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毅清不雅视频下载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距离荒城百里之外的一处无名山脉,林草茂密,兽类繁多,xìng情凶猛,人迹罕至。

林间雾气氤氲,毒瘴遍布。

倏然,茂密的草丛里传来一个jǐng戒的女音,声sè甜美,略显忧虑道:“云弟弟,这林中的毒瘴你可承受得住?若是不行,还是趁早吃了辟毒丸!若是让护-法大人知道了,可又要责骂我了!”

“夏姐姐你就放心,如今小弟已经踏入了隐形期,这点微末毒气,如何奈得了我呢!”草丛里,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言语间,对周着弥漫的青sè毒气似乎颇为不屑。

那姓夏的女子,稍微欢喜,忧虑的脸sè,流露出几分淡淡的喜意,一双明艳的眼珠子,在紫袍男子的身上,滴溜溜转了转,心下颇为欢喜。

夏婉仪知道眼前的这少年在三年前承蒙护-法大人的喜爱,留在教中苦修,进步神速,竟在短短的三年来,突飞猛进,以后来者的身份居上,成为教中最为年轻的隐形期玄者。

这少年忽然便是夏婉仪三年前侦测过玄气属xìng的云波,如今却是她奉命严加保护的少年。

夏婉仪在三年前已是飞跃期的高手,可是三年后,在修为上,却也只是比眼前的俊美少年稍微地踏前了一步,半个月前进入了化玄境。

昔rì的青涩少年,如今已是隐形期九层巅峰的修为,只要时机一到,踏入化玄境,也不过时间早晚的问题。

二人在教中,虽然均是英才之辈,但夏婉仪深知,这是不计算玄气属xìng的情况下。知情人,尽知算上云波的生命属xìng,以他如今隐形期的身手,即便碰上化玄境中的高手,也有一搏的机会,何况这少年还深谙魔兽之道,更是多出一层常人不可得到的机会。

拥有生命属xìng的云波,即便不是隐形期的高手,这林草中的微弱毒雾也对他无可奈何。

只是夏婉仪晓得,今rì有要务在身,还是保险为上,于是才出言关怀。

草丛中,那紫袍少年,瞧来颇具英气,一团青雾在他身边缭绕,却始终奈何他不得,便连呼吸也影响不得。

夏婉仪看罢,暗暗吃惊,这青雾乃是一种剧毒之物,可侵蚀玄者的玄气,她自身为化玄境的高手,尚可抵挡,但也说不上轻松,这云波只是隐形期的玄者,却反而抵挡的从容不迫。

直到此刻,夏婉仪才真心体会到这少年的玄气属xìng,乃是多么的得天独厚。

这等剧毒雾气,在他跟前,便如寻常空气般无异,丝毫伤他不得,却也令夏婉仪心中暗暗松了空气。

这趟任务,他们要收服一头剧毒的魔兽,若是在碰到魔兽之前,有人先行受伤,岂不糟糕至极。

这任务中的魔兽为剧毒之物,虽然等级不高,但天赋了得,二人也不敢有丝黄毅清不雅视频下载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毫的大意。

连它所生长的环境,都是布满了这等有毒雾气,何况它本尊,该是如何的身怀剧毒。

便在此时,前方的山坳处,忽地传来一阵阵低沉而浑浊的咕噜声,宛如牛蛙所唤,只是这浑浊音中,却多出了几分铿然,听来说不出的诡异。

二人面面相觑,听这声音,似乎便是护-法大人所说的那厮毒物——雷鸣古蛤。

这雷鸣古蛤,论等级,不过是区区四级的昆虫类魔兽,但身怀剧毒,当真非同寻黄毅清不雅视频下载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常,便是九级的高等魔兽,被它咬上一口,也要立时毙命。

这时,突然听到它的雷鸣声,夏婉仪与云波均是心中一凛,回想起身在圣教中,护-法大人对它的一番评论。

这雷鸣古蛤,全身暗绿,其中有数道闪电般的特殊毒纹,鸣叫起来,闪闪发光,宛若黑夜雷鸣。

云波回想到这里,禁不住回头向前方望去,只见青雾弥漫的山谷中,几道闪电般的光芒,随着那雷鸣古蛤的鸣叫,倒映闪烁,映得林间,明灭不定。

直到此时,云波方是信了这朱雀护-法所言。这雷鸣古蛤,确实有沟通天地间神雷的奇异之力。

虽说这三年来,他浏览过的魔兽书籍不再少数,但雷鸣古蛤这种奇异的魔兽,当真是头一回见到。

“原来这天地之间,还有这种魔兽,尚未被人类知晓,并记载!”云波心底暗道,面对这周着所在的大自然,不由地起了肃静之心。

天地间的造化,果然非人类所能及。

“云弟弟!”见到云波宛若痴呆的模样,夏婉仪看在眼里,不由地轻言提醒。

云波回过神来,对草丛里的夏婉仪微微一笑,似乎对于她一路上的照顾,表示感激。

“我们这就开始!”云波目视前方的山谷,和着周围的闪烁电光,强按下心底的恐惧,低声道。

“嗯!”夏婉仪那削尖的雪白下巴,轻轻一点,右手伸入怀中,摸出了一瓶暗绿sè的小药瓶。

这小药瓶,云波记得清楚,这是三个月前,护-法大人,亲自调配的一种奇异药丸,当时云波还不知晓它的用意,如今夏婉仪掏出来,自是不必猜测,莫非这小药瓶中的药丸有助于捕捉这雷鸣古蛤。

只见,夏婉仪两手小心翼翼地拨开瓶盖,倾斜瓶身,倒出两颗绿豆般的指头大小的药丸。

这两颗药丸才一脱瓶,四周顿时被一股浓烈犹如檀木的香味所笼罩,只是这其中的香味却比寻常的檀香,复杂了许多,便是一个鼻子迟钝的人,也可以辨别。

香味在二人的周围,缓缓消散,云波目露惊异,本以为这香味过得片刻,必定会随风消散,熟料这奇异的香味似乎久经不消,当真奇异得很。

“云弟弟,这是护身的香丸,可以避开谷中大部分的毒瘴!”夏婉仪说罢,手指微屈,随后骤然发力,将其中一粒绿sè的药丸弹给云波,自己则吞下剩余的一粒。

夏婉仪清楚这些漂浮在深谷外围的毒瘴,其毒xìng,对于云波和自己的威胁并不大,但若是进入谷中腹地,里面的毒瘴更加浓烈,那等毒xìng,别说是区区化玄境,恐怕就是真的玄珠境高手,都难以全身而退。

否则,护-法大人,也不必发费一番心思来配置这种奇异的避毒香丸。

当下云波,也是毫不怀疑地一口吞入药丸,立时心中一股如夏rì溪水的清凉之感,散遍周身,周围毒瘴带来的不适,似乎便在这一粒药丸之下,逃逸得无影无踪。

方才云波虽然无恙,但时时刻刻运起体内的玄气抵抗,在jīng力的耗费上,却并不轻松。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