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珞丹 黄晓明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半年之后!

青阳村!

由于刘丹青执意解甲归田与冷青阳安享晚年,龙子俊劝解不得也只好依他,冷青阳对青阳村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所以两人便在青阳村定居,如此青阳村又迁移来了一户外来人家。

冷青阳再此定居后,王老爷子和王立业夫妇经常过来闲逛,而至于那那倔强的周老太太,则没有来过一次。

小院子不大,可是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靠南之处,有一颗梧桐树,树下有一张石凳,此时,冷青阳正闲坐在石凳上,手上拿着青色的小褂,正认真地缝缝补补。

刘丹青手上拿着铁勺,下身围着围裙,脸上被烟熏的黑一块,白一块的,一边打着喷嚏,一边慢慢的从厨房踱步过来。

冷青阳闻到脚步声,扭过头就看到了他狼狈的样子,不禁站起身来,拿着衣袖轻擦他脸上的污垢,边擦边嗤笑道:“这厨房之事我做就好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偏偏起什么劲?看看你那被脸,都赶得村头的大花猫了......”

刘丹青笑嘻嘻的耸了耸肩,一脸幸福的道:“来来,饭菜刚刚做好,你赶快进去尝尝,我敢保证,我这次的手艺要比上次要强的多!”

冷青阳嘴上应付着“好好”,手上还是坚持着把刘丹青脸上的污垢擦干净,正要转身随他用饭时,门外忽然传来一王珞丹 黄晓明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阵敲门声。

“谁啊?”

乡下人家喜欢串门子,冷青阳还道这是村里的人,轻吟一声,慢慢的踱步过去:“等一下,这就来了......”

门栓刚刚放下,门外两男两女,四个青春活跃的孩子如同刚从笼子里放出的小鸟,一蜂窝的扑了上来,直往冷青阳的怀里拱去。四个人异口同声,亲切的喊道:“娘......”

鼓着嘴角,那首先便是扎进娘亲怀里的刘津儿便是朝着一边的龙子俊飞白了个眼,无奈的道:“我说姐夫啊。我娘是我和小七还有瑶儿的娘,你就别在这瞎凑热闹了吧......”

龙子俊嘴角一咧,脸上便是洋溢着一抹和煦的微笑:“我是瑶儿的相公,夫人是瑶儿的亲娘,如此推理,我怎么就不能叫娘?”

刘津儿坚持道:“那叫岳母!”

“好了,好了。子俊是瑶儿的相公,也是一国之君,叫我娘那是我的荣幸......”冷青阳望着那耍着小孩子脾气的两人,微笑着轻吟道:“你们来的正好。你爹刚刚做好了饭菜,走赶紧去尝尝?”

王瑶儿和小七脑袋上瞬间拉下三条黑线:“我爹做的菜那能吃么?”

“哦?爹亲自下厨?”

龙子俊闻言,一脸诧异的从冷青阳面前闪过,这才发现身材壮硕魁梧的刘丹青正围着围裙,手上拿着勺子。脸上还尚存一点黑乎乎的污垢,一脸尴犹如小媳妇似的站在梧桐树下。那副忸怩,害羞的模样,好似一个刚刚出嫁的小媳妇。

“喂喂,爹,想你堂堂镇国大将军,不好好的舞刀弄枪帮我镇守朝纲。却偏偏在这儿摆弄锅碗瓢盆,还真有你的啊......”龙子俊一脸坏笑的走过来,看着眼前那略不自在的刘丹青,在他耳边小声道:“要是让爹爹你以前的旧部知道了你这个样子,恐怕你这王珞丹 黄晓明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脸面......嘻嘻嘻......”

“咳咳咳......”刘丹青顿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边咳嗽边换衣注意力的冲着大家招手道:“走走走......赶快进屋子里吃饭。”

岁月悠悠。时间总是会在不经意间眨眼逝去。王瑶儿站在王家的门楣之下,望着周围这熟悉的环境,一切的一切宛如就在昨日。

王家大院里,依旧充斥着周氏喝骂儿媳妇的喋喋不休。王瑶儿迈步进院,却是总感觉周围有些空旷冷清的感觉。

她轻声唤道:“阿爷。阿爷......”

不多时,伴随着“知啦”的开门声,王老爷子拿着个烟斗从屋子了缓慢踱出,老话的眼睛也看不甚清院子里的人,用着一种低沉苍老的声音问道:“谁啊?”

不知为何,瞧见阿爷的这幅样子,王瑶儿忽然很想哭,发自内心的想哭。

“阿爷,是你的孙女带着女婿和小七来看你了......”

苍老的身子陡然一震,老爷子手中的烟杆掉落在地,皱纹横生的脸上露出一片会心的微笑,嘴中呢喃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

“哎,不管怎么说,你们姊弟俩能够团聚那也是可喜可贺的事,小七这娃儿性子还挺倔的,当年这一气之下出走,没想到十年之后才能得以相见......哎其实这一切也都怨我,如果当初我不......”

王瑶儿手掌一伸,轻轻的握住了王老爷子的手:“阿爷,事情都过去了,你就不要再提了,当初我也不懂事,跑到山上去做了山匪,也让你操了不少的心......”

朝着四周打量了一下,王瑶儿又问道:“阿爷,怎么不见三伯和三郎四郎?”

站在旁边的赵氏微笑道:“瑶儿,现在你三伯正带着三郎和四郎在外走马帮呢,现在这天下易了主,山匪盗贼也少了很多,马帮要比以前好走的多呢......”

“哦哦,是么。”王瑶儿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三伯娘,那他们现在跑的线路是哪儿?”

赵氏想了想,道:“西南穗城那一带!”

谈天叙旧聊了半晌,瑶儿一行这才起身离开。老爷子,赵氏等人也都出来相送,只有周氏至始自终躲在房间里,或许面对王瑶儿的时候,她打心里深处会内疚,只不过她一直要强的不愿意承认。

从王家出来,王瑶儿就扭头对一边的龙子俊道:“子俊哥,我三伯他们在西南穗城那一带,那边的治安就有劳你多费心了。”

龙子俊咧嘴道:“等回宫我就让人传旨给当地的官员,山匪。强盗什么的都给我治理干净了,这一点你就放心吧......”

从青阳村走出来,龙子俊和王瑶儿并没有就此返回皇城,他们决定先去郾城见一个老朋友。

陈氏百货商店内。一个身穿锦缎院外袍的年轻人正趴在柜台上打着算盘,小小的年纪就能给人一种老道的精明之感,不禁让的这条街上一些做生意成精的老家伙有一种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感觉。

“掌柜的,你这件玉镯是怎么卖的?”年轻人正在闷头算账,伴随着一声清脆嘹亮的声音,接着一双白皙的玉手缓缓神来,手掌之上,托着一个泛着翠绿的精美玉镯。

年轻人淡淡的瞥了一眼那玉镯,旋即又把目光投放在了账目之上。淡淡的声音透漏着一股随意:“这件玉镯售价二十两,对了,提醒你一句,交钱在那边。”

“喂喂,你有没有搞错?老朋友也要价这么狠?”

“老朋友?咱们非亲带故的。你别想跟我套近......”年轻人被对面这人的伎俩搞得有些想笑,可是当他将信将疑的抬起脸来,望着对面正面带着盈盈笑意调皮望着他的王瑶儿,以及旁边那一身白衣,风度翩翩的龙子俊时,原本随意淡定的脸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

“我说陈东你丫的生意做大了也开始耍起了架子是不是,瞧你那服务态度。我要是顾客真恨不得甩你两巴掌......”望着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的陈东,王瑶儿调侃道。

陈东委屈的道:“瑶儿,我们店里有专门负责收钱买卖的伙计,今儿我其实只是来核对账目的......”忽然神色一变,似是想到了什么,陈东赶紧冲着瑶儿福礼道:“对了。你现在的身份,我可不能随便叫你瑶儿了,我应该叫你皇后娘娘,还有子俊哥,我得......”

王瑶儿上前去搀扶起正要行礼的陈东。埋怨道:“干什么呀你,我和子俊哥这是微服私访,你这么一来,大家全都知道了......”

“哦哦,原来是这样......”陈东小鸡琢磨似的点头。

王瑶儿又问道:“对了,你和雪儿姑娘成亲了么?”

陈东顿时露出一副得意的神色:“我们打算在下个月成亲!到时候,你们可得给我准备一份厚礼啊。”他像陷入了幻想似的自语道:“能跟皇帝和皇上攀上朋友,真他妈的威风啊,到时候能嫉妒死一大堆人......”

龙子俊婆娑着下巴道:“虽然瑶儿已经是皇后,可是我们中间一直欠缺一个仪式要不这样吧,下个月咱们一块再皇宫办,到时候咱们相互随礼的钱就此抵消了啊......”

陈东欲哭无泪的道:“我擦,你们没必要这么抠吧......”

晋城!

沈元庆被杀以后,那被晋王诬陷的柳氏一家也皆备放了处来。在柳佳俊的悉心管理下,柳家的产业又生机勃勃的发展了起来。

这天,柳佳俊正在处理生意上的事宜,忽有小厮跑过来说是有客人来到。柳佳俊放下手中的事宜后,当他来到厅堂的时候,柳老夫人和柳老爷子正跟王瑶儿攀谈的甚欢。

见到柳佳俊来了,老爷子和老夫人起身离去了。王瑶儿拎起手中一个大红喜字的剪纸,开心的道:“佳俊哥,就在下个月我就要跟子俊哥成亲了,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去哈......”

“哦?是么?”柳佳俊也咧了咧嘴,应声道:“好,到时候,我一定去!”

王瑶儿看出了他微笑下的悲伤,沉吟片刻,柔声道:“佳俊哥,天下的女子多得是,你这么一表人才,也有不知道多少的女子想往你怀里拥呢,你......”

“瑶儿,其实你不用安慰我。我现在啊,什么事都不想,我就想赶紧的恢复我们家的家业,至于这谈情说爱的私人之事,我不着急...”说着,他嘴角一扬,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脸。

王瑶儿笑道:“好吧,既然你这样想我也就不多说些什么了......”

从柳家的府邸里走出来,龙子俊便从一处角落里迎了上来。冲着王瑶儿耸了耸肩,问道:“你们谈的怎么样?”

王瑶儿飞白了他一眼:“想知道我们谈了什么刚才就跟我一起进去啊,蹲守在外面我一出来就打算套我的话,瞧你那吃醋样......”

龙子俊微笑不语,两人上了辆马车,马车行驶,颠簸的让人昏昏欲睡!

“小偷,这有个小偷......”

忽然前头传来一阵骚动,王瑶儿掀开窗帘,就看见一个浑身邋遢,头发散乱的女子,手里捧着刚刚抢来的两个馒头,正满大街的逃窜,在她的身后,还紧紧的跟着三五个手拿棍棒,扫把的汉子。

“停车!”

王瑶儿叫停了马车,慢慢的朝着那人群中走去,这个时候,那个偷食卖主馒头的女子已经被抓到了,店主正气急败坏的拿着扫把朝着她的身上招呼。

这名女子或许是饿坏了,身上一边挨着痛,一边还拼命的王嘴里噎着馒头。

王瑶儿缓缓的走了过去,细细的朝她脸上望去,霎时间,浑身猛地一个哆嗦,因为她发现这人竟然是王秀儿!

“等等,她偷吃了你多少东西,我加倍赔偿......”王瑶儿感觉喝止住那些招呼棍棒的汉子,并赔给了他们钱财,拿过了钱之后,汉子们这才骂骂咧咧的离开。

好说歹说的劝走了这些汉子,等王瑶儿在回过头来的时候,眼前的王秀儿已经没有了踪影。

这时有两个差兵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问周围的百姓:“那个女人呢?”

王瑶儿道:“什么女人?”

差兵道:“就是那个从晋王府里跑出来,奸贼沈元庆的亲属。这个女人是沈华峰的女人,现在晋王一家被抄,沈元庆府上的人也被充军的充军,为奴的为奴,谁知这个女子竟然跑出来了,现在我们正抓她呢......对了,你可曾看到她往什么地儿跑去了......”

旁边的百姓有的就往一个方向指去,差兵门拎着哨棒又急匆匆的追了过去。

王瑶儿一声不吭的回到了马车上,片刻后方才悠悠的叹息道:“子俊哥,晋王府上的人,就赦免了吧......”

夜晚当空挂着一轮浑圆的明月,淡淡的光辉宛如调皮的小精灵,透过窗棂投射进房间中。

床榻之上,王瑶儿和龙子俊睁着亮晶晶的眼睛,望着正对着的梁顶,说着悄悄的话,静谧而美好的夜晚之中,不时的萦绕出淡淡的欢声笑语......

“瑶儿,下个月后,你就是我的娘子了。我可不可以提前叫你一声娘子.....”

“不行!”

“为什么?”

“我想听你叫我女王大人!”

“啥,女王大人?可你是什么王呢?这总得有个说法吧?”

“驭夫有道的女王......”

———————————————————————全书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