出宽度四十五米左右的燃烧区域,衍生攻击范围不足三米。

也就是说,燃烧区域三米之外就是安全地带,攻击高度也不超过四米。

乾坤士在六阶就可以飞行,这个密术又无法瞬发,攻击力再强,也无法伤害到六阶以上的乾坤士。如果对付六阶以下的乾坤士,显然不需要一个攻击力达到八阶的密术。

就算是对付剑修者也是如此,剑修者只要修炼到剑修者阶段,跃起的高度纯粹和修炼的剑气有关,已经突破了**力量的极限。

如果被攻击的剑修者提前发觉,一个纵跃就可以脱离密术攻击范围。

这个密术如果在封闭的环境内施展。就异常恐怖了,比如在城堡的藏兵楼内。现在这个密术也算是物尽其用,巨雾荒天空兽已经死掉了,当然不会逃脱地火结界的焚烧。

水静黑sè的灵气古卷展开,以火焱天空兽巨雾荒天空兽为中心,地面上冒起大片的黑sè火焰,将巨雾荒天空兽的尸体包裹住。水静有些心痛,巨雾荒天空兽的油脂也是罕见的材料,现在全部被火焰烧灼干净了。

姬棠在旁边看着,心中却很开心,巨雾荒天空兽体内的很多材料都已经被她挖下来,收起在了手镯中。尤其是那六片肺叶,巨雾荒天空兽的肺叶加上特殊的喉骨,可以制造出属xìng奇特的炼金装备。

能否喷出雾荒天空兽息姬棠不清楚,至少能制造出抵御雾荒天空兽息的防御装备。

地火迅速的燃烧着,越来越大的雨也无法将它熄灭。巨雾荒天空兽的尸体上仿佛被淋的是油,如果不是地火结界的内敛xìng,又是黑sè的火焰,恐怕十几里外都能看到这里的火光。

十几分吼声的时间,巨雾荒天空兽就被焚烧得只剩下了一副没有雾荒天空兽头的骨架。这骨架要是被蛮荒魂师看到,会兴奋的昏过去吧。

水静不停的释放着霜阵,为雾荒天空兽骨降温。如果是焰晶,这么一冷一热,内部结构已经被破坏殆尽了。雾荒天空兽骨却越发的晶莹,看上去像是最珍贵的透闪石。

姬棠和戈蔷开始拆卸这些骨架,水静则开始施展地系密术,将被焚烧成结晶状的地面重新粉碎。化为泥土。然后要不停的驱散玄黄气,抹去这里施展过高阶密术的痕迹。

将拆散了的雾荒天空兽骨收起的时候,天已经渐渐的放晴了。水静连续施展清洁术,去除大家身上的血迹和巨雾荒天空兽的气息。昭垣的白sè密术袍被脱下来,换上了水静送给他的灰sè密术袍。

很多雾荒天空兽血渗透到了泥土之中,水静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她让姬棠挖掘出这些泥土,收起来,戈蔷砍回两根大树,水静直接将大树烧成炭,碾碎后铺在地里,上面又压了几块巨大的石头。

现在只要不特别留意,从那条小路经过也不会看到这里的异常。山地骸兽的尸体也被收起来,这些马的臀部打着烙印,只要认识字的人就知道是哪里来的,当然也不能留下。

最后收集起被巨雾荒天空兽抽散架的勾魄炼狱兽零件,四个人才迅速离开了战斗现场。这些手段也许称不上是天衣无缝,不过只要追踪者没有携带魔狼这样的星尘兽,就很难发现这里的异常了。

大雨帮了水静等人的忙,一直过了四个多小时,才有一队身穿皮甲。看上去像是佣士的队伍经过。这个队伍中有两个剑修者骑着四米多高的星尘兽,手中的长枪有七米多长。这武器再怎么伪装都没有用,只有扬武国的灵武剑修者才专门学习这种超长的兵器。

这种灵武剑修者哪怕只是一个初阶剑师,在战场上也能力敌近百名剑修者。他们的星尘兽通常没有太好的密术天赋,不过在战场上也不需要,横冲直撞即可。

这两个灵武剑修者胯下的坐骑显然不是普通货sè,四米多的身高,长度在六米左右,体型有些臃肿,身上自然生长着厚厚的鳞甲,只有脖子部位用焰晶铠甲包裹了一圈,应该是这种星尘兽的弱点。

这两个灵武剑修者手中的长枪也很特殊,枪尖的四个棱面上都有细密的玄黄秘纹,长枪通体散发着焰晶光泽,沉重无比。枪杆上还有铁链,挂在了鞍韂的后面。这样的长枪至少要大剑师才能使用,或者像是戈蔷那样的天生神力。

这沉重的武器如果靠星尘兽带动着冲击,七米的长枪足以伤害到已经重伤的巨雾荒天空兽身体。

两个灵武剑修者身上也挂着佣士印章,神sè异常冷峻,没有多余的表情。他们前面的一个剑修者骑着白sè的马,手上捧着一个像是罗盘的焰晶装备。这橙黄sè的焰晶方盘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凹陷,上面用金气晶封死,四周密布玄黄秘纹。

金气晶内有一根悬浮着的磁针,正在乱转。

“怎么不走了?”两个灵武剑修者身后一个穿着青sè焰晶铠甲的人低声喝问。

“大人,我们失去火焱天空兽的方向了。”

“什么!”身穿青sè焰晶铠甲的剑修者提马绕过两个灵武剑修者,来到手持焰晶盘的剑修者身边,接过了那个四四方方的焰晶盘。看到盘中的磁针无序旋转着,身穿青sè玄黄之铠的剑修者推开面罩,露出他年轻的脸庞。

这是一张有些惨白的脸。十分秀气,干净。此刻,这张脸露出狰狞的表情,他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问道:“鲍锡安,你不是说不会追丢的吗?”

“大人,我们昨夜耽误了太长的时间……”

“鲍锡安,你是说,我让你们避雨,做错了?”青年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他冷冷的看着白马剑修者。白马剑修者一个激灵,下了山地骸兽,单膝跪倒,俯首答道:“大人是体恤部曲。”

他口中说着,心中却暗骂,你明明是眷恋那镇子上的歌女,才让大家避雨。亏你是伯爵继承人,竟然看得上那种女人,简直是白痴一个。

“嗯,你知道就好。”青年伸手按下头盔两侧的两个三角形焰晶凸起,咔哒一声,连接背甲的头盔被他摘了下来,露出一头棕sè的长发。

“大家说怎么办?”青年扔下焰晶盘,回头四顾。

二十多个剑修者也没了主意。一个灵武剑修者只好道:“大人,不如等乾坤士到了再说吧,他们是有办法追踪的。”

“乾坤士?嘿嘿……派四个人,封锁前后路口,你们全部在附近寻找一下,两里内的范围都不要放过,发现任何线索,就来告诉我。”这个青年首领颇为傲气的下达命令。方才的询问不过是做做样子,线索在这里消失,就要在附近寻找。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这些蠢货还要等乾坤士来。

乾坤士来了。功劳算谁的?

水静等人已经走出了百里开外,她有伤在身,让戈蔷背着,施展三级筑金天靴,这四个多小时也跑出了一百里的距离。

戈蔷还没觉得累,水静已经顶不住了。四个人停了下来,这里已经远离修溪的马道,位置在一个山脊处,可以四下望出很远。

水静小口喝下魔液,心中一边思量着。获得了火焱天空兽的皮,去掉送给昭垣的六套装备,剩下的雾荒天空兽皮也足够自己制造出近百套剑修者的装备了。火焱天空兽的细毛可以炼制密术袍,算起来自己已经可以组建一个由剑师和灵将为主体的旗团了。

浩山军的高手不少,装备一直普通。就算有炼金铠甲,也比不上真正的玄黄之铠。在冰雾荒天空兽铁军获得的那些成套的铠甲够装备一个剑修者营的,这些铠甲被雾荒天空兽血浸泡之后,焰晶属xìng改变,就可以恒定密术了。

可惜雾荒天空兽筋被大量的烧毁,剩下的材质不错,也只能给罗辰一个人用。

杀死火焱天空兽,全靠的昭垣和姬棠,自己动用灵妙草戒是最后一击,雾荒天空兽晶不要也无所谓,雾荒天空兽牙却得和昭垣要上几枚,炼制匕首和十字器。

雾荒天空兽骨能够打造硬铠,昭垣不会和自己争夺。打造这么多的装备,不去五仪山还真的无法完成。如果只靠浩山自身的力量,这些装备就要花去水静几年的时间。这还是浩山有一个八阶灵光筑体修士,数十个回归的灵将的情况下。换做别的城市,面对这些材料几乎是束手无策。

“水静,你的伤没事吧?”昭垣站在一棵树旁,向远处望着,头也不回。

水静看着昭垣的背影,有些感慨,刚见到昭垣的时候,他还是个孩子,还没有自己高。现在他已经快成年了。肩膀也宽了起来,气质沉稳,没有了初见时候的虚浮。

“没事,只要不停的施加chūn霖术,还不太疼。”

“嗯,你说,重创巨雾荒天空兽的人,会不会找到我们?”

“会,我们在冰雾荒天空兽铁军闹了那么大的事情,行踪肯定会被人查出来的。至少我们会被怀疑,不过你放心,重创巨雾荒天空兽的人,可能不是修溪帝国的。扬武国的乾坤士,八阶以上不能随意进入修溪。只要到了五仪山,就算我们拿了扬武国的国宝,他们也无可奈何。”

“那就好,我感觉这一次,追我们的人会很多。”昭垣轻轻的吐出了胸中的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可他的直觉告诉他,危险还没有远离。“继续向前吧,穿过前面的两百里山区。我们能少走一天的路。”水静拿着灵空虚影图,寻找到现在的坐标,放大了虚影图上的图形。

“这里有村子?”

“也许有,也许迁走了,这里是山地蛮荒人的地盘。”

“不如绕开。”昭垣不想惹麻烦。山地蛮荒人是骁勇善战的山地民族,修溪征服了这片土地,并没有消灭山地蛮荒人,这里没有任何一个权贵愿意来,就算封赏的土地再大,也需要有命才能享受。

“没事,我会山地蛮荒语言,这里的人对乾坤士不错。而且相比之下,他们更讨厌扬武国人。”

昭垣默然,扬武国的前身是第四王朝,第四王朝曾经在山地蛮荒山区搞过屠杀,这件事情他恰好看到过。千年多的仇恨,没想到山地蛮荒人还没有忘记。

水静在虚影图上标注了详细的前进路线,让昭垣记下来。

接下来要检查装备,在冰雾荒天空兽铁军,昭垣用掉了大量的低阶灵气古卷,勾魄炼狱兽的八阶玄核也消耗了大半。再也无法支持一场那样的战斗。

昭垣戍字天书中储存的密术也都消耗干净了,现在没有时间停下来储存密术。他的中阶灵气古卷和高阶灵气古卷大多数是空白的,昭垣也无法书写这些灵气古卷。

如果有时间,昭垣还可以书写大量的低阶空白灵气古卷,现在他只能为黑血蟾蜍安装上新的玄核,期待最近几天不要有高强度的战斗了。

水静的损失比较大,灵妙草戒动用以后,一年内再也无法使用,水雾荒天空兽杖内储存的两个密术也用掉了,她没有能力储存相同的密术。好在她没有动用亥字天书,十八个中阶密术算是她保留下来的最强能力。

在天书中储存密术比书写灵气古卷容易,可消耗的时间并不少,主要优势是不存在成功率这个问题。

天书的缺点也比较明显,那就是储存在内的密术必须是使用者自己储存的,否则在释放的过程中会有极大的可能产生玄黄气逸散,让密术失效。昭垣自己还不具备书写亥字天书的技能,地魔魇魂书现在储存的六个中阶密术成了救命稻草。

好在戈蔷和姬棠都没有受伤,昭垣并不知道姬棠的身体被重新强化过了,消除了吸收玉髓造成的一些隐患。

戈蔷重新背起水静,四个人小心的绕下山坡,向群山中走去。脚下无路,泥土湿滑,换做别的队伍,速度会被降低很多。昭垣的队伍却依然以每小时接近20里的速度前进着,翻过了数道山岭之后,一个巨大的村落出现在四个人的面前。

昭垣停下来,村子里没有任何声音。村口处有一个用木头搭建的塔楼,塔楼内空无一人。从村口望进去,昭垣只看到歪歪斜斜的木屋,还有坑洼不平的路面。

一个人都没有!

“姬棠,进去看看。”昭垣不敢轻入,这村子的规模看起来至少该有一百多户人家,现在静悄悄的,连个喘气的牲口都没有。

水静的伤并不算重,至少她还能释放密术,只是伤到肋骨,让她不太想说话,现在是昭垣在指挥队伍。

姬棠点点头,其实不进去她也知道,村子里没有人。确切的说,整个村子没有一个活着的生命。姬棠如今已经成年,胆子大了许多,就算遇到深渊乾坤士也不会太吃亏。

她进了村子,转了一圈,这才退出来。

山地蛮荒人的村庄很简单,离地的木屋是防备蛇虫的,他们不从事大面积种植。食物会放在一起储存。

“主人,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昭垣问:“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什么都没有,没人,没食物,没武器,没星尘兽,没牲畜……”姬棠的修溪语说的越来越好了,她一样样的叙述下去,昭垣拦住了她。

“有危险吗?”

“没有,就是一座被搬空了的村子。”

昭垣点了点头,自己是谨慎过度了,这里不是东召地区,山地蛮荒人骁勇,却没有东召人的蛮山指引者,战士中少有能达到剑师水准的人。山地蛮荒人的蛮山指引者,早就被第四王朝杀干净了。唯一要担心的是山地蛮荒人的毒药,不过自己是乾坤士,能够侦测毒素。

“我们去休息一下。”昭垣感觉十分疲劳,这几天神经一直绷得很紧,随时要面对危险。他的一条手臂也断了,想要恢复,也要五到七天,这是魔液的功劳。一般人骨头受伤,至少要三个月以上才能康复。

不用疾行,戈蔷放下了水静,道:“你们进去,我上塔楼。”

她把铁纹树棒背在身后,手脚麻利的从梯子爬上了塔楼。她没有走门,而是从窗子翻了进去。戈蔷的身影才消失在窗口。塔楼内就发出巨大的碰撞声。

随后,戈蔷愤怒的呼喝声传出来,什么东西被敲碎了,黑乎乎的一个影子飞出,落向地面,昭垣一直开启着金芒刺穴,看到那是一具死尸。

死尸重重的摔在地上,昭垣可没有忽视它眼中幽暗的光。虚幻沼泽立刻释放出去,将死尸困住。

咔……咔……

死尸的下颌骨一张一合,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戈蔷的声音从塔楼上传来:“让它别乱动。”

死尸很快就不动了,戈蔷的脑袋从塔楼的窗口探出来,向下对昭垣道:“我抓住一个家伙。”

“你不是说没有人吗?”昭垣恼怒的看了一眼姬棠。

姬棠委屈的道:“村子里是没有,这个……”

“接着!”戈蔷从窗子里抛下一个人来,那人在空中手舞足蹈,大声尖叫。水静释放了一个束缚术,细密的风索缠绕着这个人,将他轻巧的放在了地上。

这人蓬头垢面,一件长袍上全是窟窿,脚上的鞋子也少了一只,他被束缚术捆绑着,脸恰好对着昭垣等人。这是一张极其朴实的面孔,就像是临安国最为老实的那种农夫。

连教宗都赞叹过。在临安国,如果一个人还肯老实的种地,这个人肯定有纯净的灵魂。

“别杀我,我没钱,我很穷,我……”这个人杀猪般的叫了起来。他四方脸上的眉毛浓重,眼中含着泪金气,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的样子。

昭垣走上前去,低头看着这个家伙,问:“蛮荒魂师先生,你要是没钱。怎么可能拥有一具轮回之地的死尸?”

那死尸突然跳起来,就要扑向昭垣。昭垣的手上白光一闪,一道金晶箭准确的命中了死尸的胸口,死尸被金晶箭冻得一窒,昭垣道:“它再乱动,我就用金晶箭打碎你的脑袋。”

被束缚住的蛮荒魂师不敢乱来了,他这才发现,昭垣穿了一件灰sè的密术袍,密术袍上有两道密术标记。中阶灵将?

这是他误会了,这密术袍本来是水静的,昭垣现在只是初阶灵将。

“蛮荒魂师先生,得委屈你一下了。”昭垣招了招手,让姬棠提起这个蛮荒魂师,向村子里走去。

蛮荒魂师见昭垣瞬发密术毫无征兆,顿时死了反抗的心。摔在地上的那具死尸跟在了四个人的后面,戈蔷在塔楼上没有下来。

随便找了间干净的木屋,水静在屋子里铺下毯子,先坐下休息。姬棠吧蛮荒魂师扔在地上,那死尸站在门口,没有蛮荒魂师的命令,它也不攻击任何人。

昭垣看了一会儿那具死尸,道:“很漂亮的翼死尸,可惜残缺了。蛮荒魂师先生,这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是被你杀掉了吗?”

蛮荒魂师不是深渊乾坤士,不会滥杀无辜,可他们的脾气都

不太好,生气的时候做的事情就很难说了。

老实忠厚的青年蛮荒魂师咔吧了几下眼睛,感觉昭垣不好对付。他望向冥想的水静,心中说不出的郁闷。自己不过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睡觉,也会被人抓起来问话。别的乾坤士都那么受人尊敬,为啥自己就这么倒霉?束缚术是个简单的密术,维持的时间也比较长,不过至少要超过敌人的两阶,才有可能维持这么久的时间。

**,两个灵将!

“蛮荒魂师先生,这里只有我的问话方式比较温和。你要是让我失去耐心,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我……”蛮荒魂师想了半天,感觉自己不该和两个灵将怄气。只好老实的回答:“大人,我只是个小乾坤士,哪敢明目张胆的杀人。我来的时候,这里已经空了,连根骨头都找不到。大人,您有吃的吗?我都要饿死了。”

昭垣看他面sè蜡黄,身体虚弱,摇头道:“做乾坤士做成你这样,还真是失败,吃的没有,除非你老实说话。别告诉我你很穷,饕餮魂焰最便宜的也要数百万银两。”

蛮荒魂师哭丧着脸道:“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变得很穷。否则我召唤出死尸大军,早就成为皇家乾坤士了,哪用奔波。”

“死尸大军?就凭你?你当我什么都不懂吗?除非你能找到稳定的通道,可以随时打开轮回之地。”

昭垣本来不想为难这个蛮荒魂师,可这个蛮荒魂师实在是惹人生气,嘴里没有一句实话。要是他和戈蔷一样实在,昭垣早就给他一口面包了。

(本章完)(" target="_blank">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